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我国工业网络通信标准之路峰回路转

—— 工业网络通信标准之路峰回路转

行业聚焦点中国仪表网2014年02月26日 14:18人气:7307

  导读:标准背后往往隐藏着专利,这对于拥有其专利的企业来说,标准就成为一个话语权。在工业自动化标准方面,我国从之前的“标准跟随者”到“标准的制定者”,这个角色的转换却十分不易。从标准起草到标准颁布,整个过程迂回曲折、跌宕起伏。
  
  中国仪表网讯  标准背后往往隐藏着专利,这对于拥有其专利的企业来说,标准就成为一个话语权。而遵循标准的一方,则意味着要受制于专利主导方的约束,不仅要遵循对方的规范,还要支付大笔的专利费。比如:在DVD的兴盛时期,国内企业生产一台DVD机的毛利只有100多元,而向国外DVD机专利持有者需交每台15美元的专利费,这样除去税收、保修费之后,国内企业几乎赚不到钱。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欧美国家是标准的主导者,作为后来者的中国,在标准方面往往受制于人。对于关系到国家信息安全的工业信息化领域来说,主导制定标准则显得势在必行。在我国积极推进下,目前我国在IEC已经拥有了一个自主参与和制定的工业自动化国际标准IEC62439。对我国工业信息化领域来说,这是在国际上的头一次发声,对国家信息安全的保障和工业自动化信息产业的发展来说,该标准也意义重大。
  
  工业自动化国际标准IEC62439是新一代基于工业以太网技术的自动化总线标准,为自动化通信领域提供了一个完整的网络解决方案,囊括了诸如实时以太网、运动控制、分布式自动化、网络安全等当前自动化领域的热点,是实现装备制造业向高端迈进的重要技术之一。
  
  该标准的实施和应用,有助于提高工业通信系统智能化和自动化,可以便捷地诊断和隔离网络故障,从而提高了工业通信系统的可靠性和安全性,也进一步提升了工业自动化控制的可靠性和安全性。比如,在智能电网、智能交通、煤炭井下以及各种工厂自动化系统中,可提高应急问题的解决速度,减少停电、停机、停车、停工等带来的生命和财产的损失。该标准有助于提升工业领域各行业的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
  
  在工业自动化标准方面,我国从之前的“标准跟随者”到“标准的制定者”,这个角色的转换却十分不易。从标准起草到标准颁布,整个过程迂回曲折、跌宕起伏。
  

 
  德国遭遇“滑铁卢” 标准提议直接被否定
  
  工业化网络讲究可靠性和可用性。可用性比可靠性更高一层,可用性意味着功能是安全的,当第一个主系统出问题时,第二个备份的系统可以及时运行,保证整个网络系统不发生破坏,避免人身和财产安全问题。
  
  2007年初,IEC国际标准化组织提出要建立一套工业自动化网络标准,其组织成员来自西门子、ABB、施耐德等企业,当然也有中方代表。
  
  2007年4月,在工业自动化网络标准草案推进阶段,来自国外几家公司的几位成员分别提出了代表各自利益方的提案。中国的几个专家也在跟踪,邀请北京东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浙江大学一起参与推进这个标准。
  
  2007年11月,在德国召开会议,进入标准报批稿投票阶段,我国向IEC提交了工业自动化网络标准提案,但是没有料想的事情却发生了。
  
  来自西门子公司的专家根本不听中国代表的讲话,而且也不看标准提案的内容,一上来就表示反对,认为标准提案不成熟,对他们造成了侵权。他的反对致使其他专家也跟着附和,中方很被动。当时,也有一位很专业的挪威专家帮中国说话,但没能影响到IEC/TC65国际电工委员会工业过程测量和控制技术委员会的主席。
  
  整个沟通的难度很大,几位成员根本不听中方代表的讲述,从很多方面找种种理由进行刁难。
  
  参与其中的中方代表之一的东土科技高级副总裁薛百华说:“国际标准化组织的成员不想让中国人很快地进来,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才是做标准的,是制定全球规矩的,你中国只有遵循的份。当中国也想参与到标准的制定时,他们觉得很不舒服。其实,这种不舒服还是因为集团的利益导致。他们虽然是国际专家,但是也代表着各自公司的利益。”
  
  最后,中方提出的标准草案没有通过。
  
  面临博弈战 中方代表如何接招
  
  方案没通过,虽然看似是WG15专家团反对,其实主要因素还在于西门子专家的反对,只要能说服西门子专家,那么其他专家就不会再反对,众多阻力就会迎刃而解。所以,如何说服西门子专家则成为关键。通过直接与其进行沟通谈判的方式,显然已经行不通,因为会议上对方根本不愿意给中方代表解释的机会,所以会后与其沟通的余地很小。那么,只能迂回前行,找到能说服西门子专家的人。这个人又是谁呢?
  
  于是,中方代表寻找一切能用的资源和力量,开始了一场漫长而又艰巨的攻坚战。他们首先与我国的TC124全国工业过程测量和控制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联络,然后请这位秘书长联系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相关负责人,随后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又找到国际电工委员会(IEC),国际电工委员会又找到国际电工委员会工业过程测量和控制技术委员会(IEC/TC65),中方代表运用老祖宗的智慧说服了IEC/TC65的相关负责人。至此,不再有反对声音了。
  
  解决了主要矛盾,次要矛盾就会迎刃而解。最大的阻力克服之后,其余的专家也不会再反对。最后IEC商定,同意立马进行标准的修订,修订的目的就是考虑将中国的标准提案纳入进来。
  
  这样的进展已相当不容易,这一步意味着中方有了参与的机会。之前,门是关闭的,现在门终于打开了。不过,让不让进来,还要另说。
  
  这场博弈战把能用的力量都借用上了,经过了诸多环节的层层沟通,前前后后历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薛百华有一个深刻的体会,他说:“做标准和做市场是一样的道理。不管是国家与国家的沟通,还是团体与团体之间的沟通,实际上就是利益的交换。”
  
  西安会议峰回路转 国内自主标准迎来曙光
  
  IEC会议在德国召开之后,又在日本、美国分别召开过两次,直到2008年6月,在西安召开高可用性网络标准的会议。
  
  通过前期迂回曲折的博弈后,这次会议给中方的标准提案提供了再次陈述的机会。不过,对最后能否进到“门里”,中方代表也都是“悬着心的”。
  
  当这次中方代表在陈述提出的标准提案时,国际标准化组织的专家没有上次的那种反应,西门子专家没有直接否定,其他专家也没有反对声。他们开始正视中方的标准提案,针对标准提案的具体内容进行研究并提建议,比如从逻辑上和语法上找问题。而且还耐心地告知中方代表,应该如何优化标准等。他们从最初的反对者变成了此刻的接纳者和推动者,与中方代表一起推进和优化标准的制定工作。
  
  西安会议,使中方从“站在门外”转为了“进到门里”,他们与国际专家一起,共同参与制定工业自动化网络国际标准。
  
  会议之后,东土公司与浙江大学又进行了一系列的修订和完善。2009年10月,进入了标准报批阶段。2010年4月标准正式颁布,工业自动化国际标准IEC62439开始生效,工业自动化领域的国内自主标准终于诞生。
  
  回顾制定标准的前前后后,从构思标准到提出草案、从被拒绝到被接纳、从修订到报批、颁布,整个过程起起伏伏,又历经周折和艰辛。标准萌芽期从2006就开始,然后到2007年4月提出草案,到2010年4月标准颁布开始生效,整个过程历时4年。其间,东土科技与浙江大学对标准的拟定和优化,在约两年时间内举行了4次会议进行研究。
  
  真是打了一场艰辛的持久战,不过最后以胜利告终,一切付出都值得。其实,从一个标准的生命周期来看,4年时间仍是较快的。
  
  在整个过程中,中方代表也收获了很多。他们懂得了游戏的规则,掌握了谈判的技巧,学会了如何借力,更意识到标准与专利、与国家的利益有多么紧密的关系。一直参与其中的薛百华说道:“一个标准的产生,最关键的是要坚持,要尽可能地寻求各方力量和资源来支持。只有这样,才可以走下来。工业自动化国际标准IEC62439对我们的意义重大,国家需要它,产业发展也需要它。”
  
  “斗争中成长”这句话在当今仍然适用,不管是建立标准,还是企业经营或个人成长,在前进的过程中出现的波折和考验,看似一种磨难,实际都是宝贵的历练。因为只有经历磨难后,才会有韧力,其抗压能力才会更加强大。
  
  标准初露锋芒 成企业“防护衣”
  
  在交换机领域,东土等国内企业用的是自己的标准IEC62439-6,拥有自己的专利证书,而且这个标准已经公布给ICE国际标准化组织,所以自然就避免了专利诉讼。
  
  制定标准的目的是力求把自主技术放进去,IEC62439中就有中国2项自有技术。IEC62439的制定意味着,今后我们国家在工业自动化领域也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IEC62439成为了企业的防护衣,也保护国内企业免受专利诉讼。去年,国外某公司给欧洲所有做交换机的企业发了一封律师函,称这些企业侵犯了MPR的技术协议(IEC62439-3)中涉及的有关专利。据了解,其主要原因是该公司的产品在欧洲市场不如另外一家企业,发律师函就是想通过专利诉讼来维护利益。
  
  在交换机领域,东土科技等国内企业用的是中国主导制定的标准IEC62439-6,拥有自己的专利证书,所以自然就避免了这场诉讼。
  
  “标准就如同一面围墙,帮企业圈了一片地,大家要上这来,得守制定者的规矩。在这个过程中,后来者要想和标准互通、互联,就需要用人家的专利,那就需要交纳专利许可费。其实这就是国外玩专利和标准的高明之处。我们之前都在遵守别人的规矩,比较被动。标准里面可能会埋藏一些知识产权,一不小心就会造成侵权。”薛百华这样描述。
  
  技术、标准和专利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薛百华进一步讲道:“有知识产权的企业之间,就不会相互挤兑,而是相互接纳对方,这就是标准和专利的好处。中国的企业要想走出去,如果不注意这个问题的话,就会很被动。”
  
  标准极具潜力 产业化将给予舞台
  
  中国在工业自动化自主标准中纳入了2个专利,这就意味着以后我们遵循该标准时不用再像DVD时期那样交纳专利费。
  
  在DVD兴盛时期,产业看似红火,生产企业那么多,销量也那么高,殊不知赚取的利润的最大头交给了国外DVD专利的持有者,国内企业只是分得一个小头。我们每生产一台DVD机,要向专利持有者交纳15美元的专利费,而国内所获得的利润主要是加工费,一般在5~10元左右。15美元和5元相比,相差多少倍!只因对方拥有专利、拥有话语权,国内企业拱手相让,处在一个很被动的位置。
  
  此次中国主导制定工业自动化标准,使中国跳出了专利的枷锁,可以100%地拥有产出的利润。而且随着产业化的推进,市场需求的扩大,这方面的优势就会更加显露。
  
  标准真正发挥优势,还要靠产业化的助推。薛百华认为:首要环节是做标准的一方,他们必须要推动,将标准的技术协议置入到自己的产品中。如果不推动,标准就会和产品脱离,也就失去了标准的意义。另外,用户在使用产品时,只要使用具有知识产权的产品就不会侵权,这就相当于把客户与知识产权、标准绑定在一起。这样,产业化的发展慢慢地就会带动标准影响力的发挥。
  
  工业自动化网络国际标准推动之所以早先一步,是因为我国TC124全国工业过程测量和控制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是标准技术管理委员会中最庞大、最活跃的标委会之一。并且,为了把业内的标准往前推动,每年都会组织相关企业进行宣传和推广技术标准,这样就可以把产业的应用逐步带动起来。TC124一年针对一个行业进行重点推进,比如:专门请化工行业的领导和客户,推动标准在化工领域应用。同时,也请客户谈他们的实际需求,从而帮助客户通过标准进行解决。除了化工,还会在石油、工厂自动化、铁路、地铁等领域推广。
  
  TC124为设备供应商和客户搭建一个平台,可以把标准化不断推广下去。在这个平台上,标准的推广也可能因标准的不同,推广的时间会大不相同。比如:SDH同步传输的标准,该标准的制定是在上世纪80年代,真正开始做成设备是在2000年左右,经过了15年的时间。
  
  中国是专利和标准的后来者,国内企业家们更应该注重专利布局。“专利布局对企业的长远发展至关重要。今后,业界应该养成习惯,做产品时要先检索专利,懂得专利布局,这样在将来市场上就不会受制于别人制定的标准,被别人绕进去。”薛百华强调。
  
  知识产权和标准,是企业未来发展必须要兼顾的事情。需要在这方面争一席之地,否则企业就没有什么前景可言,这实质上也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保障。
(本文来源:中国仪表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