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中国水电之母”丰满大坝重建问题再引争议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06月14日 14:33人气:7348

  位于吉林市境内第二松花江上的丰满水电站,作为我国最早建成的大型水电站,大坝为混凝土重力坝,坝高91.7米,装机容量100.25万千瓦,库容108亿立方米。1937年日本侵占东北时期开工兴建,1943年3月25日首台机组投产发电,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撤退时,土建工程完成89%、安装工程只完成1/2。
  
  围绕丰满大坝重建问题、以及大坝评为“病坝”还是“正常坝”问题,争议从2007年开始,至今未绝。
  
  三轮定检
  
  2011年5月,丰满水电站正式从东北电网公司(下称东北电网)划归国网新源控股有限公司,后者是国家电网公司(下称国网公司)2005年3月注册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以抽水蓄能储能电源为其核心业务。
  
  按照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下称国家电监会)的规定,电力系统投入运行的大、中型水电站大坝需要定期对其结构安全性和运行状态进行检查,对大坝的安全等级做出评定。安全等级分为“正常坝”、“病坝”和“险坝”三类,定检的组织方为大坝中心。
  
  始于1995年、1997年完成的首轮定检,大坝中心将丰满大坝诊断为“正常坝”。
  
  第二轮定检在2005年底结束时,多数专家仍然认为是“正常坝”。“这个时候争论就比较厉害了,有‘病坝’和‘正常坝’两种说法。”在此次专家“会诊”中,大坝中心有2名专家加入到专家组,其中一位就是大坝中心总工程师张秀丽。
  
  一位不愿具名的大坝中心人士向记者介绍,此次定检中,专家发现的主要问题是溢流面中3个坝段、尤其是导流底孔部位,局部渗水开始增大,渗水裂缝有扩大趋势。大坝中心认为要进行治理,建议采取“远近结合”的办法:“近”就是灌浆,“远”就是想办法堵住上游渗漏。
  
  当时的业主单位东北电网采纳了建议,并委托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东北勘测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北公司)和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下称华东院)两家各出一个方案,进行竞标。据上述人士称,最后东北电网将这一标给了华东院。
  
  2006年2月,国网公司向国家发改委报送《关于丰满发电厂水库大坝全面加固工程按基本建设程序开展前期工作的请示》,提出对丰满大坝16个溢流坝段进行全面整治,此时还并没有重建一说。两个月后,国家发改委以发改办能源[2006]683号文——《关于吉林丰满发电厂大坝全面加固工程按基本建设程序开展前期工作的复函》,明确丰满大坝全面治理的“16字原则”:“彻底解决、不留后患、技术可行、经济合理”。
  
  “安全问题上到台面之后,国网公司面临巨大压力。”此时,东北电网继续委托华东院做全面治理方案的预可研工作,然而这个方案对于华东院来说是一个巨大挑战。因为没有先例可循,前期方案的比选耗费了大量人力和时间,从钻孔取芯到围堰,技术上难度很大。
  
  这个时候,国网公司提出,既然存在这么多问题,有没有可能重建?重建行不行?
  
  2007年底,国家电监会为了督促业主整改,将丰满大坝定位为“病坝”,意味着它在此后的三年内可带病运行,但必须采取除险加固措施,消除“病症”。为解决这一问题,东北电网委托东北公司设计了投资约5200万元的溢流坝段降低渗水压力工程,这一工程直到2009年才施工完毕。
  
  此时,国网公司以丰满坝是“病坝”为由,态度渐渐转向了重建。为此,国网公司又将重建方案的研究设计交给了东北公司,华东院继续做除险加固方案。
  
  2009年7月30日,由国网公司主导的丰满大坝全面治理方案论证会在北京举行。这次会议的结论是:灌浆加固方案技术上可行,具有投资少、工期短、对周边和下游供水基本无影响等优势,但不能完全满足国家发改委“彻底解决、不留后患”的要求,“选择重建方案是合适的”。
  
  此后,国网公司开始为重建方案奔走。对丰满大坝来说,第三轮定检将成为决定其命运的关键。
  
  2010年2月,国家发改委发函同意将重建方案作为丰满大坝全面治理方案开展前期工作。而几乎与此同时启动的第三轮定检一拖再拖,直到今年4月18日才在杭州召开。
  
  据报道,在第三轮定检大会上,21人的专家组,15名专家认同大坝中心的意见即丰满大坝为“正常坝”,其中包括院士谭靖夷、郑守仁,以及两位工程设计大师。6名专家坚持认为丰满大坝为“病坝”。
  
  重建背后
  
  丰满大坝如果被确诊为“正常坝”就意味着不用重建;如果是“病坝”,按照前述大坝中心人士的说法,中国还没有哪一座大坝因为是“病坝”就重建的先例。
  
  据介绍,按照目前大坝的三个安全等级,所谓“病坝”就是“尽管存在安全隐患,但总体上被遏制了,只有局部损失,不会垮坝,必要时需要进行限制调节,例如降低蓄水位等。”而险坝情况就比较严重,分为两种:“一种是已经出现险情的大坝,还有一种是虽然没有出现险情,但一旦出现险情,就有垮坝危险的大坝。”
  
  按照国网公司的重建方案,就是在丰满大坝下游120米处新建一座碾压混凝土重力坝。
  
  关于这座新坝的总投资概算,也由预可研报告中53.7亿元,增加到可研报告中的92亿元。有专家估计,最终总投资将超过100亿元已无悬念。此外,重建方案中计划报废的6.9亿元一期、二期资产净值,计入工程总投资。
  
  尽管业内大部分专家都认为现在的情况没有必要重建,但国网公司仍力主重建。有分析人士称,重建背后的真正诱惑是在体制上,重建走的是基建程序,是国家投资,能享受还本付息电价。
  
  国家规定,水电站需要每年从发电收益中按比例提取技改资金,类似丰满这样的老电站,由于电价较低,技改资金动辄上亿,企业很难承受这笔高昂技改费用。如果重建,作为新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则可以享受经营期的还本付息电价。“建设期的费用,只需要一部分自有资金,剩余的就是银行贷款或社会融资了,当然,自己有钱多给也行。”一位水电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
  
  据报道,在重建方案的最新可研报告上,新建机组的电价已经计划到了0.74元/度,远高于目前东北电网的水电上网标杆电价。
  
  因此,有分析人士称,“罪魁祸首”是国家发改委的这一政策,导致了企业容易钻政策的空子。“对于国网公司来讲,当然重建方案比除险加固方案来得划算,换了是我,我也会这么做。”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称。
  
  大坝中心搅局?
  
  5月28日,《新世纪》的报道明显将板子打在了国网公司身上,对此业内也开始出现了另一种声音:大坝中心此番“搅局”、力主除险加固方案,实际上是为了给华东院“揽活儿”。
  
  记者为此于6月7日晚间向大坝中心求证。
  
  “大坝安全监察中心确实设在华东院,但不存在给华东院揽活这一说。”前述人士表示。
  
  有网友质疑,大坝中心和华东院原本就是一家,除险加固方案一直是华东院在做,如果丰满大坝重建,就和华东院没有半分钱关系了。
  
  该人士随即也否认了这一说法:“2007年钻孔取芯,说明在此之前双方已经有了意向书或者谈到合同的事了。华东院不存在力推重建方案或者否定重建方案的意图,因为在预可研设计阶段,该赚的钱已经赚到了,即便是可研阶段定的还是华东院的方案,也不一定就是华东院来做,业主还是可以选择其他单位来做。”
  
  “我们并没有一味地力推重建或是反对重建,只是对国网公司因为‘丰满大坝是病坝所以要重建’这一说法不认同。因为非重建方案还没有做透,路还没有堵死,就不能完全认定这条路行不通。再者,我们评定的7座‘病坝’、2座‘险坝’,唯独只有丰满出现了这么大的争议。如果丰满因为是‘病坝’就要重建,那以后的坝怎么办?我们的工作不好做。”他说。
  
  该人士称,走基建程序的重建方案在2006年国家发改委16字原则之后就已经启动,这个时候的规划设计定调已经升格到了华东院的上级单位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跟华东院已经没有关系了。
  
  截至6月8日凌晨记者发稿时,有消息传来,重建方案“基本上已经定了”。
  
  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大坝中心评定的7座病坝中,唯独只有丰满大坝留下了这么大的争议?一位业内人士的解释是:丰满太重要、太敏感。
  
  “它承担了松花江下游防洪任务,责任重大;历史地位也是别的电站不能比的。影响也比较大,可能别的电站影响顶多在省里,丰满电站影响到高层去了。”该人士说。
(本文来源:中国能源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