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专家:做强工业需要耐心和坚守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2年11月05日 14:01人气:21649

  “进入‘十二五’,中国工业化进程将步入工业化后期。”近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中国工业化进程报告》对当前中国的工业化阶段作出了明确的界定。这对于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将是一个重要的论断。
  
  中国工业化的实现与中国经济的发展一直保持着一种节奏上的“默契”。在经历了高速增长之后,中国经济正面临升级转型的考验。工业将在这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后工业化阶段,工业自身应当以怎样的发展路径来促成经济的转型?在10月25日的“中国工业发展论坛——‘十二五’时期的中国工业”论坛上,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卢中原、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吕铁、中国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耀以及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黄群慧。
  
  记者:工业经济研究所此次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工业化与中国经济再次同时进入转型期,如何认识两者间现在的关系?
  
  李扬:通常说转型,指的是从制造业为主转向服务业为主。但这样的看法,在此轮经济危机中受到冲击。发达经济体提出“再工业化”,工业发展重新受到重视,这对我们目前的理念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冲击。
  
  目前在中国,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比制造业低。以上海为例,其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相当于制造业的70%。在这种情况下转型提高服务业比重会导致劳动生产率下降。对于整个经济结构,从制造业为主向服务业为主转型,应该细致分析:在什么情况下对经济发展是好的,什么情况下是健康的。在这个角度上,我认为还是应该做强制造业。这个过程尤其需要有耐心。
  
  卢中原:新的区域增长极和产业升级动力正在生成,助推产业分工深化和供应链整合,中国第三产业发展,现在是好机会。这个机会首先会出现在生产类服务业,即为工业、制造业升级服务的研发、售后、物流整合、网络、营销等行业,这是高端制造业的增值环节,却也正是我国比较薄弱的部分。
  
  应该借着现在的形势,把产业分工精致化,助推第三产业。例如发展金融、物流等领域。企业应当在工业链条上进一步精细寻找新的增长点和利润空间。第三产业的发展要依托第二产业,离开第二产业就是空中楼阁。
  
  记者:后国际金融危机时代,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形成的外部环境和低碳发展的诉求成为工业发展的新环境,这种情况下,工业应以怎样的发展路径来促成经济的转型?
  
  金碚:此前60多年,我国的技术战略特征是以“开阔地推进”的方式进入具有比较优势的各产业领域,迅速扩大生产规模。这可以称之为“平推工业化”。
  
  这种情况下企业家追求的是廉价资源、快速模仿和优惠政策,一些产业出现的重复投资、产能过剩表明这种“铺摊子”式的发展空间已经受到限制。
  
  从现在开始,中国工业化将越来越具有“爬坡”和“登山”的性质,即在每一个产业中我们都必须“向上走”,向各产业的高端攀登,占领产业高地和战略制高点。这可以称之为“立体工业化”。这种“立体化”的工业逐步将改变平推式工业增长的“平铺扩张,求大求快”、“弱差异性,强模仿性”和“低文化含量,高逐利倾向”等三个特征。
  
  中国需要一个更“耐心”的时代,使现代工业在中国扎根成势。表现为工业全方位“向上走”,实现绿色化、精致化、高端化、信息化和服务化。对于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尤其不能以平推式方式盲目扩大生产能力。这里,资源禀赋不是关键,科学技术、体制机制才具决定性。
  
  新型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和现代服务业发展要相互结合和有机融合,不要简单地将三次产业的统计比重(以及传统产业与高技术产业的统计比重)作为产业结构高低的标准和产业升级的目标。
  
  吕铁:按照规划,“十二五”期间战略新兴产业规模每年平均增长20%,到2015年战略新兴产业占GDP要达到8%,到2020年要达到10%。但从发展的效率,发展的质量和整个发展的可持续性来看,目前确实出现了新兴产业发展同质化的情况,重复布局,重复建设。战略新兴产业的产业链条不完整,说明支撑产业发展的效率和可持续性的关键因素——产业的核心技术缺乏、没有形成有效竞争的产业以及国内产品市场的需求不足。
  
  关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竞争优势,关键是要形成综合的产业优势:一方面形成精致制造的优势。要重视现场管理,要重视技能的作用,提高技能型人才的比例,另外要形成产业组织优势,由大企业引领。
  
  重视培育形成市场的需求优势,通过市场需求的培育,需求层次的提升,需求规模的扩大,来发挥优势,拉动战略新兴产业。
  
  黄群慧:进入工业化后期的中国工业化将面临更大的挑战。资源和环境约束加剧、人口红利终结、成本持续上涨等问题,已经成为进一步推进中国工业化进程的重要制约因素。
  
  其中,城镇化率是影响工业化水平提升的关键制约指标。通过对人均GDP、产业产值比、工业结构、城镇化率和产业就业比五个方面指标的统计,可以看出,城镇化率远远落后于整个工业化整体水平指数。从这个角度来说,提高城市化水平往往会进一步推进工业化水平,这符合工业化和城市化之间的关系。
  
  记者:“稳增长”是当前宏观调控的具体目标,工业转型如何与这个具体诉求结合起来?
  
  陈耀:现在“稳增长”有很多困惑,我们对过去传统的解决办法依赖还存在,靠创新驱动还不多见。但是分析今年的工业经济数据,可以看到前三季度,工业增长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长三角的江苏省今年前三季度增长达到了12%。之所以高增长,很重要的原因是高端装备[4385.400.43%]制造和新兴产业增幅达到20%,高端装备制造,海上风电、造船、轿车行业增速是22.4%,而全国平均增速是8%。另外是民营经济对江苏省工业的贡献达到68%,落实国家民间投资的细则比较好,沿海地区靠转型升级,率先走上创新驱动的增长道路上。
  
  在内陆地区,特别是重化工业地区,在转型和坚守这两个方向上还需要审慎的选择,未必都要转型。对于产业层次低,不符合国家产业门槛的工业需要转型;但是仍有外需,技术装备、产品,例如一些重化工产品,发电设备等等在国内、国际市场还有很大需求空间应坚守。这涉及到重化工的趋势判断问题。所以从内需、外需来讲,整个重化工业在很多地区应当在坚守中逐步提升。
  
  但中国的大都市圈不应延续以制造业为主导的格局,应该尽快建立起以服务业为主导的格局。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