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含苞待放 PPP能源项目涉及864.5亿元

行业上下游中国仪表网2015年06月02日 11:12人气:3786

  【中国仪表网 数读市场】国家发改委在门户网站上公示了PPP项目。似乎政府吸引民间投资的意向强烈。其中能源项目占了大头,共赢意愿是“官”和“民”双方的意愿,但是能源市场化不是放任自由的,政府的手腕还是牢牢抓住这块市场。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在门户网站开辟专栏,公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推介项目。首批项目共计1043个,1.97万亿的投资大单静待民间资本。
  
 
  在大名单项目中,能源项目共138个,涉及资金864.5亿人民币,仅占总额4.39%。但作为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资源,能源领域引入民资格外引人关注。
  
  规模最大项目投资达70亿
  
  记者梳理发现,在138个能源项目中,垃圾发电项目30个,常规水电和抽水蓄能电站项目14个,油气管网项目42个,供热及热电联产项目48个,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个,充电桩项目1个。
  
  “此次推介的可再生能源发电、热电联产、油气管网、水电、供暖等项目门类,相比以往高速公路、桥梁隧道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体现了从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向社会事业的扩展。”中央财经大学气候与能源金融研究中心高级政策分析师徐楠告诉记者,从能源和环境可持续发展角度来看,PPP项目将在更广泛领域得到应用。未来城市化进程中,至少需要50万亿绿色基础设施投资。利用好PPP这个渠道,很可能催生出新的绿色投融资市场。
  
  记者梳理发现,供热、油气管网和垃圾发电是吸引民资的主力项目,数量接近能源项目的九成。水电虽然数量不多,但在名单中很突出,14个水电项目总投资242.32亿元,占总投资的28%,最大的常规水电项目是新疆霍尔古吐水电站,预计投资35.6亿元,总装机45万千瓦。水电项目在新疆和黑龙江较为集中,其中黑龙江能源类推介项目都为水电。
  
  从各省名单中,可清晰看出当地能源投资重点,甘肃和北京以供热为主,云南和山东主要是天然气管网项目,江苏油气项目较集中,辽宁垃圾发电项目居多。
  
  浙江省能源项目不多,但是投资总额26.692亿元的黄泽山石油中转储运工程比较抢眼。记者拨通了所留电话,广厦(舟山)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工程部副总经理柴志宏表示,这一工程已经完工,今年下半年即将投运,这是我国民营企业进入原油中转储运领域的首个项目。
  
  从投资规模看,新疆能源项目总投资169.26亿元排在首位,安徽、甘肃、青海分列次席。投资最大的项目是新疆阜康抽水蓄能电站,单项投资规模达到70亿元,总装机规模将达120万千瓦。项目责任人、国网新源控股有限公司新疆蓄能分公司赵刚告诉记者,该项目正在跑前期规划,目前还没有民营公司打电话咨询合作事宜。
  
  1/5能源项目民资将享有产权
  

 
  2014年11月份,国务院发布《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明确鼓励社会资本参与能源电力建设,常规水电站、抽水蓄能电站、核电、风光能、生物质能、油气管网、煤炭储运和电动车充电桩等领域向社会资本敞开大门,此次国家发展改革委推介的能源项目中,除核电和煤炭相关产业外,基本都已涵盖。
  
  “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项目具有很大的投资价值,而此类项目以往是国有资本的领地,社会资本广泛参与存在诸多屏障。”徐楠向记者表示,这次公开推介PPP项目库,是对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鼓励信号。这一信号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更是具有明确的政策导向意义。
  
  今年以来,各省推动PPP项目的力度不断加大。业内人士称2015年将是我国PPP元年。所谓PPP模式,即公私合作关系(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是指在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领域建立的一种长期合作关系,一般由社会资本承担设计、建设、运营、维护基础设施的大部分工作。通过使用者付费以及必要的政府付费获得合理投资回报,政府部门负责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价格和质量监管。此次推介的PPP项目,基本都明确了政府参与方式、拟采用的PPP模式。
  
  记者发现,能源项目中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类型多样,绝大多数都采用BOT(建设—运营—转让)或BOO(建设—拥有—运营)模式。其核心区别在于产权归属问题,BOT模式下,民资享有项目运营权并获得收益,到期移交给政府;而BOO模式下,民资享有产权所有权。
  
  记者梳理发现,明确采用BOO模式的项目共33个,占23.9%,主要分布在供热、油气管网、热电联产、垃圾发电等项目中。而水电项目则全部采用BOT模式。
  
  民资进入不代表能源价格市场化
  
  从记者致电咨询的情况来看,尚未出现民营资本蜂拥联系合作的现象。徐楠告诉记者,社会资本对于更广泛深入的合作,存有一定的顾虑,源于长期存在的立项审批机制、职能交叉带来的边界模糊、权力板块带来的不确定性,等等。事实上责权关系的模糊,必然带来风险分担机制的模糊。这是过去很多PPP项目不成功的原因。“要构建成熟的PPP运行环境,需要政府更加切实地调整职能定位,在更多的实践探索中形成灵活有效的、适合中国现阶段需要的PPP模式。”那么作为基础资源的能源行业引入社会资本会不会引起价格的波动?对此,徐楠解释道,无论国资和民资在能源项目中以何种方式进行整合,都不能被理解为能源价格的完全市场化。“作为特殊的商品,能源价格需要调节的利益关系复杂而广泛,必然是多重利益相关方平衡博弈的结果,其中更包括国际供求关系和国际政治的影响。今天的中国,早已是全球能源市场的组成部分之一。决定能源价格的,归根到底是能源的稀缺性。”徐楠表示,踊跃的技术创新能够推动能源成本不断下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社会资本参与有助于实现资源的优化组合和效率提升。在新的经济形势下,政府、民资和公众有机会具有更广泛的共赢空间,但这个目标需要不断探索和创新。
(本文来源:中电新闻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