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尚德拒绝政府救助 施正荣或被扫地出门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10月23日 16:34人气:24022

  尚德35亿美元债务围城,拒绝无锡政府救助施正荣犯众怒或被扫地出门
  
  一叶知秋!
  
  “以前打车到无锡尚德的人,各个踌躇满志;现在打车到无锡尚德的,基本上都愁容满面。以前都是来这里找钱的,现在都是来要钱的。”在从无锡市区前往无锡尚德总部所在的新区的出租车上,出租车司机陈师傅对南都记者感慨道。
  
  尚德这家光伏企业,曾经是无锡的一张名片,现如今却成了无锡一大包袱。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不论是政府官员、银行工作人员、尚德管理层,还是在职离职工人、供应商、光伏业同业人员,谈到尚德,都会眉头紧锁,一脸焦虑。
  
  以无锡尚德目前的境况,要实现自救,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有政府出面才能挽救危机。而政府接管后,创始人施正荣可能会继续留在尚德,但是其在公司的主导地位将被取代。
  
  尚德面临生死劫
  
  用四面楚歌来形容无锡尚德目前的处境,丝毫不为过。
  
  从外部市场环境看,光伏组件产品价格一降再降,按照目前的行情,生产越多,亏损越多;美国双反调查终裁结果一经出炉,在涉案的光伏巨头中,无锡尚德面临的惩罚性关税最高,综合税率高达36%;欧盟对中国光伏业的双反调查也在进行之中,欧盟很有可能效仿美国向中国光伏业开出高额的惩罚性关税。
  
  欧美的贸易保护,对市场主要集中在欧美的中国光伏巨头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微博)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无锡尚德的情况非常不好。眼下业界对欧盟双反的预期非常悲观。要是欧盟最终也像美国一样反倾销立案,那么它(无锡尚德)必定面临走投无路的窘境。”
  
  “最要命的是债务。尚德的总债务超过35亿美元。至明年3月,尚德到期的短期债务近20亿美元,但尚德目前手中的现金不足5亿美元。根本就还不起。”一位刚刚从尚德离职的高管在和南都记者聊天时指出,“国庆节前,无锡市政府给尚德提供了2亿人民币的贷款,但这对尚德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尚德在今年年底之前需要偿还的贷款大约就有10多亿元。”
  
  无锡尚德目前的负债率超过80%。尽管银行在相关部门授意下没有上门逼债,但庞大的供应商却天天上门催款。“到目前为止,尚德欠我们六七百万的货款。每次催,只能要回几万,几十万,公司现在也已举步维艰了。”无锡一家尚德供应商负责人张宇(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为了应对困局,尚德不得不削减1/4的产能,并辞退数千名工人。此外,公司的高管团队也出现离职潮。一时间,无锡尚德人心惶惶。
  
  欧洲能源管理师、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主任陶光远表示,破产是无锡尚德最有可能的发展趋势。“对于尚德来说,他们没有别的可行性措施,要么还钱,要么破产。尚德可以寻求银行贷款,但目前这种情况,哪个银行会把钱借给它?”
  
  拒绝政府救助
  
  今年8月,“受全球太阳能基金(GSF)5.6亿欧元债券欺诈”案影响,无锡尚德危机全面爆发,施正荣辞去CEO一职。美国的律师事务所和意大利的法院先后对无锡尚德提起诉讼。供应商则不断闹事,要求政府接管尚德,清算欠款。
  
  以无锡尚德目前的境况,要实现自救,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唯一的途径,就是他救。
  
  9月27日,无锡市市长朱克江前往尚德,与无锡尚德商议如何应对当前的困局。朱克江还推动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和工作服务小组,该小组成员不仅包括政府机构,还有金融机构及无锡国联和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两大国有企业,小组的任务就是:如何救助无锡尚德。
  
  尚德电力媒体关系副总裁龚学进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朱市长来了以后,也明确要支持企业发展。朱市长说,欧美国家这种毫不遵守游戏规则,遏制中国企业发展的做法,实际上是遏制了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他说,作为中国政府,不救企业,不帮企业,谁来关心企业,谁来救?”
  
  尽管朱克江表态要继续支持尚德,要救尚德。但对于来自政府层面的救助,无锡尚德的态度却十分暧昧。政府出面救助尚德,当然是有条件的。无锡当地通行的说法是,无锡市政府给尚德提供了两条路选择:一是,政府出面购买该公司明年3月到期的总额高达5.75亿美元的可转债,然后经国开行注资救助,但前提是需要施正荣将全部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另一个则是,上市公司尚德电力退市,实施国有化。然而,这两条路都被施正荣拒绝。龚学进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没有就此问题展开回答。
  
  有多少地雷等待引爆?
  
  施正荣拒绝来自政府层面的救助,大大出乎外界的预料。张宇告诉南都记者,“作为尚德的供应商,在当前的形势下,我们当然希望政府出面接手尚德,这样,我们还有希望年内拿到一部分货款,也能过个年。但施老板却对救助无动于衷,这让我们很气愤。”
  
  据悉,无锡尚德的数百亿银行债务,都是以无锡尚德的名义借的,而上市公司尚德电力是无债一身轻。坊间传言称,施正荣的如意算盘,是将无锡尚德破产,而保全上市公司尚德电力。“把烂摊子丢给无锡市政府,自己无债一身轻。哪有这么好的事?”无锡发改委一位官员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当地还流传的一种说法是:施正荣旗下设立了数十家公司,这些公司与无锡尚德之间有着密切的关联交易,而在这些错综复杂的关联交易中,是否埋藏着更多类似GSF的地雷,外人不得而知。“政府如果要接管尚德,势必会将尚德的账目翻个底朝天,届时,不知道会有多少地雷被触发。我想,这也是施正荣不愿政府接管尚德的原因之一。”上述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尚德离职高管强调。
  
  以施正荣自己控股的亚洲硅业为例,坊间流传的说法是,从2007年至2011年的5年间,尚德总共向亚洲硅业提供了15亿美元的无条件支付合约,近7000万美元的预付款和1000万美元的无
  
  息贷款。在尚德的帮助下,亚洲硅业还获得了渣打银行(微博)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在2012年初尚德财务状况已然恶化的时候,仍然坚持向亚洲硅业支付了一笔不菲的预付款。
  
  施正荣出局在所难免
  
  政府表现出救场的高姿态,但尚德方面却不愿被接管,这让无锡市政府很难堪,也很恼火。
  
  “从目前的市场大环境来看,无锡尚德短期内很难实现自救。政府出面救助几乎是不二选择。但施正荣不配合,这让政府很被动。政府不可能让尚德破产,以现在的情况看,早救好过晚救。因此,如果尚德方面继续消极作为,不排除政府会采取强硬手段,迫使尚德国有化。”无锡当地另一家大型光伏企业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政府已经放出风声,施正荣出局已经在所难免了。”
  
  在该人士看来,施正荣长于技术,但企业管理是短板。而这块短板,其实才是尚德的命门所在。“行情好的时候,企业管理的作用看不出来。到了产业低谷时,管理短板给企业造成的致命伤就清晰可见了。要是在前几年尚德就精打细算饱备饥粮,即使面对目前的困境,尚德也不至于如此被动。只有管理和技术双优的企业,才能从容应对行业景气的波动。”
  
  林伯强对南都记者表示,只有政府出面才能挽救无锡尚德现在所面临的危机,现在政府也没有(其他更好)办法,必须要管这事,要是不管无锡尚德只有倒闭破产。“政府接管后,施正荣可能会继续留在尚德,但是其公司的主导地位将被政府取代。”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