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海上风电:下一个创富爆发点?

行业聚焦点中国仪表网2011年10月18日 10:30人气:3542

  导读:按照“十二五”规划,陆地风电是稳步发展,海上风电是示范发展。示范就是不应该冒进,不应该爆发式增长。过去5年,井喷式的风电产业在国内上演。但不得不承认,风电产业快速崛起的背后,面临着由研发投入不足导致的技术落后、设备产能过剩、重速度轻质量以及并网难等一系列问题。质量问题频出,弃风现象也随之出现。
  
  如何更好地发展风电?未来海上风电会不会再次出现井喷?本刊记者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能源学会会长倪维斗和全球风能理事会中国项目主任乔黎明。
  
  CEI:有人说,过去5年中国风电产业呈现了两种状态——迎头赶上和浮躁,前者是相对于外国风电而言,后者更多地是中国企业自身出现的问题,应该怎么看待这两个问题?
  
  倪维斗:过去5年,中国的风电确实有了很大的发展,平均每年翻一番。两三年前,我曾呼吁中国的风电发展应该放慢一点,稳步发展,但是根本遏制不住。因为国内风电根本没有按照市场规律去发展。
  
  目前,传统能源(如火电项目)审批时会附带配套一些可再生能源。这就导致很多大型企业并不是看好风电产业的盈利潜力,而是为了发展传统产业的需要而上马。有的企业甚至只是为了圈地。同时,一些地方把发展可再生能源作为衡量政绩的指标,风电装机容量成了政府政绩的“显示器”。这就导致风电产业无序、过度和低质量的发展,已经建成的风电场运营效率低,发电量少。
  
  乔黎明:这几年,中国的风电产业政策比较优惠,所以风电产业比较火,进来的企业也比较多,这是一个挺自然的情况,这也是产业发展肯定要经历的一个过程。现在有80家风电企业,但是时间长了就会整合淘汰,最后精英留下来,就是这样一个发展过程。
  
  CEI:当下,中国风电产业呈现了从陆地向海上转移的趋势,“十二五”期间,海上风电在成为各家企业争夺焦点的同时,是否也将成为新一轮财富的爆发点?
  
  倪维斗:风电市场的主力还在陆地上,大量开发海上风电目前还没到时候。华锐风电的海上风电项目运行这么长时间,从运营效果来看,也就60分,不给优惠政策肯定是要亏损。按照“十二五”规划,陆地风电是稳步发展,海上风电是示范发展。
  
  示范就是不应该冒进,不应该爆发式增长。我认为海上风电200万千瓦足矣。5年之内没必要发展这么快,5年之后,会不会出现海上风电的井喷很难说。这要看成本、资源勘测以及腐蚀、维修等问题解决得如何,下一步再讨论发展。
  
  乔黎明:这个还真不好说。只能说它是一个待开发的新领域。
  
  CEI:现在,每一次海上风电招投标都备受企业关注,中标企业往往是央企,对很多民营风电企业不公平,这样势必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怎么看待当前海上风电招投标这件事情?
  
  倪维斗:在风电场经营的绝对不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不赚钱,进去干嘛。现在好一点,电价还是固定电价。除了风机价格之外,企业还要跟地方政府疏通关系,所以民营企业进不起。
  
  只有那些大企业能进入,但它们的目的并不一定是发展风电,更多的是发展其他电力所必须付出的代价。风电赚钱也好,不赚钱也好,大企业是不在乎的。对民营企业来说,即便中标,也不敢下手去做,因为做了就亏损。
  
  整机商和零部件企业,国内已经有80~90家,市场已经容纳不下更多了,后来者根本没有机会。中国风机的生产能力已经达到了3500万~4000万千瓦,按国内风电场的建设速度看,仅能接纳每年1000万~150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从去年到今年,上市的风电企业不超过10家,他们都是排名靠前的企业,这些已经足够多了。
  
  乔黎明:对。长期来看,风电产业的健康发展需要给民营企业更多的发展空间。投资应该尽量的多元化,这样对产业的长远发展是肯定有好处的。
  
  CEI:有什么建议?
  
  倪维斗:要从风电开发到综合规划,包括风场选择和布局、风能预测和调度、电力消纳、电力输出等整体考虑。技术和研发要搞上去,要抓住风电发展的前端,否则新能源仍然面临被挤压在低端的危险。买国外的设备、污染中国的环境、制造好的产品卖给别人,跟我们出口衣服、鞋子等没有区别。“十二五”期间,我们应该不再是猛冲,而是要稳步转变,这些都要花功夫进行研究。
  
  乔黎明:希望政府能够放开政策,能够让一些小企业有更多的机会。政府要有更多的扶植政策,让这些民营企业一起进入这个产业发展,甚至还可以适当地在政策上给民营企业一些倾斜,当然不只是民营企业,还有外资企业——现在的海上风电不能让外资企业进入,有一个限制:51%的中方控股。我觉得外资企业跟民营企业一样,政府应该鼓励他们进入这个行业,使投资主体多元化。
  
  CEI:如果给在海上试水的风电企业支招的话,你最想说什么?
  
  倪维斗:目前,海上风电面临的问题还是比较多的,除了地基昂贵,两倍于陆上风电的高造价外,在技术上也有很多问题——比如监控比较困难,大部件海上作业昂贵,腐蚀性难以处理等。在我看来,目前海上风电做示范可以,但大规模推广是不应该的。
  
  乔黎明:风电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通过改善技术来降低度电成本。我觉得企业要做的还是要先搞清楚一些技术问题,而且要注意控制成本。从技术上讲,海上风电技术还比较新。另外,如何降低电子单价是一个长期的课题,欧洲也是这样。所以中国就更应该在这方面提高技术,提高发电的效率,降低电子单价。
  
  CEI:有人表示,风电行业投资大回报低,这是否可以理解为风电企业之所以拼命上市,寻找更多资金支持的原因?如何看待风电行业投资大回报小?
  
  倪维斗:我们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发展风电产业的目的,反而是盲目地,或者是为了一些私利而去发展风电。实际上,从经济效益上讲,根本没必要发展那么多风电。仅水泥行业2009年度全国余热发电装机规模已经达到1704.8兆瓦,年发电量达到232.26亿千瓦时,二氧化碳减排量为2173.95万吨,减排规模已经接近我国风力发电的能力。
  
  通过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减排二氧化碳的成本是巨大的,而且需要长期的巨额补贴。搞可再生能源,我们花钱要花在刀刃上,争取达到最大的效益,要对进入产业前沿和促进更大规模的自我持续发展有好处。
  
  乔黎明:大部分的新能源投资还是有一个长远发展的、很可行的规划的。也不是所有选择上市的风电企业都是为了圈钱,很多企业还是很有远见、很有作为,有长远发展愿望和计划的。我不太认同投资大回报小这个结论。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