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最严火电厂排放标准 开拓环保产业新空间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4年07月03日 10:51人气:4972

  导读:7月1日起,我国2012年之前建成的火电厂开始执行新版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这份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严的火电厂排放标准,与欧盟、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发达经济体现行标准不相上下,将大大降低我国火电厂烟尘、二氧化硫以及氮氧化物等污染物排放量。
  
  
        为实现达标排放,两年多来,国内各家火电企业不断加快燃煤机组脱硫、脱硝以及除尘领域的减排进程。然而,仍然有不少企业步履迟缓。6月12日,环保部开出的有史以来最大的4亿罚单,正是针对火电企业在减排方面存在的种种问题。推动最严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落地”,将是下一步面临的严峻任务,我们应从何着手?
  
  严格程度高于欧盟
  
  火电行业是大气污染物排放的重头。据统计,2012年,我国火电行业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约占全国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的42%、40%。同时,火电行业还排放了烟尘151万吨,约占工业排放量的20%至30%。治理雾霾,提高火电行业排放标准势在必行。
  
  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是雾霾的重要污染源,排放标准的松紧直接影响着空气质量。今起执行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比2004年执行的我国第一个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二氧化硫、烟尘和氮氧化物排放限值都显著收紧。

   
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极限值对比
 
  以二氧化硫为例。新标准中,现有燃煤锅炉的二氧化硫排放限值是每立方米200毫克,新建锅炉为100毫克。而2004年执行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中,燃煤锅炉的二氧化硫排放限值为每立方米400毫克。
  
  与国外环境标准相比,新标准的严格程度也毫不逊色。仍然以二氧化硫为例,我国新建锅炉二氧化硫排放限值每立方米100毫克。在《〈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编制说明》中指出,欧盟2001/80/EC指令要求新建大型燃烧装置的排放浓度必须小于每立方米200毫克,美国2005年规定的新源排放限值折合每立方米184毫克。由此可见,我国的二氧化硫排放限值比欧盟、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现行标准都更严格。
  
  不仅如此,新标准还规定现有的火电企业燃煤锅炉必须达到“烟尘排放低于30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排放低于100毫克/立方米”的要求。此外,还将强制性污染物排放指标从3个增加到4个,特别新增了汞的限排标准。
  
  别小看了这些改变。实施新标准后,到2015年,电力行业二氧化硫排放可减少618万吨,氮氧化物排放可减少580万吨。此外,实施新标准对电力行业颗粒物和汞等污染物也有明显的减排效果。
  
  “火电企业要积极承担环境责任。现在火电厂执行的环保排放标准很严格,高于或相当于欧盟和美国排放标准,未来还应该执行更高、更严格的环保标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陆启洲说。
  
  标准“落地”难在哪
  
  最严格的环境标准只有得到最严格的执行,才能切实改善环境质量。但是要让最严的火电厂污染物排放标准“照进现实”,并不容易。
  
  6月12日,环保部开出有史以来最大的4亿罚单,正是剑指火电企业的脱硫脱硝问题。罚单指出,沈阳华润热电有限公司等19家企业存在不正常运行脱硫装置,或不正常使用自动监控系统、监测数据造假、二氧化硫超标排放等问题。
  
  以上并非个案。自从“大气十条”发布以来,环保部已对多家企业脱硫设施等环保装备运行不良问题作出处罚。重压之下,脱硫设施为何仍不能稳定运行?有关专家指出,从企业角度看,既有技术、工程、管理、运行费用等客观问题,也有责任意识淡漠等主观因素;从监管部门角度看,环境监测、执法监管方面的能力、水平、效率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对此,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冯银厂深有感触。“现阶段企业偷排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守法成本高于违法成本。”他说,实际上,除污设备的购置、运行与维护所需的资金、人力和时间所构成的成本,远高于企业违规排污后被罚款的代价。
  
  巨大的成本投入的确不容小觑。《〈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编制说明》中,曾对新标准实施后的脱硫经济效益有过预测:到2015年,将有1.31亿千瓦的新建火电机组需要安装烟气脱硫装置,若都以安装高效湿法石灰石—石膏法,新机组安装脱硫装置投资为130元/千瓦计,约需170亿元。以机组年运行5000小时,每度电脱硫运行费用为0.015元计,到2015年新建火电机组烟气脱硫装置运行费用为98亿元/年,到2020年新建火电机组烟气脱硫装置运行费用为286亿元/年。此外,部分现有机组也需要经费进行烟气脱硫改造。
  
  “加上企业污染取证难度大,权衡之下,一些企业也就不惜铤而走险了。”冯银厂坦言。
  
  在冯银厂看来,严格环境标准要“落地”,必须先让广大企业树立起环境优先的绿色经营理念。“环境资源是一种公共资源,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从阳光、土壤、水等物质中获取生存资源。企业生产既然享用了公共资源,而排污可能对其造成污染,就理应尽到自己的责任。”
  
  冯银厂建议,其次要加大环保处罚力度,对偷排企业形成足够的震慑力。这需要加强执法队伍建设,提高执法水平和取证能力,并赋予他们更大的权力。
  
  问题不能回避,但客观地说,近年来我国电力企业的脱硫工作也确实取得了很大进展。有关数据显示,2005年全国电厂现役机组中带脱硫设施的比例只有12%,现在已经达到91.6%。正是通过火电行业等诸多行业在节能减排上的共同努力,“十二五”前三年间,我国二氧化硫排放量累计下降9.9%。
  
  开拓环保产业新空间
  
  严格的环境标准“倒逼”火电企业加大在大气污染物治理方面的投入,这也推动了脱硫脱硝等环保产业进入发展的“黄金期”,特别是脱硝市场呈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相比较饱和的脱硫市场,脱硝市场的前景更为广阔。《“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要求新建燃煤机组全部安装脱硝设施,单机容量30万千瓦及以上燃煤机组全部加装脱硝设施。而中电联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国已投运的脱硝机组只占到现役机组容量的50%。对此,有专家预计,今明两年国内火电脱硝市场将有千亿元的空间。
  
  尽管市场很诱人,但环保企业想从中分得一杯羹并不容易。“执行如此严格的标准,对火电厂来说资金压力很大。”这是不少火电企业一致反映的问题。对环保企业而言,要抓住商机就必须实现治理效果和成本之间的“最佳结合”。“当前,市场需要的是减排效果好、成本可承受的环保设备。”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副会长、永清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正军说。
  
  今年上半年,永清环保在脱硝、脱硫领域已累计获得数亿元订单。五六月,永清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接连中标中国国电集团元宝山发电有限责任公司3号机组脱硝工程,山东华宇铝电有限公司1号、2号、3号机组脱硫、脱硝改造工程等多个项目,合计获得项目合同金额2.21亿元。飘红的业绩正是建立在企业20余项专利技术集群的基础上。
  
  对环保企业而言,要在大气治理市场上赢得商机,必须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北京赫宸环境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健飞对此感受颇深:“在环境污染形势异常严峻复杂的今天,污染治理的难度越来越大,只有不断创新技术,才能啃下‘硬骨头’,避免陷入‘价格战’的恶性竞争。”
  
  赵健飞的公司也是凭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袋式除尘器技术,不仅取得了良好的减排效果,烟尘排放浓度仅为国家标准的1/6,而且比传统除尘技术每年可节约运营成本250万元,由此赢得了市场。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