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钢铁业“冬天”里的对话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09月28日 15:56人气:20384

  “感谢你在冬天来看我。”寒暄、握手,沈文荣喝了口白开水。
  
  近日,在沙钢位于江苏张家港的总部,这位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以工作午餐的形式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原先约定上午11点的会面被推迟到12点,地点也移至沙钢宾馆的一间小餐厅。作为拥有总资产1500多亿元的全国最大民营钢企,坐落在沙钢厂区内的沙钢宾馆只是幢其貌不扬的老楼。
  
  “老板太忙了,身体也不是很好,前些时候痛风发作,见客人都是坐在轮椅上。”一位秘书一边调试手中的录音设备,一边不停地回望门口,“最近整个行业十分困难,每天都大会小会套着开,夜里有时开到12点,今天一上午都在开会。”
  
  一吨钢“不及”一盘菜
  
  说钢铁业入冬并不为过,眼下,钢铁行业正经历着量价齐跌的低迷。从企业到市场再到调控,餐桌上的沈文荣打开了话匣子,他眼中的一吨钢已经赚不到一盘青椒小炒肉的钱。
  
  服务员推开门,沈文荣依旧是洪钟般的嗓门,疲劳却掩饰不住地写在脸上。桌上已经摆着几道家常菜。
  
  话题自然是从钢材价格谈起,沈文荣说自己“炼了快40年的钢铁”,二十年前,一吨普通钢的利润在2000元以上,十年前,还有1000多元,“现在一般特种钢铁100元都不到,一吨普通钢连这盘小炒肉的利润都没有,保本都不容易,不少钢铁企业一亏就是几十亿。”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钢材价格已经连续数月下滑,1~7月,钢铁行业实现利润793亿元,同比下降48.3%。其中,钢铁冶炼及加工行业利润242亿元,下降73.2%。
  
  以20mm中厚板为例,8月份平均价格为3629元/吨,同比下降26.6%。也就是说,一公斤的价格仅为3.6元,不及一些普通水果和蔬菜的价格。
  
  作为行业龙头的宝钢,已经连续下调主要品种订货价格,而宝钢股份(600019.SH)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营业利润为27.18亿元,同比降幅59.79%。鞍钢股份(000898.SZ)的半年报则显示,其利润总额为-27.7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1.33亿元的跌幅令人咋舌。
  
  从环渤海湾的曹妃甸、江浙沿海再到广东湛江,大型钢铁企业密布。而在许多小县城,在城镇化和工业化浪潮中,多年来小钢铁项目越清越多。
  
  沈文荣说,钢铁行业过去十几年来一直在调控,但也陷入博弈加剧的怪圈,比如近几年集中度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因为小钢厂的数量仍在增多。伴随着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应对措施,投资、出口和“铁公基”的拉动下,钢铁业再现沸腾,大钢厂频频涨价,小钢厂甚至一天一个价,价格的持续上涨使囤货增加库存成为获利的法宝。
  
  市场亢奋持续到了今年初,发改委信息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亏损10.34亿元,钢铁主业平均销售利润率-0.12%,钢铁行业已由微利运行进入亏损状态。
  
  谁来接盘库存
  
  沈文荣说,他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炼钢,沙钢的年产量从当初的3000吨增加到现在的3000万吨,同期国内的钢铁产能从两三千万吨猛增到七八亿吨。今年出现价格跳水,是行业长期积累的产能严重过剩矛盾到了集中爆发的临界点。
  
  钢铁行业因投资和产能巨大,对地方经济规模的“加分权重大”。经济周期向上时,想“大上钢铁”的城市不在少数。
  
  “4亿吨的需求对应7亿~8亿吨的产能。在全球经济向好时,能依靠低成本优势和外部市场来消化过剩产能,靠退税维持赢利。而今年出口大幅收窄,国内需求在减少,不像前几年有那么多的高铁、高速公路和基础建设项目。”沈文荣说,经济下行压力和全行业超高投资率形成的产能过剩相互强化,行业困局一时难以改观。
  
  他称,过去每轮调整三五个月就会复苏,2008年也就四个月时间就走出来了,但这一轮钢铁行业的下滑已刹不住车。谈到最近受万亿基建项目(9月以来,包括18个城市25个轨道交通、城际铁路项目的建设规划或可行性研究报告等一系列基础项目获批,据初步估算,此次涉及的基建项目总投资额达上万亿元)刺激的一些行业回暖,沈文荣分析,“这也只是短期解决少量的去库存化问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全行业的亏损和困境,全行业看不到好转的迹象,最多只是给想出局者割肉离场的机会,因为产能太大,库存太多了。”
  
  值得关注的是,房地产和制造业特别是家电行业的增速回落,都直接影响钢铁需求。行业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国内26个主要钢材市场五大钢材品种(螺纹钢、线材、热轧板卷、冷轧板卷和中厚板)社会库存量为1456.4万吨。
  
  “大家都看不到底,铁矿石价格恐慌性下跌,又倒逼钢材价格跳水。价格下降通道中如果囤货,如同伸手接这把‘夺命飞刀’,大量的经营者都在斩仓离场,6月底线材市场价4000元一吨的时候,你要‘挥刀自宫’喊3700元,不然根本出不了手。”一位钢材贸易商如是说。
  
  调控难度
  
  采访沈文荣前,记者与一家船企董事长谈及行业现状,回顾了2007年最高峰值达12000多点的某项海运指数,现在已经跌到600多点,他说:“我有生之年再也看不到这个高点了。”
  
  当记者把这段感叹转述给沈文荣时,他沉吟半晌,说:“我虽然不像他那么悲观,但全行业三十年积累的问题集中爆发,想让它短时间消化解决不可能,这轮调整没有三五年没法过得去。”
  
  他说,钢材价格跌破3000元/吨不是没有可能。历史数据显示,在2008年上半年的那一轮下跌中,螺纹钢的价格就曾从4600元/吨跌至2800元/吨。
  
  沈文荣浸淫钢铁行业数十年,经历多轮经济周期的考验,对调控和紧缩背后的体制困境有切肤之痛的体会。
  
  “这几年资本形成快,想赚快钱的人多,投资过度、产能过剩,钢铁、造船、光伏概莫能外,一哄而上,最后只有靠价格来‘拼刺刀’,都以为黎明前的黑暗很短暂,自己都能侥幸活到最后。但如果一次真正长周期的调整开始,那就要出大事。”沈文荣说,中国现在已是世界第一大产钢国,但中低端和粗钢比重较大,现在的产能有一半是过去6年间上马的。
  
  “过剩产能你又不能把它炸掉,只要有一点利润,就要开足马力生产。”他说,“这导致了市场低迷时,初级产品的产能继续向上攀升,而价格向下滑翔的痛苦。不从根本上改变产能过剩的形成机制,无论是传统的钢铁,还是所谓的战略新兴产业,这种波动、损失甚至崩溃就难以避免。”
  
  作为民营钢铁企业的领军者,沙钢在2012年中国企业500强中名列第44位,但令沈文荣感叹的是,一些领域的企业文化短板在经济困难的时候尤为凸显。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我们的企业不是像日韩企业那样,迅速抱团形成紧密一致的对外机制,如几大巨头坐下来,协商通过限产来稳定价格。”
  
  “我们是各自为阵,关起门来‘拼刺刀’,往往给人家来捡皮夹子。”他说,没有一致对外的机制,从铁矿石谈判就能看到,大难当头各自飞,谈判时被人家各个击破。
  
  “过去我们都习惯所谓的波浪式前进,但这一轮的波峰就像6000点的股市,已离我们远去,在波谷中呛水的时间会很漫长,呛的苦水都是自己酿的,只能自己咽。”沈文荣说,“钢铁也好,光伏也罢,这一轮调整付出的代价十分高昂,根子还在于政府和企业没有厘清自己的边界。特别是在盲目发展市场失灵时,政府不能放任不管。”
  
  事实上,政府近年来也一直在加强行业调控,本月,商务部相关负责人就表示,将促进国内市场对太阳能产品的需求,并制定政策调整产能过剩的行业。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