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煤炭港口积压暂时缓解 铁矿石等堆积如山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08月31日 13:44人气:8768

  记者实地调查获悉,铁矿石、棉花等大宗商品集中压港现象目前未见明显缓解,反映经济下行压力仍大。迫于去库存压力,7月后港口吸纳新的煤炭动力不足,加上天气因素影响,港口煤炭库存压力下降,但这并不代表煤炭生产销售情况出现好转,煤炭产业链的“去库存化”进程仍“任重而道远”。
  
  业内人士称,煤炭、铁矿石此前被称为“黑金”,走出“黄金十年”行情,今年出现的惊天逆转可能不仅是经济下行背景下需求疲弱的原因,更可能意味着在经济转型中,其市场话语权将愈来愈弱。
  
  铁矿石棉花堆积如山消化库存压力难言乐观
  
  青岛港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进口港之一。8月12日中午,青岛港前湾港区,铁矿石码头的方向,不时传来货轮悠长的汽笛声。从货轮上卸下的褐色、灰色铁矿粉,通过运输带传送到堆场后,被平整成一座座小山,等候运往各地钢厂。
  
  但今年铁矿石“等候”的时间有些漫长。一位刚刚走出堆场的工人,指着100多米外的褐色铁矿石堆说:“有的铁矿石在港区存放一个月就运走,有的能放上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堆放需要成本,如果超过免费堆存期,一吨铁矿石堆放一天的费用是一毛钱。
  
  一艘来自澳大利亚的“亚历山大”号轮船正在缓缓靠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条船装有17.6万吨铁矿石,而这个20万吨级的铁矿石码头几乎每天都要停靠两艘货船,即进口铁矿石为35万吨。青岛港前港公司码头工作人员说,每天都有两条船靠岸,一直持续不断。
  
  青岛港在一份说明材料中表示,截至5月31日,青岛港铁矿石港存量为1571万吨,处于正常水平,不存在积压现象。事实上,1571万吨存量并非小数目。青岛港铁矿石库存量的历史最高值出现在2008年经济危机期间,由于各大钢厂纷纷减产,铁矿石库存量达到1690万吨。“那个时候,为了腾地方堆放铁矿石,把一栋三层办公楼给拆了。”青岛港相关人士说。
  
  有铁矿石港口库存统计显示,截至8月24日,全国30个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总量为9895万吨,较前一周增加83万吨,连续两周上升,总库存创下23周来的新高。与去年同期(2011年8月26日)相比,总库存增加374万吨。短期预计港口库存仍然以增加为主。
  
  由于进口量增加,市场需求减少,去年10月以来,我国铁矿石港口库存量始终处于高位,而价格也出现下滑。在铁矿石市场,110美元/吨的价格曾被视为牢不可破的底线,但63.5%印度粉矿期货27日的报价已跌至106-108美元/吨。
  
  记者在与几位铁矿石贸易商的交流过程中,“套牢”几乎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以往铁矿石价格每年都几轮波动,公司才能通过贸易做波段、赚差价。但今年价格一直很低迷,缺乏上涨动力,都不敢囤货,怕被套牢。”一家铁矿石贸易公司老板称,过去各地钢厂求他帮忙进口铁矿石的场景,在今年已经不见踪影。从今年2月起,钢厂订单减少,过去忙的时候每天要处理三单合同,现在经常一周也没有一单合同。即使他亲自登门拜访也不管用,特别是一些小钢厂,不是检修就是已经停产。
  
  煤炭港口积压暂时缓解短期需求仍难好转
  
  “今年上半年,北方煤炭压港情况比较严重的原因主要还是供需失衡。受国内经济增速下行的影响,工业用电增幅回落,导致煤炭市场需求下降。同时,今年南方雨水丰沛,水电发电大幅增加,部分火电厂机组停机。”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煤炭行业分析师安志远说。
  
  记者8月14日在秦皇岛港了解到,上半年,许多煤炭积压在港口无法售出,秦皇岛港煤炭库存最高时超过940万吨,远超警戒线。一位调度工作人员称,今年4月以来,经常闲得无事可做,只能翻翻报纸,上网看看新闻。一位贸易商告诉记者,他从事煤炭贸易10多年,在他的印象中,秦皇岛港开航以来,从没有出现过无船装煤的现象。
  
  但进入8月中旬以后,煤炭压港情况逐步有所好转。数据显示,8月28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由上周的700.7万吨回落至638.40万吨。
  
  业内人士分析,港口迫于去库存压力,7月之后吸纳新的煤炭动力不足,而7月底至8月初,环渤海地区的煤炭运输普遍受到台风和持续强降雨的影响,致使铁路煤炭调进量显著减少。连续三周以来煤炭调入量均处在较低水平,使港口煤炭库存下降。
  
  最新消息显示,曹妃甸港煤码头二期工程近期将逐步投入使用,新增的5000万吨装船能力将有助于提高煤炭行业的供应能力,同时也将分担大秦线整体的运量,其他港口的煤炭调入量也将相应减少。
  
  但上述情况并不表示煤炭生产销售出现好转,煤炭产业链的“去库存化”进程仍“任重而道远”。一家煤炭企业人士坦言,公司往秦皇岛等港口发煤的情况并不好,销售并不乐观。最新公布的多项经济数据显示,当前国内经济仍在底部徘徊,业内人士认为,考虑到宏观经济运行的惯性与政策时滞性,扩张性政策短期内难以见效,因此煤炭市场仍不完全具备好转的基础条件。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经济增速的转换期,从高速增长阶段转换到中高速增长阶段,转换期需要一定时间。煤炭需求进入相对剧烈阶段,规模需求在一定时期内还将存在,预计"十三五"之后,煤炭的需求将明显回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兼职教授赵庆明说,经济结构调整不会一蹴而就,而是一个痛苦而长期的过程。
  
  企业遭遇“寒冬”供需失衡叠加转型阵痛
  
  铁矿石贸易的低迷,让很多航运企业的经营状况雪上加霜。办理船舶有关营运业务的船代公司,今年效益很惨淡,2011年年初青岛取得资质的船代企业还有131家,而到今年年初只有106家取得资质。很多原本从事铁矿石生意的公司,正在寻求转型或者干脆转行。
  
  高级分析师徐向春表示,目前钢铁行业的局面是前些年高速发展的必然结果,中国钢铁行业的黄金发展期已经过去。这一行业正陷入需求下滑导致产能过剩,原材料、人工等成本居高不下,上下游两头挤压的困局之中,预计这种状况不是暂时的。“虽然全行业不至于长期陷入亏损,但困局在短期内仍难以改变,将可能持续3-5年。”近年来,大规模扩张、财务负担较重、资金链断裂风险较大的钢铁企业将可能倒闭。
  
  专家认为,压港其实只是表面现象,铁矿石、棉花等压港背后折射出上下游产业的生存现状,行业积弊、粗放式投资,才真正值得引起关注。煤炭、钢铁行业的“艰难”,反映出中国经济转型之痛。
  
  业内人士认为,曾经遭疯抢的煤炭如今少人问津,其背后原因是煤价与电价定价机制长期紊乱,以及电力体制改革的“坚冰难破”。钢铁行业处于“极度深寒”中,钢厂仍在扩大产能,这种乱象的形成,既有历史原因造成的行业粗放式生长,也有市场调节机制失灵,从而对行业生存进行恶性反噬。
  
  对于一些行业而言,随着经济结构调整而转型或是唯一出路。有专家称,目前我国钢铁产量占全球的46%,但在铁矿石上没有定价话语权。因此,未来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要在资源上下大力气,做好资源保障体系建设,包括加强国内国际的资源整合。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认为,在这轮经济下滑的过程中,不应再度重复2009-2010年的行政计划式的刺激。面临经济放缓的困难,其实也是中国经济转型向更加市场化模式转型的契机。
(本文来源: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