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风电领域 什么企业才能撑到最后?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07月27日 14:13人气:7563

  不管明阳风电收购维斯塔斯这次“蛇吞象”大戏是否只是个烟雾弹,但事件本身在宣告:在哀鸿遍野的风电领域,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只有那些体魄强健的企业才能撑到最后。
  
  自前年10月IPO后,中国风电制造企业中的三大上市公司之一,也是第一家民营海外风电上市公司明阳风电便加快了全球化的步伐。明阳风电董事长张传卫高调表示:“明阳借助资本、金融、新商业模式等综合优势,推进海上风电、海外市场、新商业模式、高端产业链整合等重大战略。”
  
  虽然张传卫信心十足,但明阳风电与维斯塔斯的体量比较起来,似乎是蛇与象。2011年,维斯塔斯的营收总额为58.36亿欧元,同期明阳风电营收总额仅为55.16亿元。维斯塔斯仍以12.9%的市场占有率再次位居全球第一,明阳风电则是以2.9%首次排名第十。
  
  但是,两家的利润却有不同表现。2011年,维斯塔斯亏损1.66亿欧元,而明阳风电则盈利2.92亿元。今年第一季度,维斯塔斯继续亏损,亏损额达到2.25亿欧元,明阳风电的日子也不好过,同比下降近71%,净亏损额达1.16亿元人民币。
  
  但是,由于去年10月在广东相关部门的协调下,明阳风电曾与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国开行)签署协议,获得了50亿美元“输血”用以开拓海外市场,因此成绩不佳的明阳风电多少有些“不差钱”。
  
  于是很多人开始猜测甚至期待明阳风电收购维斯塔斯这场戏。7月9日,有消息称明阳风电正在谋求收购维斯塔斯,顺利的话,今年9月或10月即可完成交易。这被称为风电领域的“吉利收购沃尔沃”。
  
  真假收购
  
  7月13日,明阳风电以邮件形式否认了公司有该计划。明阳风电发言人在邮件中称:“明阳的核心策略之一就是向国际发展,公司愿意接受任何促进公司发展以及为股民增值的机会。但在现阶段,我公司无意收购维斯塔斯。”
  
  国外媒体也有一条新闻提及“中国明阳风电:无收购维斯塔斯计划”。其中提到,张传卫表示,“国际发展的确是明阳的核心战略之一,公司对于任何可能推动公司的增长和提升价值的机会都是开放的,但是在目前这阶段,明阳风电并没有收购维斯塔斯的计划。”
  
  维斯塔斯是全球风电领域的风电机组制造商龙头,这家丹麦企业从1979年开始生产风力发电机,1987年开始专门从事风能的研究和风电设备的生产制造。目前,维斯塔斯已成为风能解决方案的供应商,核心业务包括开发、制造、销售和维护风力发电系统。在世界上遍布66个国家有几万台风机设备。与体量相对较小的明阳风电相比,它无疑是头大象。
  
  这次“蛇吞象”并不是空穴来风。其实早在几个月之前,就有国内风电企业瞄准了维斯塔斯。丹麦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日德兰邮报》今年4月份曾援引“未具名知情人士”的话称,我国风电龙头企业华锐风电和金风科技在考虑提议收购维斯塔斯,而且这两家公司已经分别与多家丹麦企业金融顾问机构就收购可能性展开了讨论。
  
  近日,又有某国外媒体报道称,维斯塔斯已经与银行开始进行债务重组的谈判,要求放款方汇丰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将该项目详细的重组方案报回去。花旗环球金融亚洲有限公司环球投资银行中国部董事冼柏昌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若消息属实,在这个时间点收购维斯塔斯,或许并非坏事。维斯塔斯这只困境中的巨兽可能比平时更容易对付。
  
  在整个行业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明阳风电大力寻求突破海外市场,其实是在寻找新的增长点。然而,业绩不佳的明阳风电的资金流是否能够支撑大举海外扩张,这是业界最为担忧的问题。
  
  对此,冼柏昌说,明阳风电应该不存在资金方面的问题,这么大的一项收购,肯定会有投资机构的参与。另外,明阳风电还有国开行50亿美元的信用,因此这个时候完成收购,未必是坏事。
  
  其实,对张传卫这个资本运作高手来说,资金或许根本不是问题。公司成立之初,张传卫曾以小博大,仅凭手中市价750万元的50亩工业用地,贷到3000万元。然后又以其中1000万元再购置200亩土地。新土地半年后涨价约70%,张传卫将其向银行抵押,再次贷款3000万元。
  
  在赢取投资者的信任方面,张传卫更是驾轻就熟。张传卫曾经在资金紧张时给投资机构画大饼,并因此赢得了投行的信任,使得明阳风电在等米下锅时,吸引投行蜂拥而至:美林注资3000万元,意大利索法芙注资1亿元。到2007年底,明阳风电募集的资金已达2.7亿元之多。当时坊间有个有趣的传闻称,2008年4月到8月,与张传卫吃一顿饭的机会被两家机构私下炒到100万元。有些原来不看好明阳风电的投行,事后试图高价进入仍不可得。
  
  解决了能不能的问题,就是该不该的问题了。“维斯塔斯的债务高达20多亿欧元。”中投顾问研究员沈宏文称,但作为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涡轮机生产商,维斯塔斯在技术和设备水平上有值得考虑的地方。因此收购是有价值的。
  
  利弊几何?
  
  不管是否属实,这肯定不是明阳风电全球计划的全部。明阳风电试图吞掉的可能并非一只大象。
  
  除了如传闻所说“正在洽购维斯塔斯”,明阳风电7月2日宣布,通过其在新加坡的下属子公司明阳控股(新加坡)与印度信实集团子公司信实资本等签订最终协议,拟收购信实集团子公司信实能源旗下GlobalWindPower的大量增发新股,成为其最大股东,并在印度开发2500兆瓦的清洁能源项目。未来三年,明阳风电会在印度大展拳脚。
  
  根据合作备忘录,明阳风电将以EPC(包括工程设计、设备采购、主持建设工作)整体解决方案方式开展项目合作,向信实集团以及其他第三方的拟建项目提供微观选址、风资源评估、项目资金筹措以及其他服务。这次合作中,明阳风电集团共投资2500万美元,认购信实集团旗下子公司GlobalWindPower增发的新股,股权占比55%。
  
  未来三年,明阳风电将借助这一合作平台拓展印度市场,运用其在设备制造、技术创新、金融支持以及商业模式创新方面的独特优势,通过GlobalWindPower提供各型号的大型风机技术、品牌、主要部件、工程和服务支持,以及EPC整体解决方案,以定制化产品和创新的商业模式、金融解决方案,迅速拓展南亚市场。
  
  信实集团可谓印度最有实力的本土企业之一,是印度最大的非国有能源公司。与其联手抢占印度新能源市场先机,对明阳风电在亚洲区域及全球发展来说是重要一步。同时,这也加快了明阳风电开拓国际市场的步伐,加强了明阳风电进军国际的信心。
  
  此外,海外收购还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副产品。
  
  美国商务部于2012年5月30日公布对中国输美应用级风塔“双反”调查的反补贴初步裁定结果,初裁认为中国应用级风塔对美国相关产业构成实质损害威胁,认定强制应诉企业天顺风能的初裁税率为26%,韩国重山风力集团独资建设的重山风力设备(连云港)有限公司的税率为13.74%,其他中国企业为19.87%。
  
  不管是收购维斯塔斯,还是和印度信实集团合作,对“双反”风暴眼中的风电企业来说,都有不同于以往的意义。此举有利于规避美国“双反”,因为海外子公司向美国出口不涉及“双反”问题,因此,明阳风电此举可以节省不少资金。
  
  张传卫丝毫不曾掩饰他对海外市场的热情:“截至目前,明阳风电已实现了包括保加利亚、印度、南非、美国等海外市场的突破与开发,‘海外版图’呈现迅速扩张之势。到2015年,明阳风电将力争打造成为全球顶级的风机制造商和清洁能源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商。”
  
  张传卫把海外市场作为明阳风电未来三到五年的重要增长极。他也一直在通过诸多举措保证海外版图的扩建。明阳风电会用好金融工具来开拓国际市场,按照国际市场布局,创新商业模式,运用有竞争力的金融产品、技术及品牌优势,加快拓展全球市场,尤其是南美、南亚、东欧等地区的布局,甚至也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风电市场。
  
  明阳风电公司网站显示,明阳风电还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产业链资源整合与开发,利用特定的全球新能源发展机遇期和特定的资源配置模式及世界经济环境的不确性,把握机遇。和国开行的战略合作,被张传卫认为是公司的优势,可以保证明阳风电战略产业链的并购和整合,全球范围的人才、技术、产业链市场开发、战略资源的优化配置,从而支撑明阳风电的两大战略:国际化战略和高端产业链战略。
  
  洗牌进行时
  
  “我不想借鸡下蛋,而是要结婚,生出中国的孩子,姓中国的姓。”在以市场换技术大行其道的时候,张传卫曾如此说。因此,曾经与一家德国风机设计公司商谈委托开发业务八个多月后,在签约的前三天,张传卫突然变卦。他说:“我们买得来技术和许可权,但永远买不来关键技术和研发能力。我们有核心的控制技术,还有中国的气象资料和风资源资料,在中国电力行业有独特的客户资源,为什么不可以联合研发呢?”
  
  张传卫一直是个富有冒险精神的理想主义者。在中国,明阳风电是仅次于华锐风电和金风科技的风电设备制造上市企业。如果明阳风电收购维斯塔斯的交易达成,风电行业将会实现大洗牌。沈宏文说,明阳风电会因此完善产业链,扩大市场覆盖面。这也标志着风电行业的整合潮即将来临,风电行业兼并收购的步伐进而加快。
  
  此外,对一贯以技术和设备卡住中国企业喉咙的外资风电企业来说,这也不是一个好消息。曾经,中国风电市场中,外资公司一家独大,以维斯塔斯、歌美飒、GE、西门子、苏司兰为代表的外资风电设备制造商几乎垄断了中国市场。
  
  后来,华锐风电、金风科技、东方电气、明阳风电等国内风电企业通过技术许可合作的方式掌握了国外先进的大风机技术,市场份额逐步迅速扩大。外资风电企业在华的市场份额大大缩水。不仅往日风光不再,甚至以“瘦身”求生存,如维斯塔斯今年6月即开始“瘦身”,天顺风能出资1518万欧元,收购维斯塔斯及其与下属全资子公司VestasBlades共同拥有的丹麦Varde风塔工厂全部经营性资产。
  
  六年前,明阳风电的员工仅有300人,连厂房用地都不是自己的。当明阳风电的第一批风机产品刚刚下线后,张传卫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辗转反侧,他被自己疯狂的梦想折磨得睡意全无。
  
  于是,他撕下航班提供的一张便签条,写下明阳风电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百亿产值、成功国内前三的上市公司、进入全球前十。后来得知此事的人笑称:张传卫疯了。
  
  五年后,张老板的目标都已实现。新的五年,他所谓的“借助资本、金融、新商业模式等综合优势,推进海上风电、海外市场、新商业模式、高端产业链整合等重大战略”能否如期实现?维斯塔斯或许是撬动新五年的关键一根杠杆。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