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非能动型压水堆核电技术设备国产化取得重大进展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3年03月08日 11:54人气:21424

  通过国内外装备制造企业的联合攻关,中国三代核电AP1000(非能动型压水堆核电技术)设备国产化取得重大进展。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此前在京宣布,三代核电设备供应链已经形成,其中大型锻件部分已经完全能由国内重工企业生产。
  
  除中核与中广核已经拥有庞大的国内供应商队伍外,到2011年,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三代核电AP1000和未来自主化设计的CAP1400(中国自主设计的装机容量为140万千瓦的非能动核电技术)已经有57家合格供应商。
  
  国内核电产业集群已初见规模。
  
  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称,目前主管道、压力容器、蒸汽发生器、稳压器等关键设备已实现国产化,钢制安全壳技术已全面掌握,主泵、爆破阀国产化取得重要进展,基本满足工程建设需要。同时结合重大专项研发,推进三大核电关键设备从国产化向自主化提升。
  
  这不仅有利于确保三门1号机组于2014年10月、海阳1号机组于2014年12月顺利并网发电,也可能预示国内的三代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已经在为未来可能的出海之旅蓄能。
  
  不同于二代核电约40年的设计寿命,AP1000作为三代核电技术,全面采用ASME标准,设计寿命60年。由于设备在工程造价中占到50%左右的比重,在运行中又需要经历60年寿期的考验,设备制造和供应是电站运行中最关键的环节。
  
  再加上中国的AP1000是全球首堆,新设备研发对国内外的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联合作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美国EMD公司在设计和制造世界首台AP1000主泵时曾遇到过重重困难,但最终确保了主泵供应基本满足进度要求。韩国斗山重工承担的三门、海阳两个一号机组的压力容器和蒸汽发生器的制造任务。美国PaR公司完成了三门1号机组环吊的供货。意大利安萨尔多完成了三门1号机组非能动余热排出热交换器的供货。日本制钢所(JSW)为项目提供了关键锻件。西班牙恩萨公司(ENSA)为三门2号核电机组生产备用蒸汽发生器。
  
  对于国内核电设备企业来说,研制AP1000配套设备让国内核电装备企业进行了一次“大练兵”。
  
  江苏上上电缆集团是中国唯一一家K1电缆供应商,也是AP1000的电缆供应商之一。中船重工集团旗下的渤船重工是AP1000主管道的供应商。中国一重(601106,股吧)则负责AP1000大型锻件的制造。
  
  与国外企业不同,国内的设备制造企业还承担了设备国产化的任务。在AP1000首台机组三门1号机组,中国企业仅负责钢制安全壳、主管道、稳压器等部件,但到第四台机组也就是海洋2号机组,包括反应堆压力容器、蒸汽发生器、爆破阀、屏蔽电机主泵等关键设备都会由中国企业参与制造,整个机组国产化率也要达到70%的目标。
  
  尽管前期探索颇有难度,且国内核电市场仍处于谨慎布局中,但全球核电建设前景仍使核电设备制造商们倍感兴奋。
  
  按照西屋公司亚洲总裁JackAllen所掌握的情况,南美洲的巴西,亚洲的印度和越南,欧洲的捷克、匈牙利、波兰、土耳其、芬兰,非洲的南非都对核电开发兴趣盎然。
  
  着眼于全球核电设备需求增长,早在2012年,韩国斗山重工就扩大了核电设备加工区面积,合并重型加工车间至8820平方米,扩大核电车间至3500平方米。
  
  未来如果中国自主化的AP1000技术能够出海,中国首堆的建造经验会为承建其他AP1000项目带来一定的竞争优势。由于美国AP1000建设晚于中国,美国VOGTLE核电项目在去年年末就已经延请了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有AP1000首堆建设经验的6名工程技术支持人员赴美提供技术服务。
  
  在另一个三代核电EPR项目――广东台山核电的建设中,中国这一项目的开工时间虽然晚于他国,但整体建设进度却实现反超,其建设经验也使中国未来竞标承建其他EPR项目占据优势。
  
  巴基斯坦的恰希玛核电站是中国第一个以商业形式出口的压水堆型核电站,但与中国几乎同时起步的韩国核电则已在核电出口上领先。
  
  在国际核电市场上,中国的核电企业面临其他巨头的激烈竞争。这可能包括阿海珐EPR(欧洲压水堆)技术、通用日立ESBWR(经济简化型沸水堆)、韩国水电和核电厂公司财团的APR1400技术、三菱重工的APWR(先进压水堆)技术和东芝公司的ABWR(先进型沸水堆)技术。
  
  这不仅有利于确保三门1号机组于2014年10月、海阳1号机组于2014年12月顺利并网发电,也可能预示国内的三代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已经在为未来可能的出海之旅蓄能。
  
  不同于二代核电约40年的设计寿命,AP1000作为三代核电技术,全面采用ASME标准,设计寿命60年。由于设备在工程造价中占到50%左右的比重,在运行中又需要经历60年寿期的考验,设备制造和供应是电站运行中最关键的环节。
  
  再加上中国的AP1000是全球首堆,新设备研发对国内外的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联合作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美国EMD公司在设计和制造世界首台AP1000主泵时曾遇到过重重困难,但最终确保了主泵供应基本满足进度要求。韩国斗山重工承担的三门、海阳两个一号机组的压力容器和蒸汽发生器的制造任务。美国PaR公司完成了三门1号机组环吊的供货。意大利安萨尔多完成了三门1号机组非能动余热排出热交换器的供货。日本制钢所(JSW)为项目提供了关键锻件。西班牙恩萨公司(ENSA)为三门2号核电机组生产备用蒸汽发生器。
  
  对于国内核电设备企业来说,研制AP1000配套设备让国内核电装备企业进行了一次“大练兵”。
  
  江苏上上电缆集团是中国唯一一家K1电缆供应商,也是AP1000的电缆供应商之一。中船重工集团旗下的渤船重工是AP1000主管道的供应商。中国一重(601106,股吧)则负责AP1000大型锻件的制造。
  
  与国外企业不同,国内的设备制造企业还承担了设备国产化的任务。在AP1000首台机组三门1号机组,中国企业仅负责钢制安全壳、主管道、稳压器等部件,但到第四台机组也就是海洋2号机组,包括反应堆压力容器、蒸汽发生器、爆破阀、屏蔽电机主泵等关键设备都会由中国企业参与制造,整个机组国产化率也要达到70%的目标。
  
  尽管前期探索颇有难度,且国内核电市场仍处于谨慎布局中,但全球核电建设前景仍使核电设备制造商们倍感兴奋。
  
  按照西屋公司亚洲总裁JackAllen所掌握的情况,南美洲的巴西,亚洲的印度和越南,欧洲的捷克、匈牙利、波兰、土耳其、芬兰,非洲的南非都对核电开发兴趣盎然。
  
  着眼于全球核电设备需求增长,早在2012年,韩国斗山重工就扩大了核电设备加工区面积,合并重型加工车间至8820平方米,扩大核电车间至3500平方米。
  
  未来如果中国自主化的AP1000技术能够出海,中国首堆的建造经验会为承建其他AP1000项目带来一定的竞争优势。由于美国AP1000建设晚于中国,美国VOGTLE核电项目在去年年末就已经延请了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有AP1000首堆建设经验的6名工程技术支持人员赴美提供技术服务。
  
  在另一个三代核电EPR项目――广东台山核电的建设中,中国这一项目的开工时间虽然晚于他国,但整体建设进度却实现反超,其建设经验也使中国未来竞标承建其他EPR项目占据优势。
  
  巴基斯坦的恰希玛核电站是中国第一个以商业形式出口的压水堆型核电站,但与中国几乎同时起步的韩国核电则已在核电出口上领先。
  
  在国际核电市场上,中国的核电企业面临其他巨头的激烈竞争。这可能包括阿海珐EPR(欧洲压水堆)技术、通用日立ESBWR(经济简化型沸水堆)、韩国水电和核电厂公司财团的APR1400技术、三菱重工的APWR(先进压水堆)技术和东芝公司的ABWR(先进型沸水堆)技术。
(本文来源:光明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