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整合优势资源 发挥国家实验室的引领作用

行业聚焦点中国仪表网2015年01月20日 10:01人气:5371

  【中国仪表网 行业聚焦点】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作出重大部署,强调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国家实验室作为国家级战略性、综合性研究平台,是最重要的“科研国家队”,对于优化科技资源配置、探索体制机制创新、实现创新驱动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经过十余年发展,我国试点国家实验室在出成果、出人才、出机制等方面取得了很好成效。但国家实验室在发展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全国政协日前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专门就此协商座谈。十余位全国政协委员及专家学者就如何发挥好国家实验室在原始创新中的引领作用提出意见建议。
  
  尽快验收,发挥国家实验室的引领作用
  
  在2014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光化学院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赵进才在一份提案中提出,国家一直没有对筹建中的国家实验室进行验收,影响了国家实验室的人才引进、科研创新和国际影响力,希望国家尽快给出正式的批复和确认。这一提案引起了广泛的反响。
  
  我国的实验室大致可分为校级/所级、市级、省/部级、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国家实验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饶子和说,作为实验室序列中等级最高、数量最少、投资最大的实验室,国家实验室代表了一个国家相关领域的最高科技水平,其定位就是要以国家现代化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重大需求为导向,开展基础研究、竞争前高技术研究和社会公益研究,积极承担国家重大科研任务,产生具有原始创新和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大科研成果。
  
  目前已获批准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有200多个,国家实验室却寥寥无几。2000年,科技部正式批准组建“沈阳材料科学国家(联合)实验室”,启动了国家实验室试点工作。2003年,科技部批准筹建北京凝聚态物理国家实验室等5个国家实验室。2006年,科技部决定扩大国家实验室试点,启动海洋、航空航天、人口与健康、核能、新能源、先进制造、量子调控、蛋白质研究、农业和轨道交通等10个重要方向的国家实验室筹建工作。
  
  然而,十余年过去了,这些国家实验室却大都还处于筹建状态。全国政协常委、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王梅祥说,过去的十余年间,科技部仅对沈阳材料科学国家(联合)实验室进行了专家验收,对2003年试点建设的其他5个国家实验室迟迟未开展验收工作,且对2006年提出的10个国家实验室计划再未提及。
  
  事实上,试点的国家实验室已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部分试点国家实验室已能与国际上同类先进机构比肩,得到科技界认同。王梅祥指出,国家实验室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定位和与依托单位的关系尚不明确,国家对国家实验室建设的财政支持机制也尚未建立和健全,造成国家实验室在筹建之后遭遇了“愁建”。
  
  “国家实验室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已到反思和梳理的阶段了。国家实验室不能只是建起来,而应尽快正式启动。如果国家实验室建设一直拖下去,不仅会影响到科技创新,也会影响到国家的公信力。”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洁净能源国家实验室(筹)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李灿说。
  
  理顺体制机制,建立科学合理的管理制度
  
  “以我国实力和国家意志来建设一批国家实验室,硬件上并不难,难的是软件,即如何科学管理、协同精华力量,使国家实验室成为国家最重要的战略科技基地。”全国政协常委、固体表面物理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室务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田中群说,要推动国家实验室健康长效运行,需要有竞争激励、流动协同和同行监督三类机制。他建议在能源等重大战略领域,设立多个相关国家实验室,由此探索形成相互竞争和协同合作及同行监督的机制。
  
  李灿也建议布置不同领域的国家实验室,并指定所在领域直接相关的国家部委作为国家实验室的宏观管理部门。他说,国家实验室是科技创新的一项新举措,与现有科研机构互补而不重复,建议在影响国家经济战略、新兴产业和国家安全的重要领域攻克若干关键难题,鼓励国家实验室在发展高技术领域和新兴产业方面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新路子。
  
  王梅祥说,国家科技领导小组要协同各部门利益,理顺部门、国家实验室和依托单位的关系,建立和完善政府对国家实验室的长效财政资助机制,创新管理模式。“只有把这些问题都解决好了,国家实验室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才能成为解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需求问题的主导力量。”
  
  “一提起国家实验室建设,大家往往都会提到体制机制问题,而体制机制问题是体现在很多细节问题上的,比如国家实验室的主管部门问题、人员编制问题等。看似小问题,其实都是关乎实验室发展的大问题,这些问题解决好了,体制机制问题才能解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计算机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林惠民说。
  
  田中群指出,国家实验室需要多个学科、多个研究组共同协作,但我国现行科研成果评价体系严重阻碍协同创新的推进,主要体现在对第一作者(单位)的过分重视,第二作者(单位)的贡献得不到承认。在此体系中,处在最高水平上的科研群体更愿意“单打独斗”,无法集中优势力量协同创新。为此,他建议改革现行评价体系,建立以竞争和流动为核心的管理制度及科学合理的分配激励制度。
  
  整合优势资源,形成多元化的资金和人才支持格局
  
  2014年4月到5月,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曾组织专题调研组分赴山东和辽宁两省,开展“提升原始创新能力加快推进国家实验室建设”专题调研。调研组建议完善中央财政对基础研究稳定支持机制,推动国家实验室健康发展。对于聚焦经济社会发展重大战略需求的国家实验室,应注重调动地方和企业支持基础研究的积极性,形成以中央财政为主、地方和企业积极参与的多元化稳定支持新格局。
  
  当前,我国基础研究经费总量在持续增加,但在研发总投入中的比例以及财政科技投入中的比例过低问题仍未解决。委员们指出,基础研究经费的投入方式仍是以竞争为主,稳定支持的很少,研究人员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去竞争资源,难以潜心研究,影响了重大原创性成果的形成。
  
  饶子和说,我国科研单位存在相互交叉、重复设置的问题,导致经费分配“撒胡椒面”,很难保证集中力量做大事。国家实验室是代表国家最高科研水平的“国家队”,是一个国家原始创新的中流砥柱,应集中力量支持“国家队”,让他们能够集中精力开展工作,而不用过多考虑经费等问题。
  
  2008年,财政部设立了“国家重点实验室专项经费”,而国家实验室的稳定经费支持却未能同期解决。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高鸿钧表示,国家实验室要有持续稳定的经费支持和符合实际的管理机制,以保证其竞争优势。
  
  经费是基础,人才是关键。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农业大学植物生理学与生物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武维华说:“国家实验室体系建设的关键因素之一是整合有原始创新能力的研究队伍。”他建议打破“部门”和“单位”的界限,将最优秀的科学家整合到国家实验室团队,选好实验室及下设各团队的领军人物,建立科学高效的实验室团队及人员评估考核激励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校长陶智认为,国家实验室是国家的重大科研平台,应强调其包容性:一是在国家实验室的组建上,必须打破地域、部门甚至行业的限制,充分吸纳国内相关优势科技资源,真正体现国家意志;二是在国家实验室的运行上,要充分借鉴世界一流国家实验室的运行机制,利用世界一流重大实验设施和仪器的共享,广泛吸纳国际智慧,把国家实验室建成供世界一流科学家“唱戏”的舞台。
(本文来源:光明日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