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施耐德“逼走”胡成中?

品牌专栏中国仪表网2010年03月08日 10:17人气:1357

 不管胡成中是否愿意承认,他似乎已经和自己一手带大的低压电器渐行渐远。与此同时,胡成中的投资触手在很多行业伸展开来,这是因为既定战略的执行还是因为那个曾被他称为“狼”的施耐德的介入?

 黑色轿车在施耐德和德力西的合资工厂前

 “你们不能进去,我们接到的通知是,即将进入工厂的车辆尾号为7668,但你们的车不是,请联系一下邀请你们的领导,让他出来接你们进去。”警卫的说法让坐在车里的记者们感觉有些难以理解,因为在柳市的企业中,见不到如此严格的门禁制度。

  “你们还不错啦,据说当时连胡成中要进入这个工厂,警卫也是只认车牌不认人的”。同行的当地人士如此解释道。实际上,在两年前施耐德和德力西合资之后,这个工厂就被当地同行戏称为“柳市的禁地”,除了一些政府领导和合资双方的高管之外,能够进入这个工厂参观的人寥寥无几。

  与该工厂一起戴上神秘面纱的还有胡成中和施瑞修(施耐德电气亚太区总裁)。2007年12月,德力西和施耐德签订了那份饱受外界质疑和担忧的合资协议,自此这两家公司变得寂然无声,对于任何有关合资的问题讳莫如深、闭口不谈。而现在胡成中的态度却发生了转变,也许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是该站出来平息谣言、化解误会了!因此,被刻意封藏两年的往事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合资之后

  施耐德之于柳市到底是“恶狼”还是“鲶鱼”?胡成中之于中国低压电器产业到底是不是“吴三桂”?这个问题被人们争论了近两年时间。

  “胡总,和‘狼’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多,你现在怎样看待这桩婚姻”?有人这样问胡成中。而胡成中的答案却是微微颔首一笑。

  这种细微的表情变化是一种回避还是一种对合资比较满意的表达?据德力西的相关高管透露:“经过两年时间的验证,德力西认为与施耐德的合资是非常成功的。”事实果真如此?

  “2009年德力西在电气产业的收益比2008年增长了20%,仅德力西的温州电气产业就为当地政府贡献了近4亿元的税收”。德力西的高管如是说。近年来,柳市低压电器产业似乎撞上了天花板,利润不断摊薄,而去年的金融危机更使得他们“雪上加霜”。能实现20%增速的企业在当地并不多见。然而这似乎并不是胡成中的功劳。

  谈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说那个自称为“柳市最有权势CEO”的朱海。在与德力西合资之后,于施耐德供职12年,并因为铁腕执行力而被施瑞修器重的朱海前往柳市完成整合工作,这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值得纪念的时分。两年后,朱海因为整合德力西的成功而坐上了施耐德中国区总裁的宝座。

  “我当时干的全是得罪人的活”,朱海曾经这样回忆道。但是在施瑞修看来,德力西中的一些人是必须要得罪的。柳市企业的家族化一直是让很多管理者头痛的问题。在一些大型企业里,当年的出资人、一起经历风雨的合作伙伴、股东的亲戚们往往占据着颇为重要的岗位。“柳市低压电器的质量难以提升,原因在于家族化在采购和行政部门表现得尤为严重。”当地的业内人士如此说道。事实上,在德力西与施耐德合资之前,胡成中一共有将近1000家供应商。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小作坊。

  这是施耐德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即使你的生产线再先进,也不能用低质量的零部件组装出高端产品。德力西和施耐德的合资公司在产品定位上要求将原来的“物美价廉”变成“物美价适”。为了提升产品质量,朱海必须要对盘踞在德力西供应链上的某些人动手了。

  朱海将德力西的原供应商分成四个等级,经过严格地筛选,最后竟然只有28家供应商成为合资公司的A级供应商。这把烧掉很多人经济利益和公司地位的“火”范围很广,一些胡成中的亲戚和德力西老股东的关系户涉及其中。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施耐德在与德力西合资之初,就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框架管理体系,在这体系中,他们设定了管理的层级和岗位。朱海在执行这个框架的时候显得有些“铁腕无情”。一年之中,德力西一共罢免了将近280位中高层管理人员,这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在施耐德对德力西的管理机构进行了一次强制性的减肥后,朱海又在合资公司建立完整的ERP系统。这使得德力西原有的很多经销商经历了一段“有市无货”的尴尬。

  “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朱海在某媒体的采访中这样表示。当时不仅是胡成中和德力西原有股东的一些亲戚们找他论理,这些人觉得自己20多年兢兢业业,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狡兔未死,就烹走狗”,他们如何都无法理解。尽管按照劳动法,这些被罢免的人已经获得了足够的金钱,但是据柳市当地人士介绍:那些跟随某一公司很多年的员工,已经不缺钱了,他们更在乎自己在公司中的地位。与此同时,更多的代理商前来要货,德力西销售部门某负责人的办公室里,一天要接待150多位代理商,有些代理商甚至动起了“粗口”,一切陷入了混乱之中。

  庆幸的是如此艰难的时分并没有持续太久,不到一年,德力西与施奈德的合资公司走上正轨。成功瘦身并且穿上“数字化跑鞋”的合资公司能实现百分之十几的利润率,这个数字是柳市普遍水平的一倍多。

  也许我们现在会有一个和当时胡成中被裁减的亲戚们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德力西的主角——胡总去哪里了?实际上,胡成中在合资之后已经远远躲开了。据胡成中的女儿说,当时找上门的亲戚都是胡成中的妻子接待的。胡成中在躲开自己的亲属的同时还躲开了温州德力西的日常经营活动。这是他的初衷吗?

  按照与施耐德的合资协议:“合资双方各持股50%,并各自选出三名高管组建董事会。董事长的职务由中方担任,而总裁却由施耐德委派。重大战略性问题由董事会商讨决定,而日常的经营事务则由总裁一人独断。”正是这样的协议给了朱海很多“生杀予夺”的权力。

  也许胡成中并不愿意在自己的公司中进行如此大范围的改造,也许当他的一些亲朋好友们上门哭诉的时候,胡成中也会心念暗动。

  德力西在电气领域一共有三大产业基地,温州为低压输配电和工业自动化控制制造基地,杭州为自动化仪器仪表制造基地,上海为高压电器和成套设备制造基地。与施耐德合资的是温州的电气制造业,即中低压6大产品系列,这是胡成中的起家产业。但在合资之后,在自己一手带大的公司里,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无人出其右”;将经营权全部交给施耐德,胡成中不再一呼百应。甚至在朱海改造德力西ERP系统的时候,胡成中也不能从温州基地的仓库中提出现货。“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想想南存辉和郑元豹,胡成中在午夜梦回之时是否也会感到些许落寞呢?只不过当胡成中在合资协议上签上自己大名的那一刻起,他就只能按照合同办事,由不得半分个人情绪的起伏。

  胡成中在德力西高层管理人员的会议上评价合资:“既然进去了,就没有退出来的道理。”但是胡成中选择的这个合作伙伴在中国的口碑并不怎么好,施瑞修也不会让胡成中轻易退出去!

  可以平息的担忧?

  也许良好的盈利能够稍稍缓解业内人士的担心。按照合资双方的协议,施耐德在给予德力西相关提留之外,还会给胡成中每年销售额两个点的品牌使用费。据德力西的高管透露:去年德力西从合资公司分到了好几个亿,其中还没有算施耐德应该支付的品牌使用费。

  从此胡成中可以不用在低压电器上动脑筋,不用考虑和正泰头破血流的竞争就能够坐地收取巨额利润。有业内人士透露:与施耐德合资之后,德力西在低压电器领域的利润增长以倍数计。从德力西的角度上看,似乎比自己做要划算得多。而施耐德也承诺给已经进入合资公司体系的供应商每年7个点的利润。

  合资之后的德力西管理显得更加规范了。本文开始所描写的门卫制度的严苛就是一个鲜明的表现。一位德力西的员工表示:“我们现在严格按照作息表上下班,一旦超过时间就会有加班费用,而在柳市无薪加班和没有双休日的现象却是相当普遍。”据业内人士透露,合资公司的员工待遇也高于柳市制造企业的平均水平。

  同时,胡成中也从施耐德身上学到了很多。看到数字化管理带来巨大效益的胡成中斥巨资上马了SWOT态势管理系统。(这是由旧金山大学的管理学教授于20世纪80年代初提出来的,SWOT四个英文字母分别代表:优势(Strength)、劣势(Weakness)、机会(Qpportunity)、威胁(Threat)。所谓SWOT分析,即态势分析。这个系统是应用在德力西总公司的,不属于合资公司范畴)胡成中希望通过这套系统能够使公司的决策更加科学,使管理的声音更加一致。而不是原来的那种老总“拍脑袋”做决策的粗放状态。据知情人士透露:“该系统一年的维护费用就接近千万,在国内民营企业中比较少见。”

  看起来是一个很多赢的局面。只不过这种局面能维持多久?尤其是在使惯了“胡萝卜加大棒”技巧的施耐德的操盘之下。

  “我们原来就像是步行,而国外企业就像是开车,现在我们搭上了他们的车,等到我们实力成熟的时候,再下车。”德力西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对于合资前途的预测。但是等到胡成中想要下车的时候,施耐德还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吗?

  这是一个老旧的问题。曾有很多政府官员和管理学者为此担忧。因为他们看多了施耐德在合资时为中方企业“挖坑”、“下套”。甚至有学者总结道:“170岁的施耐德在合资上是个老手,他有一整套合资的框架制度可以使用,由于经验丰富,施耐德可以在合资时预见到未来很多年可能会出现的问题。”该学者甚至说:“用这样一套体系对付温州的民营企业家,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但是胡成中却不是这样认为的,至少在现在,他觉得合资安全而稳固。

  按照双方约定,已经签订的协议将在30年内有效。(包括董事会构成、品牌使用、责任承担、利益分配等)。尽管50%对50%的股权结构看起来很平等,但却是最不稳固的结构。很多业内人士质疑,当双方就战略思路出现分歧的时候,到底应该听谁的?胡成中早已经预料到这一点。德力西的高管表示:“这个合作协议本身是有防火墙的,也就是有一个第三方,当出现问题的时候,第三方就会站出来调停。”至于第三方到底是谁?德力西避而不谈。只是表示:“在合资两年的过程中,双方没有因为争议的出现而去翻当年签下的一人多高的协议。”

  这足以化解外界的担忧吗?难道施耐德在上海人民电气和陕西宝光并购案之后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狠劲儿?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施耐德想借用德力西的优良基因,从而在低压电器的高、中、低三端市场上实现通吃。在他们合资之初,南存辉就为此感到强大的压力,以至于他为此事曾在一个采访上显得有些激动。

  据当地业内人士透露:去年,德力西与施耐德的合资公司曾酝酿过一次降价行为。后来因为诸多原因没有成型。“我们的利润率现在这样高,我们稍稍降降价,柳市的其他企业就有些受不了”。合资公司的高管如是说。施耐德狼性依旧!他的野心决不在于只赚取眼前的利润。

  在合资之前,胡成中没有认识到施耐德本色吗?当时柳市有关产业转型升级的讨论已经如火如荼。南存辉找到了薄膜电池;郑元豹找到了造船。而做了多年多元化,“辅业反哺主业”的胡成中却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出路。同时西门子、ABB却又不是很对口的合资对象(低压电器只不过这两个公司的分支产业而已)。也许胡成中思来想去,权衡良久,认为和全球低压电器老大施耐德合资才是最好的方法。但是利益和风险始终形影相随。

  有可能胡成中早已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正在用其他手段力图将风险降低到最小。

  “章鱼”般的多元化

  胡成中的触手前所未有地在多个行业伸展开来,难道还是温州老板“什么赚钱就干什么”的思路所致吗?

  在一年一度的柳市电器文化节上,南存辉和胡成中同时出现,因为去年正泰的成功上市,南存辉立刻就被记者们包围起来。胡成中看起来似乎有些“孤独”。但是胡成中的心中却可能并没有感到不快。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里,他的精力似乎不全在电器产业上。

  不知你是否留意到,在最近的两年里,胡成中在一些高层领导视察德力西的时候,并不是每次都西装革履,有时候他会穿上一件棕色夹克,黑色的围巾打成很潮流的造型。这个细微的变化似乎已经和南存辉们有所区别了。

  你知道《鬼吹灯》吧,然而你想象不到的是:鬼吹灯的网络游戏竟然是德力西这样一家传统的制造公司与盛大集团合作打造的。(该小说曾近几年疯狂流行,斯皮尔伯格曾表示要将该小说翻拍成电影。)

  你知道大连机床的上市计划吧,但是你可能没有想到胡成中在为大连机床的上市做私募。而他所作的私募公司已经涉足了“新华联置地”、“广西绿城水务”等著名项目。而目前还在对45个项目进行深度的审查。

  你知道国家现在力推的照明设备是LED吧,但是你可能没有想到:德力西已经为自己的LED项目购置设备,将于今年的8月份投产。胡成中抓住了LED设备中的芯片制造,想在5年时间里,辐射到下游产业,并实现100亿元的产值。

  ……

  制造业发家的胡成中是不是显得越来越时尚了!?

  实际上,胡成中的多元化发轫于1999年。那一年,他建立了上海德力西,主攻中高压市场,并派他的弟弟胡成国前往坐镇。与此同时,胡成中还收购了杭州的老牌国企——杭州仪器仪表厂,并将该公司纳入德力西的产业链之中。也许胡成中当时就意识到低压电器的前景不甚乐观,并开始在电气制造的其他领域进行布子和尝试。

  然而,这种试探似乎并没有维持多久。按照德力西对公司多元化的总结,跨入新世纪后,胡成中的兴趣似乎转移到物流、房产等行业上去了。据业内人士介绍:胡成中当年收购的新疆客运公司每年都获利颇丰!而此时,南存辉依然在电力设备制造领域寻找机会;郑元豹意图打造“海上重工”。他们的多元化还没有脱离制造的范畴。

  胡成中的多元化之路的确走得飘忽而令人难以捉摸!

  2003年,胡成中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他在更高的平台上找到了另外一条生财之道。他加入了全国工商联组建的光彩事业。这个在1993年由刘永好等人发起组建的基金会主要在西部等“老少边穷”投资项目,不仅实现企业盈利还能带动当地的就业,增加政府财政收入。时年,胡成中联合物美董事长吴坚忠等三位民营企业家在山东泰安施行综合物流的“光彩大市场”。几年后,胡成中的“光彩大市场”在四川南充、河南南阳相继铺开。

  胡成中在这些地方颇受欢迎,因为仅泰安一地,光彩大市场就带动了5万人的就业。而光彩事业也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据业内人士介绍:德力西的光彩事业在当地往往能得到上千亩的土地指标。

  难道胡成中早就想从制造业企业家变成投资家?

  也许合资后德力西的一些变化可以提供佐证。从今年开始,德力西员工的名片发生了重大改变——原来的德力西集团已经被更名为中国德力西控股集团。而胡成中在公司内部的会议上也不再提及自己前两年对德力西的定位——“以电气产业为主导的多元化企业集团”。

  现在胡成中心目中的德力西是三大核心产业为主的企业集团:其中包括先进制造业;高科技产业和能源矿产。“我们现在有8大产业板块,但是不可能全部铺开,首选的三个将会被投注大量的精力”。德力西的高管补充道。

  胡成中在合资公司设置了一个更加先进的企业展示中心,将他引以为傲的投资项目纳入其中。据了解,他在台州、温州投资的垃圾发电项目已经并网。而在新疆、贵州等地胡成中已经获得了20多个探矿权,有9个项目已经在运作之中,还购并了新疆中德伟业、阜康晋泰等相关公司。这个被胡成中高调提升到总公司战略层级的能源矿产版块包括了煤、铜、磷等工业必需金属,甚至还有锌、铬等稀有金属的存在。“我们现在并没有完全扩大产能,鉴于资源市场的火爆,我们有时候也会待价而沽。”德力西的高管笑着说。

  让胡成中心中更加有底的是被他归入高科技产业板块的PE投资、网游和LED项目。胡成中觉得当中国人均GDP增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对于精神的需求将远远大于对物质的需求。这让他觉得文化产业是未来中国经济重要的增长极之一。虽然运作初期很烧钱,但是胡成中认为一旦成功将会有十几倍的收益。

  于是他的野心就像被劲风鼓荡起来的船帆一样,冲动而张扬!但一切似乎与低压电器越走越远,尽管胡成中依然保留着低压电器产业在整体战略中的地位,但是先进制造业的涵盖范围实在是太广了!难道他还有在制造业的其他领域投资的计划?

  不可否认的是胡成中眼光绝佳,他所选择的产业不是国家政策重点扶持的对象,就是未来经济的潮流所向。然而他只是在投资这些项目,日常的管理工作都交给了他选择的大量职业经理人们。据了解,为德力西服务的猎头公司们每年都能从胡成中手中拿走不菲的佣金。在他的管理思路中,两年不成功的项目就会考虑职业经理人的去留问题,如果三年还没有实现预期则会考虑项目的去留问题。

  这已经不是企业家的思维,而是类似于投资家的商业模式!

  然而这种多元化已经和上世纪柳市企业家们“什么赚钱就干什么”的思路大不相同。胡成中觉得当年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机会,谁的胆子大,谁就成功地快。但是时转事易,现在已经到了战略取胜的年代。为此德力西的每一个投资都需要董事会的集中决策。

  坐拥百亿资金的胡成中似乎已经不再满足用产品换钱的模式,他想用钱来赚钱。也许在他的梦想中:自己坐在高而孤独的王座之上,用金钱掌控着所有的权柄,俯瞰着人们在庞大的产业帝国里忙忙碌碌,这种成就感才是他最想要的。

  胡成中的不相关多元化早已有之,在与施耐德合资之后,才被提升到公司战略的高度,在对低压电器产业的影响力逐渐减弱的时候,胡成中的投资思路一步步地坚决起来。这也许会让德力西的未来产生多种可能!
(本文来源:《中国机电工业》杂志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