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北京奥运会向兴奋剂说“不” 检测数量将创历届之最

行业聚焦点中国仪表网2007年06月18日 08:52人气:4412

这个春夏之交,许多陈年的兴奋剂案件重新浮出水面。从索普到乌尔里希再到兰迪斯,这些显赫的名字如今都被打上了一个个问号。在北京奥运会开赛的前一年,如此多的兴奋剂事件集中见诸报端,不禁让人产生联想——北京奥运会如何保证公平公正的比赛环境?北京奥运会上又会有哪些新的兴奋剂检查项目和手段?带着这些问题,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将具体承担北京奥运会兴奋剂检查工作的相关人士。

检测力度之大史无前例

国际奥委会去年10月宣布,北京奥运会期间将进行约4500例兴奋剂检测,不仅比2004年雅典奥运会检测数量增加了25%,同时将创历届奥运会之最。

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负责人赵健介绍说,4500例仅是北京奥组委委托中国兴奋剂检测中心进行的赛内检测的数量,奥运会的最终实际检测数量估计会大大超出,因为还有一些额外检测任务。比如,某个国家的选手破了本国纪录,按照相关规定,申报成绩前也必须接受兴奋剂检查。此外,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与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的部分赛外检查也有可能交给中国兴奋剂检测中心实施。

赵健表示,北京奥运会检查将以尿检为主,但尿检和血检具体各占多大比例,需要跟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协商后才能确定。“基本上都和往届奥运会差不多,”他说。

连人带仪器一起借

中国兴奋剂检测中心目前一年的检测任务在8000例左右,平均每天不到30例。明年奥运会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要完成4500例检测,高峰时每天的检测数量将超过200例,只有20来人的中国兴奋剂检测中心实验室能否应付得了?

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兴奋剂检测中心主任吴侔天表示“完全有信心”。他说,根据北京奥运会的兴奋剂检查任务测算,仅检测这一块就需要约150名工作人员。除去实验室现有人员,其余人员主要来自三个渠道:从卫生部药品检验所、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等国内药检分析行业选调了60名专业志愿者;从清华、北大的化学系和医学系招募了50名大学生,他们将承担一些辅助性工作;另有20名从国外兴奋剂检测机构聘请的专家,一半是付薪人员,一半是志愿者。

“不是说我们技术力量不够,”吴侔天说,“一方面这是国际惯例,另一方面这也有利于保证检测工作的公正和透明。”

吴侔天表示,不光人手紧张,实验室现有仪器同样满足不了奥运会的需求。“我们这里最老的仪器还是为了1990年亚运会准备的呢。”他说,就奥运会而言,实验室大概需要60台左右的分析仪器。但考虑到奥运会后的实际需要,除去现有可用的仪器,剩余所需仪器一部分通过国家财政拨款购买,另一部分则从北京市相关科研单位暂时借用。

北京奥运会难查基因兴奋剂

去年初,国际奥委会宣布禁止运动员接受基因注射以提高运动成绩。随后有国外媒体报道,明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基因兴奋剂的使用也许会成为必然。那么,基因兴奋剂是否会列入被检测之列?

“恐怕没那么好弄。”吴侔天摇着头对记者说。他表示,目前人类对于基因学的了解十分有限,许多问题还没有研究清楚,比如,将基因导入人体的方法有很多,究竟哪种方法才算非法?此外,基因种类有很多,究竟哪些才算兴奋剂?在相关问题搞清楚之前,谈基因兴奋剂的检测不太现实。

不过,吴侔天不排除北京奥运会上会有新的兴奋剂检测项目。他说,从以往经验来看,国际奥委会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通常是在离大赛开始很近时才宣布引入新的检测项目。比如,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前两个月,国际奥委会突然宣布将增加EPO(促红细胞生成素)的血尿联检;2004年雅典奥运会也是在离开幕不到三个月时,国际奥委会宣布将引入对生长激素(HGH)和血液回输的检测。“这主要是不给用了药的运动员寻找对策的时间,至少在这届奥运会上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

吴侔天表示,不到北京奥运会开幕,不能排除有新检测项目的可能性,因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一贯立场是:引入新的检测方法没有任何时间限制。

假如类似情况真的在明年奥运会前发生,会不会给中国兴奋剂检测中心的工作带来难度?吴侔天认为,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绝对不会引入超越现实的检测项目”。他说,引入新的检测项目,一个基本前提就是对这种物质的检测方法充分可靠,且已被多家实验室掌握。

马匹、食品检测一个都不能少

就兴奋剂检查而言,马术是夏季奥运会28个大项中最为特殊的一个,参赛马匹也是检查对象。

赵健告诉记者,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的兴奋剂检查工作分成两部分:针对骑师的检查,由中国兴奋剂检测中心派人去香港取样,然后将样品送到北京检测;针对马匹的检查,从尿样收集到检测全部由香港奥马委负责。

2001年在广东举行的九运会上,曾发生过运动员因食用了“瘦肉精”(化学名为盐酸克仑特罗)喂养的猪肉而导致兴奋剂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案例。

赵健表示,如果类似的情况发生在奥运会上,国际奥委会仍然会认定运动员有过错,并会对其进行相应处罚。否则,某些“瘾君子”可能会以“误食了被列入禁药清单物质污染了的食品”为借口来逃避处罚。因此,对食品进行相关物质的检测很有必要。

据北京市食品安全办公室介绍,北京市已着手建立奥运食品兴奋剂控制机制,奥运食品兴奋剂检测的类别也已经确定。

(文章来源:中国仪表展览网,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违者必究)

(本文来源: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