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资本蜂拥 浙江半数光伏企业开工不足

数读市场中国仪表网2009年05月11日 09:48人气:4194

  “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半山区县,居然有几十家硅材料及其配套企业,太神奇了。”刘富宏是广东一家创投企业的投资副总监。此前,刘富宏到浙江开化县看了一些光伏企业,尽管没有看中值得投资的对象,但开化之行还是让他感慨江浙资本触觉之敏感、行动之快捷。
  2008年底以来的中国资本市场上,新能源板块的表现十分惊人。与之对应的是,在产业投资领域,各路资本也纷纷看好新能源产业,其中以江浙民资的热情最高。
  在太阳能光伏产业,江苏和浙江是全国瞩目的“双子星座”。江苏的企业规模大,海外上市公司多;浙江的光伏企业数量多,跟进的资本更加汹涌。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前,江浙一带的太阳能光伏企业在发展壮大中,PE、VC这样的金融资本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而目前的投资热潮中,则以产业资本为主,正泰集团、万向集团、龙柏集团等江浙一带的著名民营企业唱起了主角。
  在风电设备制造业,江浙一带尽管还没有诞生像金风科技、华锐风电、东方电气这样的大制造商,但位居中游、后来居上的风电设备制造企业越来越多。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的统计,中国风电设备整机制造企业中,产量居前十位的企业中有4家在长三角。种种迹象表明,越来越多的江浙民营资本打算进入风电设备制造领域。
 新能源领域是否过热
  江浙民营资本抢着进入新能源领域,二级市场的各路资金也在争抢新能源概念股,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光伏产业还是风电设备制造业,都已出现价格快速下跌、毛利率下降的情况,新能源企业未来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可能会出现恶性竞争的局面。
  杨立友也面临着国外订单减少的压力,生产线停了一半。“4月份的订单比之前几个月有所增长,但同比仍下降了约40%。”他认为,光伏产业在未来2-5年内有一轮大洗牌,将决定很多企业的命运,但这期间,光伏产业也将迎来新一轮暴发期。他预计,到2020年,全球光伏市场将有20-30万亿人民币,2050年达到100万亿。“许多企业进入光伏业只是看重短期收益,但这个产业高投入高风险,且需要技术支撑,盲目进入可能遍体鳞伤。”他说,只有做好长期准备、拥有核心技术的企业,才能坚持到最后,分享这块大蛋糕。
  杨立友认为金融危机的冲击对光伏产业是利好。他说,目前多晶硅、电池、组件等价格已跌到合理水平,多晶硅的市场价从顶峰时期的每公斤500美元降至每公斤100美元以下,大幅降低了生产成本,有利于太阳能发电的应用和推广。“政府的‘太阳能屋顶计划’等政策利好,正是考虑这一背景适时出台的,并可能出台更多的扶持政策。”
  最近,无锡尚德董事会主席兼CEO施正荣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承认:“光伏泡沫现在肯定是破裂了,多晶硅价格再也不会回到从前。”
  一路狂奔疾进、看似风光无限的光伏产业,在国际金融危机暴发后突然刹车。“国内光伏产业的市场和硅原料99%都依赖国外。去年四季度开始,随着国际订单大幅减少,企业的日子变得不好过。”沈福鑫说,按常理,进入4月份应该是国外订单的高峰期,但今年企业接到的订单寥寥。有几家已经花费巨资购买了国外生产线的光伏企业,不敢贸然上马而是选择了观望。在采访过程中,沈福鑫接到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浙江的太阳能企业前去参展,对方给出6折的摊位费折扣,但沈最关心的问题是“有没有国外采购团”。
  “即使没有金融危机,光伏产业的泡沫也快吹破了。”沈福鑫说,浙江60家光伏企业中,目前正常生产的仅30家左右,其余一半或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或是正在建设过程中,“在政府鼓励和利润诱惑下,光伏产业的无序扩张,导致了激烈的同业竞争;与此同时,国外光伏市场也渐趋饱和。”他认为,二级市场对太阳能概念股的热炒已经过度,“这个产业前景虽好,但离大规模商业应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沈福鑫表示,鉴于行业无序竞争的状态,浙江省太阳能协会希望制定光伏业的“准入门槛”,但实施起来比较困难。“各级政府都把光伏产业作为重点招商项目,从地方经济考虑,他们不想设门槛把项目挡在门外。”他说,作为投资者,投资哪个产业完全是市场行为,确实很难干涉。
  今年3月,备受瞩目的甘肃敦煌1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场项目招投标落幕,国投电力携手天威英利开出了0.69元/千瓦时的惊爆价。作为18家竞标单位之一,正泰太阳能总经理杨立友认为这一价格必亏无疑,低得不可思议。“按照现有的成本与技术,1.5元/千瓦时左右的价格比较合理。”他预测,在2012年前后,太阳能发电成本可望降到1元/千瓦时。“随着后期政府利好政策的不断释放,冰封的国内市场有望启动。”
  杨立友、沈福鑫们的担忧已在统计数据上有所体现。 根据中投顾问公开的资料,2009年一季度江苏光伏产品出口额仅为6.4亿美元,同比大跌48.1%,而在2008年一季度这一数字达到12.3亿美元。数据显示,前3个月江苏光伏产品出口额分别为1.9、1.5和3亿美元。其中,一季度西班牙从江苏省仅进口1479万美元的光伏产品,同比下跌97.8%。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中国最活跃、最敏感的资本力量,江浙资本的投资方向选择多为民间自发,但这次“掘金”新能源领域,却能明显看到资本背后的政府推手……

  新能源产业吸引江浙资本涌入

  尽管在世界性经济危机的突袭下,光伏这个朝阳产业已揭下了“暴利标签”,但江浙资本对这一产业仍趋之若鹜。
  江苏是中国光伏产业强省,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光伏产业基地。据江苏省光伏产业联盟秘书长魏启东教授预测,到2010年,江苏的晶硅电池和组件将分别比2008年增长2.01倍和2.46倍,高纯硅材料更是增加9.22倍,薄膜电池的增长速度达到惊人的154.7倍。
  据了解, 江苏省光伏企业有5家进入世界前20强,有280多家为光伏上市公司、骨干企业进行配套的特色企业,集聚效应十分明显。
  而浙江更像是后起之秀。 浙江省科技厅的统计显示,该省从事光伏产业的规模以上企业约60家,去年实现产值约120亿元,比上年增加70%以上,今年预计将突破200亿元。
  2006年至2008年上半年,在无锡尚德、浙江昱辉等海外上市公司的财富效应影响下,浙江民间资本纷涌太阳能光伏产业,一些企业摒弃了浸淫多年的老本行,忙不迭地转投这个“钱景无限”的产业。当时,在太阳能产业集聚的嘉兴市企业界,流传着“织布3年不如做1年太阳能”的说法,许多当地民企将经编、纺织等传统优势产业撇在一边,花巨资投身太阳能。
  如今,浙江的光伏产业链基本成型。除硅矿产冶炼、系统集成外,在多晶硅、硅棒生产,硅片切割、太阳能电池板和组件生产、光伏电池应用等方面都有涉及。“进入光伏产业的资金门槛比较高,产能100兆瓦的一般规模企业启动资金约需1亿以上。”浙江省太阳能行业协会秘书长沈福鑫表示,想进入这个行业的资本仍趋之若鹜,因为潜藏的利润实在太诱人,“平均利润率超过20%,有的达到30%以上。”
  刘富宏提到的浙江开化县,可以说是江浙资本热衷新能源领域的典型。
  浙江开化县发展光伏产业的渊源是浙江省开化601厂,这是一家专业生产硅材料的军工企业,创办于1968年,之所以选址开化,主要是因为衢州开化是浙江的“小三线”。从第一颗东方红卫星开始,我国的通讯卫星、气象卫星、军用卫星以及神舟一号、二号、三号、四号无人宇宙飞船、神舟五号、六号载人飞船以及我国首个绕月卫星“嫦娥一号”卫星上,所用的太阳能电池硅片主要由这家企业提供。但谁也没有想到,这家军工企业最终为开化带来一个产业带。
  徐国六原本从事包装箱生产,是开化民营企业家中最早介入太阳能的。他的金西园科技有限公司,在2000年开工生产半导体硅材料的时候,是当时开化县民营企业里的第一家,甚至比后来大名鼎鼎的尚德电力还早。
  因为没有掌握核心技术,徐国六后来找到了浙江大学的专家,攻克了许多技术上的难题。尽管金西园的发展历程无法和尚德电力等企业比,但到了2006年,这家企业的净利润已达到了数千万元。
  2002年,万向集团成功收购了601厂,成立万向硅峰电子股份公司,随着原油价格的不断上涨,多晶硅价格也开始暴涨,这家企业的日子也越来越好过,到了2006、2007年,硅峰电子的效益好得惊人。
  金西园、硅峰电子等企业的成功,带动了当地其他民营资本的介入,一些水泥生产企业、家具制造企业也转型生产硅材料。
  产业资本唱起了主角
  2004年前,江苏等地的光伏企业在发展壮大中,PE、VC等金融资本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但2006年以来江浙一带的新能源投资热中,则是产业资本唱主角。
  浙江宁海是浙江另外一个光伏产业重地。2005年年底,一直与尚德电力有业务往来的宁海县日升电器有限公司开始涉足光伏产业,公司先后投资3000多万元组织研发。之后不到两年的时间,“日升”就形成了75兆瓦的太阳能电池生产产能,2008年,该公司的销售额突破了10亿元。
  “日升”的成功催热了宁海民营资本对光伏产业的投资热情。据报道,短短一年左右,宁海的民营产业资本蜂拥而入,海益矽金、得裕太阳能、家良光伏、天元光伏等企业的光伏项目投产,他们有的为日升公司配套,有的单独生产太阳能组件,初步形成了“单晶硅—硅片—太阳能电池及组件—太阳能照明灯具”这条较为完整的产业链。这个集群的发展也吸引了国内风险投资机构的目光,目前已经有2亿多元风投资金进入宁海太阳能光伏领域。
  2006年才创建的正泰太阳能属于“后起之秀”,凭借母公司正泰集团的资金实力和全球领先的二代薄膜技术,正泰太阳能发展迅猛,并在今年3月成功吸引赛伯乐成长基金、上海联和投资两大私募5000万美元注资,用于高端薄膜电池的量产。“我们进入光伏产业的理由,与3年前完全一样。”正泰太阳能总经理杨立友博士说,“我们准备好了接受大浪淘沙的考验,想成为少数几个笑到最后的人之一。”
  龙柏集团是浙江绍兴一家主营印染、化纤和织造的传统加工型出口企业,它也在2008年前后介入了太阳能光伏产业领域。它先是联合其他企业参股建立了浙江碧晶科技有限公司,经过技术攻坚,该公司已破解了国内光伏产业发展中原材料纯度较低的“瓶颈”,使晶体硅的纯度达到99.9999%以上。
  碧晶公司从冶金硅中提纯晶体硅的成功,让龙柏集团下定了加大在太阳能光伏领域投入的决心。
  随后,龙柏集团在上虞经济开发区组建浙江龙柏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实施年产100MW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线项目。据该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郑志东透露,该项目总投资8亿元,投资一个多亿的一期工程在2008年底已竣工,目前已进入试生产阶段。
 新能源领域是否过热
  江浙民营资本抢着进入新能源领域,二级市场的各路资金也在争抢新能源概念股,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光伏产业还是风电设备制造业,都已出现价格快速下跌、毛利率下降的情况,新能源企业未来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可能会出现恶性竞争的局面。
  杨立友也面临着国外订单减少的压力,生产线停了一半。“4月份的订单比之前几个月有所增长,但同比仍下降了约40%。”他认为,光伏产业在未来2-5年内有一轮大洗牌,将决定很多企业的命运,但这期间,光伏产业也将迎来新一轮暴发期。他预计,到2020年,全球光伏市场将有20-30万亿人民币,2050年达到100万亿。“许多企业进入光伏业只是看重短期收益,但这个产业高投入高风险,且需要技术支撑,盲目进入可能遍体鳞伤。”他说,只有做好长期准备、拥有核心技术的企业,才能坚持到最后,分享这块大蛋糕。
  杨立友认为金融危机的冲击对光伏产业是利好。他说,目前多晶硅、电池、组件等价格已跌到合理水平,多晶硅的市场价从顶峰时期的每公斤500美元降至每公斤100美元以下,大幅降低了生产成本,有利于太阳能发电的应用和推广。“政府的‘太阳能屋顶计划’等政策利好,正是考虑这一背景适时出台的,并可能出台更多的扶持政策。”
  最近,无锡尚德董事会主席兼CEO施正荣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承认:“光伏泡沫现在肯定是破裂了,多晶硅价格再也不会回到从前。”
  一路狂奔疾进、看似风光无限的光伏产业,在国际金融危机暴发后突然刹车。“国内光伏产业的市场和硅原料99%都依赖国外。去年四季度开始,随着国际订单大幅减少,企业的日子变得不好过。”沈福鑫说,按常理,进入4月份应该是国外订单的高峰期,但今年企业接到的订单寥寥。有几家已经花费巨资购买了国外生产线的光伏企业,不敢贸然上马而是选择了观望。在采访过程中,沈福鑫接到多个电话,都是邀请浙江的太阳能企业前去参展,对方给出6折的摊位费折扣,但沈最关心的问题是“有没有国外采购团”。
  “即使没有金融危机,光伏产业的泡沫也快吹破了。”沈福鑫说,浙江60家光伏企业中,目前正常生产的仅30家左右,其余一半或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或是正在建设过程中,“在政府鼓励和利润诱惑下,光伏产业的无序扩张,导致了激烈的同业竞争;与此同时,国外光伏市场也渐趋饱和。”他认为,二级市场对太阳能概念股的热炒已经过度,“这个产业前景虽好,但离大规模商业应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沈福鑫表示,鉴于行业无序竞争的状态,浙江省太阳能协会希望制定光伏业的“准入门槛”,但实施起来比较困难。“各级政府都把光伏产业作为重点招商项目,从地方经济考虑,他们不想设门槛把项目挡在门外。”他说,作为投资者,投资哪个产业完全是市场行为,确实很难干涉。
  今年3月,备受瞩目的甘肃敦煌1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场项目招投标落幕,国投电力携手天威英利开出了0.69元/千瓦时的惊爆价。作为18家竞标单位之一,正泰太阳能总经理杨立友认为这一价格必亏无疑,低得不可思议。“按照现有的成本与技术,1.5元/千瓦时左右的价格比较合理。”他预测,在2012年前后,太阳能发电成本可望降到1元/千瓦时。“随着后期政府利好政策的不断释放,冰封的国内市场有望启动。”
  杨立友、沈福鑫们的担忧已在统计数据上有所体现。 根据中投顾问公开的资料,2009年一季度江苏光伏产品出口额仅为6.4亿美元,同比大跌48.1%,而在2008年一季度这一数字达到12.3亿美元。数据显示,前3个月江苏光伏产品出口额分别为1.9、1.5和3亿美元。其中,一季度西班牙从江苏省仅进口1479万美元的光伏产品,同比下跌97.8%。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