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温州乐清一仪表厂借贷案:票据贴现高潮

行业聚焦点中国仪表网2012年05月22日 11:01人气:9911

  导读:5月15日,清晨中的乐清市细雨濛濛,浙江奥德康仪器仪表公司总经理郑巨飞站上了乐清市法院的被告席,当地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他起诉,此时距离他被公安机关于2011年9月羁押已经过去8个月之久。郑巨飞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负责任”地替三旗集团偿付了685万元担保之后,却导致自身企业陷入绝境,自己也因未能及时偿还银行500万元借款而被担保人以合同诈骗罪报案。
  
  郑巨飞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负责任”地替三旗集团偿付了685万元担保之后,却导致自身企业陷入绝境,自己也因未能及时偿还银行500万元借款而被担保人以合同诈骗罪报案。
  
  这不过是温州民间借贷崩盘之后中小企业主遭遇困境的一个缩影。《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乐清当地法院获悉,大量因为借贷无法偿还导致的银行和企业的金融纠纷案件正在审理之中。一季度的统计数据显示,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高达1.99%,接近2%的红线。在温州经济研究专家周德文看来,6月份的数据将会更加难看,温州借贷危机已经蔓延至银行系统。
  
  “大量的票据融资即将到期,其偿付风险将会集中爆发,成为温州银行业的一个隐形炸弹。”一位温州银行业的资深人士指出,新一轮的票据贴现到期高潮将在6月份出现,同行们对此已经高度警惕。
  
  资金紧张牵出商业承兑汇票连环案
  
  5月15日,清晨中的乐清市细雨濛濛,浙江奥德康仪器仪表公司(下称“奥德康”)总经理郑巨飞站上了乐清市法院的被告席,当地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他起诉,此时距离他被公安机关于2011年9月羁押已经过去8个月之久。
  
  2011年在温州、乐清引起轰动的三旗集团危机中,位于乐清市柳市镇的奥德康正是当时为三旗集团提供担保的企业之一,郑巨飞后来因此为该公司偿付了浦发银行和温州银行共计685万元的担保额度。
  
  一时之间,企业规模并不算大的郑巨飞被不少人认为是有担当、有责任的企业家。至少,当时稠州银行温州支行的业务人员徐任远是这样认为,这也成为郑巨飞和稠州银行业务关系的发端。
  
  乐清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2010年3月,郑巨飞出具伪造的乐清市国顺仪表厂与奥德康签订的购销合同,和浙江稠州银行温州分行签订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协议,约定由该银行为奥德康公司办理50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由浙江余氏铜业有限公司为连带责任保证人。郑巨飞在500万元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后归还公司其他债务、借款等,并于6个月协议到期后再次续签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协议,有效期从2010年9月10日到2011年3月10日。
  
  郑巨飞于2010年9月16日申请贴现。但是,承兑汇票贴现到期后,郑巨飞因不能偿还银行债务而逃匿,并造成保证人余氏公司的500万元被温州市鹿城区法院冻结。
  
  殊不知,在替三旗集团偿还了685万元的担保之后,本就经营不善的奥德康已经欠下上千万元的债务,他不得已以2000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赖以生存的厂房,并偿还了所欠建设银行温州分行高达1500万元的债务,以及其他社会上的高利贷借款。此时的郑巨飞,已经丧失了还款能力,为了应对银行尤其是社会上高利贷的追债压力,他选择了藏匿。
  
  被稠州银行追索的担保人浙江余氏企业随后以奥德康和国顺仪表厂所签订购销合同虚假、商业承兑汇票无效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免除其担保义务。
  
  2011年9月2日,郑巨飞被乐清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经检察院批准,于同年10月9日被依法逮捕。今年5月15日,正式开庭审理。
  
  在当天庭审上,检方认为奥德康和郑巨飞涉嫌合同诈骗,并出示了来自银行、出票人以及担保人等多方面的证据。不过奥德康公司和郑巨飞的辩护律师坚持给他做无罪辩护,认为本案指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诉人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财产的目的,客观上不具有合同诈骗的行为,虚假购销合同和增值税发票的行为是民事欺诈而不是刑事诈骗。审判长并未当庭宣判,而是表示择日再判。
  
  企业称“银行指导其做假”
  
  在郑巨飞一案中,浙江余氏铜业有限公司指,奥德康和国顺仪表厂所签订购销合同虚假、商业承兑汇票无效,希望免除自身担保义务。
  
  所谓商业承兑汇票贴现是指持票人为了取得资金,将未到期的商业承兑汇票向银行申请贴现,银行按贴现率扣除贴现利息后,将余款付给持票人的一种授信业务。
  
  “虽然商业承兑汇票不同于银行承兑汇票,但商票拿到银行贴现时,根据票据法的相关要求,银行仍要求票据具有真实交易关系。”某国有银行公司部人士称。
  
  在周德文看来,大量无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票据融资盛行,也是银行本身追求业绩、拉存款的冲动所致。
  
  据了解,为了完成存款指标,面对要求贷款的客户,不少银行客户经理会建议通过商业票据贴现的方式进行。而温州当地企业以善于抱团著称,他们通常有数家长期稳定的合作企业,要制作出一份符合银行要求的购销合同、商业承兑票据并不困难。
  
  在商票的业务风险考察中,银行看重的是贴现人的第一还款能力和担保人的担保能力。具体来说,银行可以先放款,再让客户提供增值税发票和购销合同,银行对此只做表面审查,对其真实性并不太关心,只求表面合规。
  
  “我们只是要贷到钱,银行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一位当地企业家向记者表示,事实上,他们自己连票据业务到底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
  
  在郑巨飞和稠州银行的商票贴现业务中,银行经办人员徐任远就对侦查机关表示,该银行规定,只对票据和购销合同等做表面审查,对其真实性无从考究,也并未向出票人核实,认为“即使核实了也得不到真实信息”。
  
  甚至在对商票贴现过程中,对于出票人国顺仪表公司也并未进行保贴(指对符合银行条件的企业,以书函形式承诺为其签发或持有的商票办理贴现,即给予保贴额度的一种授信行为),导致在奥德康失去偿债能力之后,无法向发票人追债,只能向担保人浙江余氏企业索赔。
  
  5月15日的开庭审理中,郑巨飞一再表示,因为公司无法向银行提供足够的增值税发票,稠州银行相关人员还发短信为其提供了可以办理虚假增值税发票的途径。但是该员工面对公安机关否认了这一说法。
  
  根据检方提供的证据材料,在供述中,郑巨飞以及奥德康出纳员包秀然均表示,他们是带着国顺仪表的法人章和财务章到银行,按照银行工作人员的指导填写商业承兑汇票以及购销合同的。
  
  2010年9月,奥德康在继续获得500万元贴现之后,也应稠州银行的要求,用300万元保证金给银行作了回报。2010年3月,在第一次获得500万元贴现时,奥德康也存了420万元到稠州银行。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稠州银行有关人士仍坚持该项融资符合监管规定,并非担保人说是诈骗就是诈骗,“票据贴现本来就是企业融资的一种手段,我们对担保人起诉就表明了态度。”
  
  危险的商票融资
  
  记者了解到,类似郑巨飞这样的商业票据贴现案并非个例,而是温州当地金融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诸多中小企业融资的重要渠道,和民间借贷相比,商票融资仍具有利率低的优势。不少商票的存在完全是为了贴现而出现,只是企业融资的中介。
  
  多位受访的银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商票融资在当地非常普遍。和银行承兑汇票不同,商业承兑汇票也是最近两年才开始使用,且因为银行议价权较大,还可成为银行“曲线”吸收存款的渠道之一,因此商票在当地受银行欢迎。
  
  据一位当地银行人士透露,因为可以拉存款,有几家股份制银行的温州分行做的比较激进,整体规模较大,目前已经出现一定问题。而记者查阅这几家银行一季度的不良贷款率数据也显示,位居同业的前几名,已经超过2%甚至4%的水平。
  
  “这是温州银行业内非常普遍的现象,因为温州的民间资金都是贷出的,没有人愿意存在银行里面。”某股份制银行温州分行负责人表示,银行做商业票据贴现可以要求50%的存款,因此经常故意忽略票据真实性。
  
  “比如增值税发票,一般要求复印件,有的客户经理电脑里面就直接存有文件,需要用的时候只要改改企业名字就可以了。”他告诉记者,即使是原件,开出来之后马上作废的也有,银行并不会太过追究这些。
  
  一位股份制银行主管人员同样向记者表示,即使不考虑商业票据的贸易真实性,只要银行对出票人和担保人实力有足够把握,亦可以贴现,从温州实际操作中看,这种操作也解决了很多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银行风控也可以得到控制。
  
  “没有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票据贴现作为一种融资渠道在温州具有普遍性,大多被理解为企业短期融资的一种形式,银行以及贴现客户都默认这个潜规则。”郑巨飞案中浙江奥德康的辩护人、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林达认为,把一个行业内普遍存在的合规性问题上升到欺诈性质,有民事案件刑事化的趋势和风险。
  
  警惕危机向银行蔓延
  
  周德文认为,在银行和企业的共谋下,没有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贴现大量存在,将成为温州银行业风险爆发的一个重大隐患。“一季度的银行业统计数据已经初露端倪,随着大量票据贴现将在6月份到期,温州银行业将承受巨大的压力。”周德文不无担忧地指出,一般商票贴现期是半年,从年初到6月份,又是一个坎。
  
  今年来温州票据融资增长较快。记者从温州银监局获得的数据显示,票据融资余额2011年末为48.24亿元,今年一季度为70.85亿元。
  
  根据温州金融监管部门的统计,去年8月份以来,温州市法院共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22000余件,平均每天有近100余起民间借贷纠纷产生;案件总标的额高达210亿余元,平均每天有近1亿元的纠纷产生。
  
  “现在连10万块钱的材料款都借不到了,而以前,调动千万级别的资金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乐清市一位企业主向记者表示,自从去年爆出借贷危机之后,温州民间信用基本破产,大家不再轻易借钱出去,因为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拿这个钱买材料还是去做别的投资甚至还债。
  
  资金链断裂从企业开始正在向其他链条蔓延。此前因民间借贷市场活跃催生的融资中介机构,受民间借贷参与民众催讨资金影响,向企业或下游中介抽回资金,造成借贷链条上各主体连锁反应,部分中介资金链迅速断裂。
  
  有关部门统计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温州地区中介机构注销户数超过800户,其中有6家登记备案的融资性担保公司注销,总涉案金额超过28亿元。曾经活跃的民间借贷,陷入人人自危的困境。
  
  根据温州银监局资料,去年温州民间借贷危机之后,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已经连续9个月呈现上升态势,不仅创下2005年以来新高,且大大高于同期浙江银行业不良贷款率1.08%。
  
  记者了解到,自从借贷危机爆发之后,温州当地的监管部门也已经逐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专门发文要求银行加强对票据业务真实性的审查,并加大了处罚力度。同时,在风险暴露之后,银行的领导也在大力抓这个问题。
  
  不过,由于此前信贷环境太过宽松,票据融资业务上积累下大量的风险,在业务经理的操作下,很多时候银行的领导对此也并不知晓。
  
  事实上,到期票据贴现兑付问题已经成为悬在温州银行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多位资深的银行业人士对此深表担忧。
  
  “现在是暗流涌动,因为尚未到期,我们还无法预知到底会是何种程度的危机。”某股份制银行温州分行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银行的摸底情况显示,并不乐观,“很多企业在硬撑”。企业在勉力支撑的同时,银行是否会续贷最终将决定企业的命运。正如郑巨飞的奥德康一样,一方面企业资金高度紧绷,一方面银行不再续贷甚至提前收贷,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失去融资能力和还款能力,造成了恶性循环。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