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多年仍旧原地踏步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03月14日 10:53人气:20478

  导读:3月10日,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召开新能源和清洁能源专场记者会。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电监会)原副主席卲秉仁作为曾从事多年改革工作的政协委员到场答记者问,再次谈到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多年止步不前的话题,引爆两会热点。
  
  为此,本报记者会后又就此问题对卲秉仁进行了专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煤电联动是扬汤止沸
  
  中国能源报:煤电联动进行不下去是因为电力体制改革不到位吗?
  
  邵秉仁:煤电矛盾,本质上讲是“市场煤”和“计划电”,能不矛盾吗?所以,解决煤电矛盾的根本出路在于加快电力改革、形成真正的电力市场。去建立一种由市场决定的价格形成机制,反映供求关系、反映资源的稀缺程度。
  
  在目前情况下,煤电联动无疑是扬汤止沸,最终是转嫁负担。因为电网企业输配没有分开,电网输配真实成本无法核算,售电价格、上网价格没法真实核实。在这种情况下,靠政府去管理电力价格能管好吗?
  
  中国能源报:说到价格,主管部门会放弃这部分权力吗?
  
  邵秉仁:这不就是我一直说的要转变政府职能、做好公共型政府吗?这不是主管部门肯不肯的事,这是中央国务院下决心的事。如果政府什么都可以管,变成了万能政府,那岂不是退回到了计划经济?不能打着宏观调控的旗号去干预微观经济,那不叫宏观调控,真正的宏观调控是更多地运用经济手段去解决问题,例如价格、税收、汇率利率,货币等等一系列经济手段。
  
  中国能源报:那煤电一体化呢?有没有合理的成分?
  
  邵秉仁:煤电一体化,应该说有合理的部分。煤炭企业收购电力企业,电力企业收购煤炭企业,现在这两个方面都有,我也主张过。但是它充其量只能调解一次能源和二次能源之间的价格关系。关键是要注意一个问题,就是不能形成新的垄断。
  
  中国能源报:年初国家能源局一位领导表示要从今年开始约束电网成本。
  
  邵秉仁:现在如果不推动电力体制改革,一切承诺都是不能兑现的。
  
  特高压和智能电网是两码事
  
  中国能源报:现在很多人都说,新能源的发展,不宜搞大基地、大规模送出,应该是分布式发展。
  
  邵秉仁:新能源适合于分布式,距离负荷越近越好。但是有一个矛盾,我国风电太阳能资源大部分在西部,都远离负荷区,所以提出要远距离送电,这是个悖论。发展新能源更多地要就近消纳,这要与调整产业布局和产业结构结合起来。不是靠远距离特高压所能解决的。可以搞智能电网,但智能电网主要是用于配电端,不是输电,这个一定要搞清楚,特高压和智能电网是两码事。
  
  另外,曾有人提出要造海上三峡、陆上三峡,这是一个大跃进式的错误口号。现在的发展无序、规模盲目扩张,既有政府价格补贴的刺激动力(不可持续),也有地方政府为了追求GDP增长的因素。有些地方打着发展新兴产业的旗号,盲目上项目,导致利用率很低。现在全国风电的利用小时才1903小时,弃风一般20%-30%左右,最低的也有10%。另外对电网稳定性运行造成冲击,电网从自身利益来讲,没有接纳的积极性。
  
  现在政府的补贴电价政策是鼓励了下游发展,而没有鼓励上游研发,政府的优惠政策应该主要放在新能源的研究、关键设备的研制、成本的降低上,而不是刺激它的盲目发展。
  
  中国能源报:那么电价市场化的核心,是输配分开吗?
  
  邵秉仁:应该说是前提。核实输配的真实成本,那就必须进行输配分开。电网输电是自然垄断性质,这个没办法;但是要在配电和供电端形成多家竞争。
  
  电网输电是公益性的,要履行公益职能,而不是挣钱越多越好。不能又买又卖,这叫什么市场?买卖一家,就是垄断了。这个问题早在2002年国务院的电力体制改革方案文件上都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了。
  
  中国能源报:可改革为什么走不下去了呢?
  
  邵秉仁:这个问题没办法回答,岂止是电力体制改革,所有的改革都没前进。所以社会矛盾积累过多,经济发展当中的制约越来越大,这个问题很严重,为什么这次两会改革呼声这么高?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把问题点得很到位,要转变政府职能、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配置资源必然扭曲市场,这是市场经济的起码常识。
  
  这些问题,解决得越早,越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健康发展。
  
  中国能源报:那么竞价上网呢?
  
  卲秉仁:竞价上网是应有之义,但是核心在于调度的公正公平,这是保证竞价上网的基本条件。比如说,新能源问题,《可再生能源法》规定了清洁能源都得无条件全额上网,但是电网出于自身利益,接收积极性不高,因此要解决调度的问题。第二,监管部门要到位,现在监管部门到不了位。电监会的职责是对应电力市场的,没有电力市场它监管谁呀?
  
  核心问题在于电力改革进展不大,有的甚至出现倒退,监管部门缺乏应有的权威。比如说,早已经实行厂网分开,结果国家电网又去收购许继、平高这些企业,而且得到国资委这样的国家机关批准,国资委带头就违反了国务院的规定,不执行国务院的决定。凭什么批准?不是又形成关联交易吗?
  
  国有企业垄断的根本问题在于定位不准确,比如电网公司,它必须履行社会公益职能,不能去用利润考核的指标要求它。电网的输电价格,这是国家必须管制的。输电单独定价,留足合理的利润,如果亏损了,国家再给一点补贴。上网的价格和销售的价格必须市场化,就是这个道理。
  
  要恢复顶层设计部门
  
  改革永远不能止步
  
  中国能源报:能源领域的改革,不仅仅包括电力体制改革。
  
  邵秉仁:能源包括电力、石油、煤炭等等,主要涉及到垄断行业的改革,要求就是打破垄断,建立基础能源的市场,完善能源价格的形成机制。
  
  中国能源报:还有能源立法,是不是太长远了,您觉得?
  
  邵秉仁:现在整个实践不够,中国的法律从来都是在实践之后出台的,实践都不够立什么法?《可再生能源法》有吧?这个法规定了电网必须全额接受清洁能源,全额接受了吗?体制障碍啊。立能源法,那是最后的结果。
  
  中国能源报:这次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评论,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就是说: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也不要不改革的危机。
  
  邵秉仁:这句话说得很到位,改革不可能十全十美,另外改革是永远要做的。任何一个完善的体制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又会出现新的不完善,还要继续改革。我认为,当初撤销体改委是错误的选择。连一个改革的设计部门都没有了,怎么去“顶层设计”?现在依靠发改委,它关注的是审批、项目,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到改革上。因此要呼吁重新设立专司改革的部门,这个部门没有自身利益,站在全局角度考虑问题。
  
  任何部门都想固化自己的行政权力,这个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必须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转变职能,政府的职能是公共服务,是关注民生、关注社会管理等,而不是直接插手微观经济。这个职能早就从十三大大开始每一次党代会都明确了,现在理论上很少人讲,实际上是忘掉了。
  
  过去一直强调的党政分开,政企分开,政事分开,这是当时小平同志提出来的,讲得很清楚。现在需要正本清源,明确改革方向。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文化改革、社会管理改革一系列的改革要统筹考虑。改革永远不能停步,永远是发展的动力。
(本文来源:人民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