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环保法首修 环保指标入官员考核体系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09月02日 09:59人气:392

  实施23年之后《环境保护法》迎来首次修订,8月27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首次对《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进行审议。
  
  虽然《草案》并未出现学术界所期待的脱胎换骨般的“大修改”,但在增加环境信息公开、完善环境监测制度、提高企业违法成本等方面有所突破,而最引人关注的是,《草案》专章规定了强化政府责任和监督,并把国务院和地方政府将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作为对下级政府和同级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及其负责人的考核内容。
  
  但记者了解到,《草案》在加大政府法律责任的同时,诸多约束政府机关的条款也被删除。业内人士指出,《草案》背后最大阻碍就是地方政府,由于经济发展的冲动难以抑制,环保与发展的难题无法通过一次修法解决。
  
  环保“考核”
  
  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27日审议的《草案》中出现了“监督检查”专章,内容强化了监督检查措施,落实政府责任,并规定国家实行环境保护目标责任制和考核评价制度。国务院和地方政府将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作为对下级政府和同级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及其负责人的考核内容,并规定考核结果应当向社会公开。
  
  上述规定与现行《环境保护法》关于政府责任仅有一条原则性规定相比,已经大大增强了对政府的约束。
  
  曾经多次参与《环境保护法》修改研讨工作的环保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教授王灿发认为,《草案》中最大的亮点即是强化政府责任和监督的内容。
  
  一位曾经参与了《环境保护法》修改工作的专家(北京大学汪劲教授)认为,这体现了《草案》“管政府”的立法思路。
  
  王灿发指出,《环境保护法》执行效果差主要责任在各级地方政府,而现行的《环保法》在规范政府的行为上基本是空白的,因此在环保法修改中,关键是要弥补这一法律漏洞。
  
  不过,上述规定实际上是地方政府博弈的结果。记者了解到,在环保部起草最早版本的《草案》建议稿中曾规定,国家要考核地方政府的环保政绩,对没达到环保目标的地方政府,由环保部“会同国务院监察机关,约谈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负责人,并在全国通报”。
  
  但由于遭到地方政府的强烈反对,环保部最初的建议没能最终进入《草案》。
  
  多位参与《草案》研讨工作的法律界学者认为,如果这些条款成为法律,那么地方政府承担法律责任将空前加大,受到的环境方面的约束,将是当前侧重经济发展、重视GDP的地方政府不能接受的。
  
  受相同因素的影响,“政策环评”、“以日计罚”等诸多约束政府机关的条款也未出现在《草案》中。
  
  部委博弈
  
  王灿发指出,《环境保护法》的修订方向,就是要把它升级成为体现“环保是基本国策”的基本法,统领一切环境单行法。所以该法以规定原则为主,不宜规定过细化的条款。
  
  1989年,在制定实施《环境保护法》之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又先后制定了近30部与环境与资源保护的单行法及相关法,如:《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森林法》、《矿产资源法》、《土地管理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等。
  
  这些与《环境保护法》处于同一位阶的法律,不但难以统一,甚至还会发生“冲突”。
  
  比如《环境保护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排放污染物超过国家或者地方规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的企业事业单位,依照国家规定缴纳超标准排污费”。这表示,《环境保护法》规定企业缴纳排污费,就可以超标排污。
  
  而2008年修订后颁布实施的新《水污染防治法》第九条就规定:“企业应遵守污染物排放标准和总量控制指标提出的禁止性要求,不得超过国家或地方规定的排放标准和总量控制指标排放水污染物”。
  
  但是,由于环境保护工作涉及众多政府部门,部门间的权力博弈极大地拖延了《环境保护法》的修改。
  
  当前与环境保护直接相关的部门就有发改委、环保部、国土资源部、水利部、林业局、海洋局、气象局、农业部等多个部委。而单行的环保法律与这些部门的审批执法权密切相关,如果重新对《环境保护法》进行大的修改调整,势必涉及到部门权利的重新划分。
  
  立法原则争议
  
  《环境保护法》的修改工作始于2003年。当年全国人大成立了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全国人大环资委),其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要修改相关法律,《环境保护法》的修改位列其中。
  
  据了解,此次《环境保护法》修订原则是,修改主要针对条件比较成熟、各方面意见比较一致、现实中迫切需要修改的条文,不涉及要求对其他现行法律规定进行修改的内容。
  
  “从总体上看,此次环保法的修订是小修改。”王灿发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这主要反映在立法指导原则上未发生变化。
  
  现行《环境保护法》于1989年正式实施。当时,中国正处于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转型过渡的时期。该法第一条规定,为保护和改善生活环境与生态环境,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保障人体健康,促进社会主义现代业化建设的发展,制定本法。
  
  在当时的立法背景下,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促进经济发展优先,遵循的是先污染后治理的原则;“以可持续发展为导向原则”等立法指导原则不可能出现该法中。
  
  “《环境保护法》如果要修就必须做大修改,就要立法原则上做大变动,否则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王灿发说。他认为要改变先污染后治理的策略,要以保护环境为先,走预防为主的路。
  
  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环境保护问题也日益突出,《环境保护法》的执行情况令人堪忧,王灿发认为正是由于立法指导原则落后所致。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