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上海电气总裁预言2012年核电重新开闸

行业聚焦点中国仪表网2011年12月21日 11:14人气:3682

  导读: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副总裁、上海电气重工集团总裁吕亚臣近日在上海表示,预计核电重新开闸将在2012年上半年之前。吕亚臣提供的数据显示,整个上海,目前核电在手订单是600亿元,上海电气是480亿元左右。
  
  上海电气副总裁吕亚臣:如果没有新核电开工,两年后将面临经济压力。
  
  AP1000核电技术由美国西屋公司创造,中国浙江三门核电站是全球首座在建的AP1000核电站,该工程尚未完工。图为2009年三门核电站工程现场。
  
  关于中国核电审批的解冻时间,正渐显清晰。
  
  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副总裁、上海电气重工集团(下称“上气重工”)总裁吕亚臣近日在上海表示,预计核电重新开闸将在2012年上半年之前。
  
  “在手订单480亿”
  
  “日本福岛的核事故,到现在9个月了,没有新开工项目,我们还是很担心的。”吕亚臣称。
  
  吕亚臣提供的数据显示,整个上海,目前核电在手订单是600亿元,上海电气是480亿元左右。
  
  “我们目前在手的几个任务,还是比较急的,今年上气重工的订单比较饱满,明年的任务负荷也非常大。订单的负荷在2013年就下来了。如果2014年中国再没有新开工核电的话,对于我们电气集团来说,不仅是经济问题,连核电队伍的稳定,都是一个问题。”吕亚臣称。
  
  核电何时解冻,直接关系到核电设备制造的未来。据吕亚臣透露,在12月份,其与中国核工业集团的一位高层进行了讨论。上述高层此前刚刚参加了国家发改委关于“十二五”核电总体规划的一个讨论,“根据当时得到的信息,我个人判断明年就会开工。另外根据一些中央领导的批示来看,开工时间应该就在上半年之前。”
  
  今年3月1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指出: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此后在11月份,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也在中国核学会2011年学术年会上称,“明年3月后核电有可能步入恢复发展的轨道,中国未来将是世界最大的核电市场。”这是国务院暂停审批新核电项目,中国高层首次透露恢复核电发展时间表。
  
  吕亚臣还透露,上海电气临港二期项目全部已接近完工,“现在还差几台设备未调试。”临港二期项目完成后,上海电气的核电设备生产能力将提高近一倍。而临港也将成为全球规模最大、业务最集中、能力最完整的先进核电主设备制造基地。
  
  材料国产化瓶颈
  
  制约第三代核电
  
  中国核电审批重启只是时间问题,在确定未来新上核电机组以三代为主的背景下,中国三代核电设备国产能力便成为了其能否在国内大面积铺开的关键。不过现在看来,问题的关键可能不是设备能否国产化,而是材料能否国产化。
  
  在日本“3.11”大地震中发生事故的福岛核电站,其反应堆技术采用的是二代核电。由于其在极端自然情况下受到了冲击,因此业内专家预计,在中国最有可能受到政策变动影响的,便是同属于第二代的CPR1000反应堆。在待建项目中,CPR1000反应堆占大约40%。
  
  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专业委员会委员、前国家核安全局副局长林诚格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国家在核电战略上的基本态度是未来新上核电机组基本采用三代技术。
  
  第三代反应堆,在中国主要有美国西屋(Westinghouse)建造的AP1000和法国阿海珐(Areva)的EPR。三代核电被视为安全性较高,目前中国有三分之一的待建项目采用AP1000设计。
  
  EPR的思路是进一步增加安全系统的冗余。冗余,简而言之,就是从安全角度考虑多余的一个量,这个量是为了保障仪器、设备或某项工作在非正常情况下也能正常运转。
  
  AP1000的特点是采用非能动安全系统,最大特点就是充分利用势能、自然蒸发等手段,确保反应堆在没有外在动力的情况下实现散热,从而确保安全。
  
  “AP1000从技术上看比EPR更具革新性。”一位核电资深专家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称。不过这也意味着对于设备制造企业而言,在难度上也有较大的提升。
  
  “其实国内现在AP1000设备拖期,设备制造企业固然是一方面,但关键是材料的问题。材料一拖期,后面设备生产的时间就得缩短。”吕亚臣举例道,“像我们原来的压力容器和蒸发器,规划是28-35个月的制造周期。现在我们最快的就是15个月做出来。因为前面的材料来得慢被延期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2007年的时候,在二代核电上,主要的设备,比如压力容器、蒸发器等主要锻件的材料,中国是依靠进口的。这几年中国的进步很快,像一重、二重和上海电气,在AP1000的所有锻件中基本都能够实现国产化,但是成品率不是很高。
  
  如果产品成品率低,将直接导致最终设备成本高企。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研究员、核能经济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薛新民此前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目前中国核电技术水平还属于国际上第二代压水堆核电的水平,制造工艺水平相对于发达国家仍有差距。
  
  事实上,材料国产化不理想,不仅仅制约中国的三代核电的设备,对整个中国的能源工业都有掣肘。比如在600摄氏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的主管道,其材料便完全依靠进口。另据一国外咨询机构的能源电力部门咨询经理称,“别说管道材料了,就连变压器里面好点的硅钢片都要进口。”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