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中国如何在中美竞争中完成转型升级?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10月23日 16:30人气:23999

  “在今天的生产链中,任何一个国家的产品都不是完全由本国生产的,而是‘世界制造’。”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高级经济学家王直在近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主办的“中国开放新阶段高峰论坛”上如是说。
  
  他表示,中国已经开始了贸易转型的过程,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在2000年的时候占40%,到2010年只占1/4,而中国的中等技术和高新技术产品的出口已经占到40%和33%,资本品也出现了顺差。
  
  论坛上,学者们共同讨论了一个问题:在全球各经济体经济联系日益紧密的背景下,尤其是在中美竞争加剧的态势下,我国如何现实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
  
  “中国价格”挑战转型升级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林桂军表示,我国60%的出口总量是入世后实现的,正是由于参与了全球的垂直分工,成为零部件出口大国,我们才获得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功。但这也使我国处于产业链的低端。
  
  过去30多年,中国产业结构不断升级,但如今如果仍然瞄准劳动密集型产品,通过引进外资,参与全球的垂直分工的方式做下去,这种模式还能持续吗?林桂军认为,我们要重新思考、重新定位未来的政策模式。
  
  他认为,未来应着重于战略性贸易政策,但瞄准的方向应该是产业升级。“如果我们要继续进行产业升级,就要落脚再生产过程。比方说,如果人在升级过程中更为重要,那么这个人是谁?是海归?还是外国来华者?或者是本土大学培养的人才?”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白重恩认为,未来中国的问题在于作为一个大国的负担。有一个概念叫做“中国价格”――当中国企业生产什么的时候,这个产品的价格就会快速下降;当中国企业需求什么的时候,这个产品的价格就会快速上升。
  
  “当中国不再是市场中微不足道的经济体,已经能够影响国际价格时,‘中国价格’就会作用,拷贝别人的技术就不赚钱了。全世界资源供给的增长速度能不能赶上资源需求的增长速度,这是很大的问题,对于大国来说,就必须考虑这个问题。随着经济体量增大,假如到2021年,我们跟美国一样大,再过数年,是美国的两倍。那个时候,国际贸易中的‘中国价格’问题会变得更加突出。在未来,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隆国强表示,中美之间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其实是整个东亚地区的产业链对美国的顺差。以前很多产品是从韩国、日本等地区直接出口到美国,中国没有真正参与到东亚的产业链。随着中国的加入,日本、韩国等地区向中国大陆出口上游产品、中间产品,经过大陆加工以后再卖到美国去。
  
  “15年前,韩国每年有500万双运动鞋卖到美国去,现在1双都没有,都被中国做了,所以韩国将一些上游的部件和产品先销售到中国。我们跟韩国每年有几百亿元的贸易逆差,韩国的制成品里面,有70%是中间投入品。”隆国强认为,这就是为什么中美贸易“斗”而不“破”的原因,因为中国背后是整个东亚地区。
  
  产业结构决定贸易结构
  
  “人民币升值的过程确实加速了中国产品的转移过程,人民币名义汇率从2005年到现在上升了30%,加速了中国的劳动密集产品向周边国家的转移。”王直表示,虽然人民币名义汇率增加了30%,但中美两国的贸易顺差是增加的,这与中国入世时美国人的看法不一样,他们认为中国入世后由于关税下降,大量美国产品出售给中国会导致中美两国贸易顺差减少。
  
  他认为,中美两国间存在的巨大贸易顺差,取决于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特别是垂直分工和生产链。中国的主要贸易顺差来自制造业。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日本、韩国、台湾地区、香港地区和新加坡由于土地价格升高,将劳动密集型产品转移到了中国大陆。
  
  据王直提供的数据,到1990年,全球贸易顺差中,日本占50%,“亚洲四小龙”占26%,德国占10%。到了2010年,“亚洲四小龙”只占15%。1990年,中国制造品的顺差只占美国逆差的10%,而到2010年占到将近70%。实际上是“亚洲四小龙”将制造业中的组装部分转移到了中国。
  
  “中国所占的份额太大了,政治家们不了解贸易顺差和逆差是由宏观经济决定的,而双边的贸易逆差和顺差与生产结构有关系。只要生产链结构不变,也就是各个贸易公司还是要把中国作为加工组装的基地,中美两国的贸易顺差状况就不会改变。”王直说。
  
  如今,劳动密集型产品已经开始从中国转出,中国已经开始出口中间产品。越南对美国和欧洲出口的最终产品正呈现越来越大的顺差。南亚的不发达国家也存在同样的趋势。中国开始向这些国家出口中间产品,这些国家则开始向美国和欧洲出口最终产品。
  
  只不过,中国的转移还没有完全完成。
  
  “这个转移刚刚开始,这是市场驱动的过程。”王直说。
  
  结构升级没有终点
  
  隆国强说,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结构升级的内涵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以前讲产业结构升级,如日韩,都是从早期劳动密集的纺织服装、玩具,然后到汽车、电子,是产业间的升级;到如今,产业间的升级还有,但更多的是形成全球生产价值链,讲的更多是生产价值链间的升级。”
  
  他强调,如果不能理解这一点,很多统计数据就会误导我们。比如在海关的统计中,中国的出口结构里60%是机电产品,30%多是高新技术产品,比美国和德国的比重还高。这只能说明传统统计体系已经不能准确地反映全球分工的新变化。因此,当我们再讲产业升级的时候,要更多关注我们在全球生产价值链上的升级。
  
  对外开放加速了中国的产业升级,带来了先进的技术、设备、管理。从需求角度看,利用外部市场也是结构升级的动力。因为我国生产的很多消费品是面向发达国家市场的,需求结构决定了供给结构。
  
  “产业结构的升级是全球各国面临的共同问题。”隆国强认为,经济发展的过程就是结构升级的过程,不仅仅是中国这样追赶型经济体的结构要升级,即便是最领先的经济体也面临结构升级的任务。
  
  “结构升级是没有终点的旅程。中国过去30年的结构升级取得很大成绩,我们也为此感到自豪和高兴,但千万别自满。即便有一天我们经济总量和人均水平超过美国,我们依然面临着结构升级的艰巨任务。”隆国强总结道。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