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王正敏:院士造假?还是师徒仇深?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4年01月08日 11:14人气:5572

  从开始一个学生举报,到王正敏团队中有人指出当年“拆别人的设备克隆”,再到王正敏参评院士时的推荐人(也是院士)要求把王正敏从院士队伍中开除出去,整个事态扑朔迷离,错综复杂,正沿着难以预料的方向发展。
  
  今年78岁的王正敏是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教授、中科院院士。在中科院的网站上是这样介绍他的:长期从事听觉医学和耳神经—颅底显微外科的研究,是我国此领域的主要开拓者和国际颅底外科学会创始人之一;组织并主持国产人工耳蜗的研制;在保护和重建神经功能的耳外科、颅底神经血管区显微外科、自主创新的人工耳蜗和内耳细胞损伤修复机制等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使聋残人复聪率和耳神经—颅底疾病治愈率得到明显提高,使我国在该领域位居国际先进行列并培养了一批优秀科技人才。
  

(左为王宇澄,右为王正敏)
 
  2012年,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医师王宇澄,先后向复旦大学纪委和中科院学部投诉,揭发其导师王正敏涉嫌学位造假、论文及专著抄袭等。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受命进行调查,并于2013年9月在其网站发布调查结果称,王正敏提供的医学博士学位证书,经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认定不存在造假行为;但王正敏的确在学术论文上存在“一稿多投”、任意编制实验结果、一图多用等问题,属于学术不规范。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王宇澄称王正敏至少有57篇论文涉嫌抄袭,还“克隆”国外人工耳蜗样机冒充自主研发。对此,复旦大学于今年1月3日召开情况通报会。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主任周鲁卫在会上说,王正敏编著的《耳显微外科》、王正敏主编的《颅底外科学》和王正敏著《王正敏显微外科学》3本著作,在未取得国外著作版权的同意下,对其原著图片采取重新描画的做法,使用了大量插图,且未注明出处,这种做法尽管不属于学术剽窃,但是不符合国际公认的学术规范。至于举报信中所提及的“文字抄袭”,因其内容为解剖学描述,不属于抄袭。而对于“克隆”国外人工耳蜗,王正敏解释说,国外产品只是对其有启发,绝非“克隆”。
  
  央视于近日播放了关于王正敏涉嫌学术造假的新闻。新闻中,记者采访了王正敏研发团队的几名主要研发成员,其中具体负责破解国外人工耳蜗样机芯片的沈义虎承认,他们的人工耳蜗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主研发,而是模仿了澳大利亚科利尔公司的产品。他们通过对科利尔人工耳蜗芯片内部电路的提取、分析、整理,研究他们的芯片技术原理、设计思路、工艺制造和结构机制,然后依葫芦画瓢做出了自己的芯片。另一位团队成员范宝华也表示,所谓自主研发的人工耳蜗包含了大量国外技术成分。
  
  报道还说,王正敏在2005年参评中科院院士的时候,一共有7名院士推荐人。其中4名推荐人最近向中科院写联名信,要求对王正敏的院士资格予以除名。
  
  经核实,确有4名院士向中科院学部写信,要求对王正敏造假事件认真调查,如果涉嫌造假要严肃处理。而其他几位中科院院士均以不了解情况、不便发表评论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中科院有关人士表示,中科院学部于2012年11月收到王宇澄对王正敏的投诉,学部随即致函复旦大学,要求对投诉情况进行调查核实。2013年9月,中科院学部收到复旦大学回函和调查报告。中科院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常委会对此进行了专题研究,成立了由相关领域院士组成的专门工作小组正在做进一步核查和研究。这位人士表示,中科院将严格按照有关程序处理此事。
  

 
  据介绍,中科院对院士违背科学道德行为制定了严格规定,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和《中国科学院院士违背科学道德行为处理办法》等。学部对收到的投诉,首先转交院士所在单位或归口主管部门调查处理。若有违背院士行为准则的,学部都将根据相关程序进行调查。对院士的处理程序是,首先由相应学部进行调查,根据问题的性质和严重程度由其所在学部提出处理意见和建议,可给予警示、批评、警告直至撤销其院士称号的处理。
  
  对于王正敏事件,媒体评论人杨禹认为应该把它变成院士改革的助推力:“无论举报者动机如何,对举报内容都应厘清。我们不希望任何一位严谨治学的院士蒙受污名,更不希望中国院士制度的严肃性、科学性蒙受污名。要通过改革增加对院士的学术规范要求,减少院士的资源配置权,减少直至消除不当的经济、学术甚至行政待遇。”
  

 
  而王正敏也在日前参与新闻发布会争对质疑作出回应。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举行的情况通报会上,王正敏表示,自己并没有做过对不起学生王宇澄的事,他对王宇澄之前给予过的帮助表示感谢,表示自己也很照顾他,不明白王宇澄为何如此恨他。复旦校方则出示了一份据称是王宇澄在2009年要求王正敏院士按手印确认的《我的爱徒王宇澄培养计划》,据称,因为未满足举报人王宇澄的要求,两人由此出现矛盾。
  
  质疑1:申报材料失实?
  
  “有一些不是严格意义上论文,是方便年轻医生学习”
  
  王宇澄举报材料称,在王正敏申报院士的时候,他是其秘书,目睹了王正敏为当上院士论文造假的全过程。王宇澄表示,王正敏把发表在《中国眼耳鼻喉科杂志》上的非研究性文章,包括“发刊词”、“专家笔谈”、“我如何做”等栏目的小品文,也列入《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候选人论著目录附件材料》。
  
  对此,王正敏回应称,院士申报申请书有个附件要求三项成果:十篇代表性论文;专利;别人对你的评价。还有另一个附件要求写论著目录,它和十篇代表性论文不同,并不是要求把全部文章拿上去,只要曾经发表的作品目录,且需要按作者次序写目录,也就是说非第一作者的东西也能申报。所以当时王宇澄从国内外各种学术杂志上搜索到的有王正敏名字的文章整理出来。
  
  王正敏表示,在《论著目录》中,3/4都是自己正经八百的学术论文,其他确实有一些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论文,比如教学园地,把自己发行量较小的书里的一些手术写上去,标明转载,以方便更多的年轻医生学习参考。还有一些杂志王正敏作为主编写了发刊词,也是为了让中科院知道,除了科研学术还关心着更大的事件:教学。整个目录内容都不是作为成果申报,写多写少无所谓,对院士评选没有影响。
  
  王正敏表示与中科院就此事已有过沟通。
  
  质疑2:著作图片抄袭导师学术成果?
  
  “确有引用,但在文字中已经标注来源”
  
  王宇澄举报材料称,王正敏的著作还抄袭了导师—被誉为“耳神经科学之父”的瑞士苏黎世大学教授乌果·费绪。其第一本专著《耳显微外科》有100多幅耳部手术的手绘图,和乌果·费绪教授专著中的图片相同,但并未注明图片来源,书中参考文献里也没有提到费绪教授的专著。另外两部专著《颅底外科学》和《王正敏耳显微外科学》,同样存在类似的抄袭行为。王宇澄称自己当时参与了编辑工作,目睹了王正敏抄袭的全过程。
  
  王正敏表示对复旦大学方面的调查结果总体没有意见,但关于学术报告规范的事想解释一下,有些图片没有注明是因为图上本身就没有注明,而不是在文字里面没有注明。
  
  王正敏称,自己在专著中确实引用了自己在苏黎世大学的导师乌果·费绪的图片,主要是其中两本,里面有13处地方都在文字中注明了图片来源,“在文字中注明图片来源,就不用在图片旁再进行注解”。王正敏表示,导师给自己的书做了序,也很高兴他的手术向中国推广,并评价自己引用他的图片很小心、谨慎,对书有很好的评价。而且2004年以前,国内很多医学书都没有图片注解。自己的三本书分别是1989年、1996年、2004年,不能拿现在的要求去追溯当年。
  
  质疑3:人工耳蜗“拷贝”国外人工耳蜗?
  
  “如果真那么容易,也不必搞那么多年了”
  
  王正敏被举报涉嫌学术造假后,央视的调查报道向他抛出了另一质疑。他1989年起率团队研发的国产人工耳蜗,存在“拷贝”澳大利亚人工耳蜗,赚取4000多万科研经费的嫌疑。昨天,王正敏对央视的问题一一作出回应。
  
  央视称,澳大利亚1982年研发的科利尔22型人工耳蜗是世界首个多通道耳蜗装置。王正敏通过人脉得到了澳大利亚科利尔公司的人工耳蜗样机,其团队破解了国外人工耳蜗样机的芯片,依葫芦画瓢做出了自己的芯片,只修改了外观和线路等环节。
  
  昨天,王正敏就此事表示,自己1985年听过澳大利亚宣布研发出数字人工耳蜗的会议后印象深刻,有了做国产人工耳蜗的想法,并于1989年开始物色组件团队。但是,对当时的国内条件来说,这个太超前、难度太大。1996年,澳大利亚公司赠送中国两个人工耳蜗,王正敏与澳洲医生给一对兄妹植入,此后双方就展开合作。
  
  王正敏称,澳大利亚对人工耳蜗管理极严,中方拿到人工耳蜗也只能用于手术植入。但澳大利亚后来留下了一个教学用的人工耳蜗,医院就和外单位合作,打开了这个人工耳蜗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但是打开后,里面的数据全部消失了,“所谓里面的装置,基本上也只是一个几何图形,并不能明确地看到线路图。当时的用处并不是很大,但几何图形多少有一些启发,就像看到一辆汽车,我们能看到它的外形,却无法了解里面的机器运作情况。所以,不存在打开外国的人工耳蜗并克隆它。如果真的那么容易,也不必搞那么多年了”。
  
  王正敏说,从1989年开始摸索,到2004年才形成实验室里的第一个数字人工耳蜗。“为什么搞了这么多年?主要是因为里面有很多组件、技术得不到国内企业的足够支持,做出来的东西不理想就得重新做,经过反复这么多年研究,全国有20多个相关的公司与我们合作,包括三大基本核心技术,所有的部件和材料都是我们在国内找的相关单位加工。这是一个非常累的工作”。
  
  质疑4:人工耳蜗复制外国技术赚科研经费?
  
  “说我拿了钱怎么花,毫无根据”
  
  央视称,1997年王正敏的“多道程控人工耳蜗”获国家发明专利,2004年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与上海力声特医学科技有限公司签订技术转让合同,对国产人工耳蜗进行产业化。
  
  仅在2012年,王正敏研发团队就获得国家级项目两个,获得专项经费4000多万元。
  
  王正敏承认人工耳蜗项目获得了4000万元的科研经费,“实际上,有两千万左右的经费是力声特公司申请到的,另外两千万是医院申请的”。王正敏称,自己年事已高,不适宜做大项目负责人。所以医院里的其他专家教授、博导接手了这项工作,戴春富教授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卫生部也指定了专家到医院里检查一年的项目进展,并给予好评。“把这部分经费跟我联系起来,说我拿了这个钱怎么花,根本毫无事实根据。”
  
  王正敏称,自己还谢绝了力声特公司想给他的股权和职务,因为中科院禁止院士在外做盈利性工作。自己作为发明人只拿到过医院的一些奖励,这是符合国家政策的。
  
  质疑5:人工耳蜗使用两年左右就坏了?
  
  “个体不一样,不能保证每个人都不出问题”
  
  央视称,采访了7名力声特人工耳蜗志愿者,其中有6人的人工耳蜗仅使用两年左右就坏了,使用时间最短的只有6个月。目前仍残留耳内的人工耳蜗已不同程度伤害了志愿者身体。
  
  王正敏表示,自己从公司了解到的情况是49例中有2例失效。“我们选择的病号都是极重聋病人,耳聋时间比较长,在选择病人时,适应症相对较宽,没有净捡好的做。但人工耳蜗植入后不是对每个病人都有同样好的效果。每个病人的个体情况不一样,聋的时间长短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对于效果差的植入案例,王正敏说:“并不是说种进去以后,个个都能保证不出问题,国外的技术也有可能出问题。我认为,公司应该做好对2例情况比较差的病人的善后处理,对其他的病人也要做好随访。我一直在强调,这个东西是要终身保修的,你们必须要做好。”
  
  质疑6:因为爱徒培养计划师徒反目?
  
  “荒唐的培养计划,我没有权力答应他”
  
  对外界普遍关心王宇澄为何会举报导师王正敏,复旦大学校方出具了一份名为《我的爱徒王宇澄培养计划》的材料,上面以王正敏为第一人称,列有十项向王宇澄做出的保证,其中包括让王宇澄半年以后升为耳鼻喉科副主任;2-3年后培养成为学科带头人;担任听觉医学临床中心第一副主任;为王宇澄设立秘书终身制管理调度安排王正敏的一切学术生活起居等要求。
  
  王正敏说,自己当初看到这份培养计划的感觉是“荒唐”,他表示王宇澄提出做终生荣誉秘书等于限制了自己的自由,王宇澄还私自联络中科院称王院士很忙,要把联系方式改成他自己的,全权掌握自己和中科院的联络。他还想两年之内做学科带头人,想利用王正敏院士的身份破格获得一些好处。“他跟我说要升职务,要破格升正高,但正高职称是有具体条件的,当时他还都没有。他说‘你是院士,你院士讲句话,我还做不到吗’。院士只是个荣誉,我哪里有那么大的力量?而且我当时已经离开科主任和其他行政职务,在临床、科研岗位上做工作和教学,不便干预科里、院里的行政工作。所以我没有答应他,也没权力答应他”。
  
  王正敏说,两人之间所谓的矛盾就此产生。“其实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他那么恨我,是出乎我意料的,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为什么。”
  
  质疑7:师徒关系缘何如此紧张?
  
  “自己尽了导师责任,对王宇澄的表现很不解”
  
  昔日的师徒关系走到如今这般紧张的地步,王正敏反复表达自己的不解。
  
  王正敏表示,自己总共培养了40多个研究生加博士后,除了少数几个改行的,其他都成为了眼耳鼻喉医界的骨干力量。王宇澄的表现非常出乎自己意料。王正敏称,当年王宇澄在南京鼓楼医院做了七年的住院医生,没有得到晋升,就到上海来进修。2004年王宇澄研究生毕业没有通过医院评审时,还是自己向医院坚持要留下他。王正敏表示申报院士时确实得过王宇澄帮助。他帮忙整理材料,也通过他亲戚为王正敏引见了两三位院士。“院士了解我的情况后愿意做我的推荐人,这要看你是否值得推荐,不可能因为有人介绍就帮你推荐。”
  
  王正敏称,自己为表感谢对王宇澄的照顾也比其他人多,按一般惯例如此高龄的教授不会跨等级带那么年轻的医生。自己还向苏黎世的导师推荐王宇澄参加过一次3个月的国外进修。对王宇澄,他尽了一个导师的责任。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科戴春富教授在通报会上表示,自己作为1994年就跟随王正敏的博士生,“感觉他就像慈父一样,对自己的学生特别关爱,如果你有能力的话,他会给你很多的机会”。戴春富说,自己从美国回来后,因为在科研和临床都符合条件,被破格升为正高。戴春富说,自己在美国、日本、德国学习过,现在还是很多国际学术团体的委员,包括神经外科颅底杂志的编委,“中国人是很难挤进这个国际的圈子,我们有这么好的一个平台,就容易进入这样的一个圈子”。
(本文来源:中国仪表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