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中国光伏产业资金困兽斗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09月29日 13:41人气:20963

  2012年已成为中国光伏行业的多事之秋。资金链断裂、高负债率、重组等各种消息不绝于耳。
  
  近期,尚德电力(STP.NYSE,下称“尚德”)和诚兴光伏两家企业分别又因“担保”操作不到位、被担保公司面临破产,使得公司运营、资本市场表现等受到极大影响,又一次引发了市场对光伏企业自身财务、经营状况的忧虑。
  
  除了担保环节频频告急之外,光伏公司在交货信用期、负债、现金比例等等方面的表现均令人堪忧。中国光伏产业基本陷入一场资金短缺的“困兽斗”.
  
  唯一让人觉得幸运的是,中国多晶硅企业已经开始向国家商务部提起申诉,要求对欧盟多晶硅展开“双反”。这或许是中国光伏企业仅剩的一丝希望。
  
  担保之祸
  
  企业之间的“担保”或“互保”,在光伏行业并不鲜见。但担保问题所引发的纠纷和财务问题,在光伏行业全线低迷、各公司资金严重匮乏背景下,有可能再次重创光伏厂家。
  
  此前,尚德的反担保借款“子虚乌有”一事,令尚德的公众股东和大型基金连续抛股,一度令尚德股价在3日内急挫30%以上。
  
  在浙江金华,诚兴光伏实际控制人李飞突然跳楼,也是祸起担保。
  
  2011年,温州“眼镜大王”胡福林由中间人牵线,旗下一家光伏厂家中硅公司获得了诚兴光伏的数千万元担保款。但中硅公司经营不善宣告重组,为其提供担保的诚兴光伏也倍受牵连。《新产业》了解到,诚兴光伏今年订单不足1亿元,利润率预计在10%左右,但可能也无法承担2000多万元的担保连带责任。
  
  一位光伏上市公司的高层对《新产业》表示,担保、反担保都是为了保证相关项目各利益方的投资和借款不受损害。以前反担保额一般不会占企业收入很大比例,基本在1%-5%左右。
  
  但目前情况不同,光伏行情非常差,有些投资方在批复费用的时候,甚至要求与项目同等价值的担保额来降低投入风险。由于各家光伏公司均处于亏损状况,担保环节一旦出问题,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将直接影响公司利润表和现金流量表。一位太阳能厂家副总经理对《新产业》表示,现在最让公司头疼的事情还不是担保,而是信用期实在太长了。
  
  “以往与客户谈一桩生意的时候,在光伏电池组件发货前,对方均会从银行调出30%左右的资金作为预付款;现在却是需要不断发货给对方,对方才发还一个信用证,作为付款凭据。”上述副总经理说:“问题是,现在通常拿到的是150天即5个月的信用证。”
  
  该副总经理指出,相比之下,自己所遭遇的情形还算是好的。因为,赛维公司的信用证时间长达200天以上,“这也是赛维资金周转不够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公司对供应商的应付款时限为100天左右。由于应收款大大超出应付款,导致中间有50天左右的资金是需要公司自己来垫付。好在,公司账上还有数亿美元现金。”上述副总经理指出,正因为财务结算方式的变化,导致很多光伏小企业无法做到现金正常周转,只能快点降价销货。
  
  现金困局
  
  从目前已公布的十多家国内光伏公司今年一季度财务报告来看,其现金增幅和负债情况都不容乐观。
  
  尚德今年一季度的负债高达22.63亿美元,相比2011年四季度几乎没有缓解。而天合光能的负债为11.38亿美元,环比增加了9.7%。阿特斯太阳能、昱辉阳光、韩华新能源、赛维LDK等负债总额,环比也分别增加了14.2%、10.3%、8.4%及2.3%.
  
  虽然赛维LDK的负债并没有大幅升高,但34.23亿美元的负债总额仍高居各光伏企业榜首。
  
  美国投资银行MaximGroup的报告显示,中国最大10家太阳能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债务累计达到175亿美元,表明整个行业已接近破产边缘。
  
  部分海外机构会将企业的“短期债务 长期债务 可转换债券-现金”再除以股东权益,作为一个债务与资产的比例参考方式。
  
  不过,多位国内财务分析人士对《新产业》表示,上述这种做法不符合中国法律,中国还是以“总负债除以总资产”作为一个“资产负债率”的比值,来观察企业是否应定义为“破产”.
  
  尽管按照中国法律,这些光伏企业还不至于破产,但在负债高企阶段,各光伏公司的现金增幅并不大,甚至在倒退。
  
  尚德在今年一季度的现金为6.63亿美元,同比下滑6.4%;英利绿色能源虽握有6.74亿元的现金,但同样环比下滑了24%。此外,天合光能、昱辉阳光、韩华新能源及晶科能源等公司的现金额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晶科能源27%的现金同比下滑比例名列第一,其第一季度的现金为6707万美元。尚德股价在8月20日至8月24日的5个交易日呈现滑坡,从1.35美元/股一路跌到0.94美元/股,其市值在一年内缩水85%以上。股价突然重创的原因是,尚德近期被卷入反担保诈骗案的事件中,尽管后来初步查实,预计有5.6亿美元的反担保债券是不存在的。
  
  但是,尚德电力还有一笔总计5.4亿美元的负债将在2013年3月到期,而尚德的实际现金可能已不足以偿还这笔负债。
  
  “在美上市的大部分中国光伏企业因二季度业绩表现极为不理想,股价都未必会起得来。”国金证券分析师刘波说。几家公司共同之处在于:产品发货量上去了,但产品利润却在下降。
  
  英利绿色能源8月24日称,据初步数据,公司预计二季度的光伏组件出货量环比增长13%-14%,同比增长15%左右。但公司的二季度产品毛利率却只有5%左右,比以往5%-9%的毛利率水有大幅下降。
  
  “如果只有5%的毛利率,可以肯定的是,二季度英利绿色能源的净利润是亏损的。”一位光伏厂家高层指出,按现在市场行情来看,5%的毛利率是不可能将主营业务成本(管理费用、固定资产折旧、人员开支及原材料等)全部覆盖,只有当毛利率维持在10%甚至更高一些时,光伏厂家才可能有盈利。该高层指出,以阿特斯今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7.7%来作比较,一季度阿特斯还是产生了大概2000万美元的亏损。
  
  问题是,低毛利的现象已在光伏市场中持续了整整半年。
  
  《新产业》查询到,光伏组件的均价从2011年1月的1.6美元/瓦,直线下滑至0.8美元/瓦;多晶硅均价也从去年4月的80美元/公斤高位,下降到了现在的20美元-25美元/公斤,硅片及电池价格同样在大幅下跌。
  
  一位光伏厂家CEO对《新产业》表示,现在每个光伏厂家都不愿意减少出货,“大公司的现金还够用,加上光伏公司也不愿意得罪长期客户,所以就会出现目前‘企业亏本也要赚吆喝’的局面。”
  
  问题和烦恼还远不止于此。
  
  由于欧元对美元的汇率近期在下降,阿特斯、英利绿色能源及天合光能等三家公司都出现了800万美元、约3000万美元、2200万美元-2300万美元的外汇损失。相关数据显示,欧元对美元的比值,已从2012年年初的1.35下降到了上周末的1.23左右。
  
  宏源证券一位分析师指出,为对冲汇率风险,大部分光伏公司虽已开展远期结售汇业务,可因汇率波动过大,汇兑风险仍难以消除。
  
  超日太阳也表示,尽管做了套期保值,但因为欧元汇率的跌势过猛,锁汇的仓位较轻,因而二季度也会产生较大的汇兑损失,影响上半年度的利润。此外,各大光伏企业还要面对应收账款较高的问题。天合光能已经在做4500万美元-4800万美元的应收账款计提准备。
  
  而在国内,中国各地电站建设虽然如火如荼,但因电站投资方(特别是大型电力公司)的账款回收较难,加上并网尚未解决,所以即便有销售订单,可实际的账面收入也不高。
  
  双反来临
  
  对中国光伏企业而言,最有利的就是也在向海外提起双反调查一事了。
  
  8月中旬,保利协鑫(03800.HK)执行董事、主席兼CEO朱共山率公司管理层从徐州风风火火地赶往北京,其目的就是与商务部沟通。
  
  朱共山代表国内另外几家多晶硅公司向商务部递交申请,希望提起对欧洲多晶硅公司的“双反”调查。按照规定,商务部需在30天内给出答复。
  
  而一个月前,中国商务部才提起了对美国的多晶硅反补贴、对韩国的反倾销调查。
  
  7月20日,商务部已发公告称,将开始对原产于美国和韩国的太阳能级多晶硅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商务部的另一份公告则称,也将对原产于美国的太阳能产品进行反补贴调查。
  
  商务部表示,中美两国于7月17日开始讨论太阳能产品补贴问题。该调查尚未结束,多晶硅企业再次走访商务部,希望将欧洲的多晶硅企业也纳入到“双反”名单中。提起该申请的多晶硅企业包括江苏中能硅业(保利协鑫下属子公司)、江西赛维LDK、洛阳中硅、重庆大全新能源等。
  
  保利协鑫一位高层对《新产业》表示,欧盟出口到中国的大部分多晶硅来自于德国,其中属瓦克公司最多。
  
  据该高层介绍,上半年从欧盟出口到中国的多晶硅约有9000吨,同比增加了30%,平均价格为27美元/公斤左右,同比下滑了45%以上,其中产自德国的多晶硅占到了90%以上。
  
  2011年,中国总计进口多晶硅6.46万吨,同比增长36%。而《新产业》查询海关数据发现,2009年,德国出口中国的多晶硅收入为4.82亿美元,数量5560吨;2010年这一数字攀升到了5.83亿美元,数量也增加到1万吨;2011年更是高达7.48亿美元,突破1.22万吨。
  
  尽管德国的进口总量1.2万吨,比韩国进口量2.14万吨要少一些,但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多晶硅价一降再降,且中国多晶硅公司大约8成都已停产或者半停产。如果海外多晶硅公司不断扩产,并将价格打到谷底,那么中国公司就没有活路了。”一位在国内西南地区生产多晶硅的公司高层对《新产业》说。根据第一创业研究所的统计数据,今年7月我国多晶硅四大厂商的价格为19.5美元/公斤,相比去年上半年时较高的60美元/公斤,已下滑了三分之二之多。
  
  “今年7月各厂的接单情况还不错,但欧洲电价政策变化后,价格还可能下降。”第一创业研究所研究员何本虎在一份多晶硅分析报告中指出。
  
  从今年5月1日起,德国开始引入电价补贴逐月递减政策,取代原来每年调降一次电价补贴的做法。2012年8月开始,比利时的部分地区上网电价也将下降57%,且付款期限减半到10年。
  
  欧洲地区的光伏市场不景气,将会倒逼中国下游的组件公司用更低的价格在欧洲市场竞争。如果国际进口的多晶硅也趁势冲击国内,并保持超低价,那么中国多晶硅公司将全面陷入“停产”僵局。
  
  有多晶硅项目的乐山电力(600644.SH)宣布,上半年营收同比下降40%,为6.93亿元。分析称,该公司多晶硅业务因价格暴跌导致生产线停产技改,收入减少了4.5亿元以上,成为收入下降的主要因素。
  
  国内多晶硅第一大公司保利协鑫则发出了3.3亿元亏损的盈利预警。这也是其注入多晶硅业务3年多以来的首次预警。
  
  夹缝求生
  
  但对利益群体更大的中国光伏组件企业而言,其上游厂商的这场欧洲战役,也令他们左右为难。
  
  7月下旬,德国光伏巨头SolarWorld欲对中国发起反倾销申诉,指控中国制造商倾销光伏组件。欧盟将在45天内给予答复,欧盟若介入调查且征税,那么对中国光伏组件企业将是致命打击。
  
  去年,我国出口到欧盟的光伏组件总额约200亿美元。以阿特斯太阳能为例,其出口到欧洲的产品,在2011年占公司总额的64%;而尚德在今年一季度时,其欧洲市场占其全球收入比重的44%,其次为美国的34%。
  
  保利协鑫高管称,公司提请商务部对欧洲多晶硅企业展开“双反”调查,也是希望欧盟不要对中国光伏组件采取制裁措施。
  
  “大家如果都提出申诉,结果就是两败俱伤。”上海一家光伏组件厂的负责人对《新产业》表示,公司很担心欧洲对中国组件企业“双反”,自己公司约80%的产品是出口欧洲。由于年收入不到2亿元人民币,如果要征税,依据此前美国对中国光伏企业“双反”的经验,小企业被裁定的税率肯定最高。
  
  “虽然中国多晶硅对欧‘双反’措施,会对冲欧盟对中国组件的‘双反’。但我们期待多晶硅原料能丰富一些,来自中韩美及欧洲各地,这样才有可比性和挑选余地。最好的方式是,国外的多晶硅价格保持稳定不要太低,以免影响到国内同行的业绩;而欧洲那边也不要对中国组件公司做制裁,大家都以和为贵。”上述负责人说。
(本文来源:新产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