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仙台每人每天限水400毫升 汽车加油需“叫号”

专题报道中国仪表网2011年03月16日 11:52人气:754

  日本东北部的仙台,曾经留下鲁迅先生的足迹,仙台,也因为鲁迅而被中国人熟知。然而,这座拥有超过100万人口的日本东北部最大城市,在此次地震中却是悲情的代名词,成了日本受灾最为严重的地区。无情的地震和海啸,将鲁迅先生笔下这座森林之城袭击得满目疮痍。超市抢购水和食物,限水、限电、限汽油。一些在避难所中生活的受灾者,已经断水两天了,司机到加油站加油要想银行一样叫号。然而,更大的危机还是笼罩在100多万居民心头的“生化危机”。
  
  仙台,曾经留下鲁迅先生的足迹,也因为鲁迅而被中国人熟知。这座森林之城如今——满目疮痍
  
  生化危机:
  
  仙台汽车客流暴增3倍
  
  地震后的仙台,天空很蓝,道路整洁,但却难掩累累伤痕。路上人迹罕至,即便偶有行人,也是裹着口罩,行色匆匆,将自己包裹在厚厚的衣服当中。有当地留学生表示,地震后因为停电原因,仙台很多工厂都已停产,很多民众都蜗居在家中。居民们蛰伏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连日来出现的福岛核电站“生化危机”。
  
  昨天上午,首相菅直人通过电视讲话,就大地震和海啸引发的核电站危机发表告民众书。他建议,超过20公里半径、30公里半径的居民根据今后核扩散情况,尽量减少外出,在家或办公室待命。福岛第二核电站已经向方圆10公里内的居民发出避难要求,希望所有民众避难。
  
  在仙台街头,核危机的气氛同样弥漫在空气中。约100公里外岌岌可危的福岛核电站,就像一个随时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让这座城市的居民陷入无尽的焦虑。然而,出走,几乎没有可能。眼巴巴的等待,成了很多人最无奈的选择,有些人直言,自己也怕死,但现在根本没办法逃离仙台。
  
  植木枫姐妹告诉记者,福岛核电站核泄漏的消息他们也知道,但由于在仙台根本加不到汽油,出租车如今只能在100公里范围内活动,所以没办法离开仙台。那些没有车、在外地又没有亲戚的家庭,就更难离开了。“我们也很想离开,但没钱。对像我们这样避难的人来说,当前能解决吃饭和住的问题显然更迫切,是否会受到核辐射,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如果实在逃不掉,那就算是命吧。反正逃不掉的又不是我一个。”植木枫眼泪汪汪地说。
  
  记者随后向3名出租车司机打听,能否搭乘他们的车前往南部的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地,几名司机均表示,这些天只会在仙台拉客。其中一名司机还私下告诉记者,当地的行业协会已作出明确要求,要求司机最近不能长途拉客,否则将被处于10万日元的罚款。
  
  仙台汽车站的情形更加令人触目惊心。昨日上午11时,仙台汽车站小雨淅沥。一股逃离仙台的暗流正在悄然涌动。从仙台前往长野、水户、千叶、山形等地的班车售票窗口前均拍着长长的队伍,而且几乎每辆班车都爆满。售票员告诉记者,这两天的客运量几乎比平时多3倍,其中,多数民众是前往南部城市。他分析说,主要原因是仙台连日来出现的物资供应紧张和其距离福岛只有100公里,随时都会遭遇放射性物质的威胁。
  
  不过,也有一些民众显得十分淡定。在仙台一家大型超市购物的片野就告诉记者:“就算遭辐射也是福岛的人最先遭辐射,现在政府划定的避难范围只有30公里,而仙台离福岛还有100公里,就算核泄漏也还来得及逃命。”
  
  汽油危机:
  
  加油限量20升,加油要“叫号”
  
  地震过后,东北区的有轨交通全部瘫痪,而高速公路也几乎全部封闭。如果没有特别通行证,车辆将被严禁在高速公路行驶,一来确保救灾车辆畅行,二来也是为了避免车辆误入受灾地区而出现危险,这让上述地区的油品供应出现严重短缺。目前,不仅宫城、岩手,就连东京汽油供应都十分紧张。在灾区范围内,能为车辆加上油,已经是件很幸运的事。
  
  由于本报记者的车辆从东京出发途径仙台时正值深夜,因此加油的人才略微少一些。沿途记者看到,大多数加油站已经关闭。在凌晨,记者前晚从东京驱车前往仙台途中,不少加油站都打出了汽油脱销的招牌;而昨日下午,记者从仙台返回东京,路过津川一家加油站时看到,加油长龙长达30多米。加油站员工在路边维持交通秩序,并给排队车辆派发加油序号。“就像银行排队一样,如果排到下午,就要下午来才能加油。”随行的司机说。
  
  此外,由于汽油供应的紧张,地震发生后,加油站的汽油价格也有所上涨。阿部雄太说,地震发生后,普通标号的汽油已经从139日元/升上涨到了149日元/升。并且,国见加油站已经是日本东北部地区为数不多的可以保证汽油敞开供应的加油站。但从昨天开始,加油站也开始供应紧张。对于非救灾车辆,加油数量将被限定在20升。很多在仙台采访的国内媒体,都因为车辆加不到汽油而滞留仙台。记者试图在仙台租赁一辆面包车前往岩手县,但接连询问了多名司机,都遭到拒绝,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沿途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加汽油,一路北上无异于“死路一条”。
  
  水危机:
  
  每人每天用水限额400毫升
  
  19岁的植木枫和妹妹已经一天没有喝水了,她的嘴唇已经开始干裂。妹妹申美在外面溜达了一圈,试图寻找些水源能解渴,但很可惜,避难点附近的几家小超市都因为生活用品售罄,申美只好悻悻而归。由于妈妈身体比较虚弱,植木枫这几天不得不将水让给妈妈,而昨天到现在,一家三口便已经断水了。随同本报记者一起前往仙台灾区的两位日本司机见此情景,禁不住热泪盈眶,将车上的一箱水分发给避难点的几位群众。植木枫姐妹眼中满是感激,深深的向随行的司机鞠了一躬,妹妹先喝了一口,然后是姐姐……本报记者也将两瓶水送给了另外两户缺水的老太太。
  
  植木枫全家避难的这个临时救护点位于宫城县仙台市泉区区役所(注:区政府办公场所),毗邻东京学院大学。植木枫说,全家人来此避难已有3天时间,因为位于避难点附近的房子在地震中受损,墙壁出现很大裂缝,担心住在家中不安全,所以就搬进了避难所。搬到这里住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区役所会集中发布关于灾情、交通和福岛核电站方面的消息,可以及时撤离。
  
  她两天前的日子简直是“暗无天日”。“晚上基本上没电,只好用蜡烛照明,后来超市的蜡烛都被买完了。昨天开始陆续恢复供电,但还是时断时续,我们已经很满足了。”植木枫说,她们这个避难点晚上能间歇供电,已是万幸,仙台不少避难点水电都没有。“我们都已经好几天没洗澡了。”姐妹俩害羞地说。据随同本报记者一起的东京学院大学三名中国留学生介绍,仙台这几天供电紧张是因为仙台的电力来源,相当大一部分是由连日来发生核泄漏的东京电力公司位于福岛的核电站供应,连日来,福岛核电站的三个机组基本上瘫痪,所以仙台的电力供应也随之告急。
  
  没电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最要命的是没水。植木枫说,地震使仙台的供水系统遭到严重破坏,从当日起,仙台便已开始实行集中配水,并限制供水。起初每人每天有一瓶水,到昨天,每个人的份额只有半瓶了,大约400毫升。结果,这些水很快便被喝完了。由于没有水,也无法吃进去东西,这几天都是躺在地板上懒得动弹。十三岁的妹妹申美活跃些,躺在只铺了一层塑料布的地板上玩耍手机。
  
  昨日,仙台的最低气温只有零度。如何对抗门外严酷的寒风,成了避难者们最大的问题。如今整个仙台一共有近200个类似的避难所,住进避难所的民众约有10万人。因仙台沿海交通全部瘫痪,供水供电及通讯未能恢复,工厂基本上全部停止生产,他们已提醒民众全部进入社区图书馆、体育馆和校园避难,中、小学、幼儿园全部放假停课。如今这个避难所原本是政府办公的地方,因地方有限,政府部门的办公场所也不得不被“征用”。该避难所有暖气供应,但棉被则不能保证每家每户都有。
  
  通讯危机:
  
  通讯仍未恢复,寻人启事贴上电线杆
  
  早上6时许,记者走进避难所,20多个铺盖卷依次排开,场面颇为壮观。已有几名面容疲倦的老人围坐在一起聊天。今年已经68岁的成田幸子老人心有余悸地告诉记者,这些天由于有余震,晚上睡觉基本上都睡不好。她都是和老板轮流值守,一个晚上下来能睡5个小时就不错了,因此这几天老两口的精神格外不济。
  
  幸子老人告诉记者,由于这些天仙台的不少房屋都在这次地震中遭到破坏,并且仙台的通讯至今仍未全部恢复,老两口如今已和两位居住在机场附近的侄女失去联系。为此,老人家印制了一些寻人启事,张贴在外面的电线杠上,并留下两位侄女的电话和自己的电话,希望有人能帮忙联系上侄女后通知自己。对于仙台糟糕的通讯条件,本报记者也深有体会。在仙台逗留期间,记者的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在仙台街头的电线杆上,寻人启事并不少见,甚至有人将寻人启事贴进了小区的布告栏。
  
  昨日上午10时,正当记者驱车从仙台港赶往被海水吞没的仙台机场时,东京气象厅发布了海啸二级预警,本报记者只得原路返回。救援人员告诉记者,仙台机场在此次海啸中几乎全部破坏,估计今年内都很难建好。
  
  本报特约记者肖欢欢、周祚、窦丰昌、陈正新发自日本
(本文来源:沈阳晚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