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规模近千亿元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3年02月22日 16:14人气:21022

  2009年6月10日下午,时任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副局长、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来到唐山开诚电控设备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开诚集团),跟开诚集团董事长许开成说:“等你的机器人研制成功了,每个煤矿至少要安装两台以上,这要作为安全生产的硬任务。”
  
  许接受《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采访时算了笔账,如果按全国共有3万个煤矿、每个煤矿应用2个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计算,这将是个规模近千亿元的市场。
  
  许开成对未来充满信心,他的目标是占据国内半壁江山的市场份额。他也清醒地意识到,“当然,也不是我们一家做。”
  
  在唐山高新区,开诚集团如今是明星企业,是唐山高新区发展机器人产业的两家上亿规模企业中的一家。另一家是唐山开元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开元集团),旗下有4家子公司在做焊接机器人相关业务。按照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机器人分类法,开诚集团和开元集团分属特种机器人和工业机器人两类。
  
  许涉足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纯属偶然。许原本是开滦集团唐山矿机电科的一名技术工人,1998年“下海”创立了开诚集团前身唐山开诚电器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开诚电器),公司业务只是为矿山提供自动化设备。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涉足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领域。
  
  早两年前,唐山市政府有意把唐山高新区打造成国家级焊接机器人产业基地,在唐山高新区管委员委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制定的《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机器人产业基地发展规划》(下称《发展规划》)把唐山发展机器人产业变成了白纸黑字。《发展规划》指出,到2015年,唐山高新区要完成产业投资100亿元,实现机器人产业年产值250亿元,建成中国最有特色的“机器人产业基地”。
  
  许开成的乐观显得有些盲目。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松机器人)的“矿用井下机器人装置”早于开诚集团近一年获得专家鉴定,但随后就放弃了该项研究的产业化尝试。新松机器人副董事长、总裁曲道奎对本刊记者表示,这个机器人如果真正要有效用于井下矿难救援就必须攻克两个难题,一个是通过性,即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如何通过被堵死的巷道;另一个是通讯手段,下井后的机器人如何传回井下情况图像问题。
  
  对试图打造国家级机器人产业基地的唐山高新区来说,遇到的难题也并不少。开诚集团一位中层领导表示,人才问题是唐山高新区发展机器人产业的第一大难题。这里不像新松机器人有着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高贵的出身,具备高水平的科研人员并不会轻易选择来此工作。而多位当地相关人士亦表示,政府对于机器人发展并未有深刻清醒的认识是又一大难题。
  
  缘于矿难
  
  2006年6月份的一天,许要做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的想法明晰起来。工业自动化和信息制造商罗克韦尔自动化有限公司邀请许前往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Baltimore)参观一个展览会。与许一同前往的还有其他9个人,他们都是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唯独许是民营企业老板。这让许一直引以为豪。
  
  许回忆说,这个展会他看到了一台机器人。站在机器人前,许沉思许久,因为这让他想起了半年前的一起矿难。
  
  2005年12月7日15时许,唐山开平县境内的刘官屯煤矿发生了一起矿难。这起矿难发生后的救援工作异常艰难,救援人员无法下到井下,井下情况对他们来说是“两眼一抹黑”。下井作业的170多名矿工只有39人升井。第六天,有89具尸体升井,而剩下的29位矿工还下落不明。第二年9月12日,29名矿工的尸体才通过井下注水最后升井。许说:“当时我有个煤炭研究院的朋友也参加了事故处理,我俩一边走就一边想,这么大的事故,没人敢下去,但总得有个办法吧?”
  
  什么办法?后来,许就想能不能搞个井下机器人代替救援人员下井抢险,在可能情况下进一步实施救援工作?
  
  在巴尔的摩的展馆内,因为语言交流障碍,许起初没有明白那台机器人是做什么用的,但许认为这个机器人可以用到他此前想的井下矿难救援工作,“整个结构非常适合我们搞防爆机器人和煤矿用机器人。”
  
  许在现场看到展台工作人员画出了机器人的结构图,回到宾馆就依样画葫芦地把机器人结构图给画了出来。因为展会有7天时间,后来许想办法向那个展出机器人的公司问了很多问题,但他们却没能解开许心中的疑惑。最后,“美国人看我挺有兴趣,就聘了个来自沈阳的女大学生给我翻译。”
  
  许的执著终于让他了解了那台机器人的“整个技术情况”,不过,许发现美国人的机器人只适合于地面使用,而“不适合我们井下工作,因为煤矿井下有特殊要求”。因为瓦斯爆炸后随时都有二次爆炸的危险,所以,矿用抢险机器人必须要适应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工作。首要满足的就是防爆,此外,要防尘、防水。
  
  想好了这些基本条件,许回国后就跟公司几位主要负责人说了下做这样一个机器人的构想。有员工透露,许的想法很多,随时都可能交代下来一个他的新想法,但这个是至今仍在执行的。“我回来就立了个项目,要搞防爆机器人。”
  
  刚开始是开诚集团自己的团队在研发,后来许从美国聘了一个博士回来。后又从哈尔滨工业大学自动化研究所聘请了一位博士,但“由于他们没有防爆经验,做出来的产品不能用”,许最后还是决定让自己的公司职员研发制造。
  
  在许的坚持下,两年后,中国第一台“矿用隔爆兼本质安全型变频制冷装置”诞生,许免费送给一家煤矿使用,因为那会还没获得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相关机构的检验认证。这个认证让许等了两年时间。
  
  千亿生意
  
  2010年10月29日,唐山高新区发布消息,开诚集团研发的中国首台“矿井灾害空间环境探测机器人装置”项目通过了由中国工程院、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专家组的鉴定。
  
  许拿到鉴定并不容易。做好产品本身就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许说:“从井下行走实验、恶劣环境下的实验,到爆炸现场的实验,各种环境下的实验不知道多少次了,光防爆实验就数万次。”
  
  由于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相关机构尚未有鉴定标准,为了这个认证,他去位于北京市的鉴定机构几次,苦苦哀求对方,对方也不予认证。最后还是在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相关领导的亲自督促下,在由开诚集团自身牵头拟定的标准下做出“通过”的鉴定认证。
  
  许或许并没有意识到,即便他获得认证后也还有两个难题摆在面前。虽然许向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的千亿市场迈进了一步,但如何开拓全国3万个煤矿市场就是一个难题。
  
  市场很快就给许验出了结果。据中国新闻社2010年10月29日的一篇标题为《中国自主研发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投入生产》的报道指出,许原本计划2012年全部达产后具备生产1800余台的能力,一期工程总投资达1.5亿元。但开诚集团机器人事业部副总经理刘树生在2012年12月26日表示,他们目前有两条生产线,一共是16台的生产能力,5天一个周期,一年的产能也就是768台。
  
  不仅如此,购买开诚集团机器人的情况也不是令人很乐观。许表示,他们的第一笔订单是2011年大同煤矿集团公司买的66台。在供货的过程中,开诚集团还在继续完善产品的性能。
  
  曲道奎捅破了许的梦想。“那个是前景很渺茫的产品,至少是属于美好愿望型的产品,为什么呢?”曲认为,一旦矿难发生,机器人下去了解情况看上去是件很好的事情,减少了救援人员的危险,但机器人如何通过已经堵塞了的巷道到达事故发生地点?这是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所要面对的第一大难题。
  
  曲认为,现在大家都突破不了的难题还有一个,即矿难事故发生地图像如何传回地面问题。开诚集团的机器人是通过电缆,但曲道奎认为这个受限性很多,矿山发生爆炸,环境就变得复杂起来。
  
  与许开成的惨淡经营不同的是,开元集团的日子则“蒸蒸日上”。从1995年至2011年,其控股49%的子公司唐山松下产业机器有限公司(下称唐山松下)年收入从不到5000万元一路攀升至12.5亿元左右。
  
  2012年11月6日,唐山开元旗下公司唐山开元自动焊接装备有限公司与唐山松下联手获得一份1.85亿元的大单合同,开元集团董事长柳宝诚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这是焊接行业目前为止最大的一笔订单。
  
  签单的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三巨头之一的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采购开元集团焊接机器人的中联重科建筑起重机械公司江阴基地经理罗同春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该合同的选择他们经过前期反复考察评估,从经济、技术、公司竞争力等方面综合分析后作出的决定。
  
  坚持以焊接机器人为唐山高新区发展特色,也是比较可行的方案。这在《发展规划》中亦有体现。唐山高新区管委会将以“焊接机器人产业集群”为依托,坚持“大公司进入、大项目带动、高科技支撑”的招商引资原则建立“机器人生产基地”。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