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西门子赫尔曼:独特的中国不会缺席工业4.0

行业聚焦点中国仪表网2015年06月19日 14:33人气:29845

  【中国仪表网 行业聚焦点】互联网+与工业4.0当属今年各大产业领域中最热门的词汇,作为早年间就进驻中国的西门子,基于对中国市场的深入了解,会对中国与工业4.0有什么观点呢?
  
  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赫尔曼
  
  “很多人对工业4.0的理解有误,以为它就像把产品从货架上拿下来那么简单,实际上远远不是这样。”看到国内同行对一些新兴概念的炙热或踯躅,西门子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赫尔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工业4.0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它不仅要求把软件运用在产品上,更要对整个组织模式和生态系统进行变革。
  
  他表示,“中国制造2025”既要实现机器之间的对话,也要保障网络和数据的安全,还要涵盖产品、设计、服务等各个方面,打造一个完整的价值链。
  
  赫尔曼于20年前被任命为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企业战略总监兼中国工作组负责人,他对中国市场的了解也由此逐步加深。
  
  事实上,中国制造业企业的水平目前参差不齐,有的企业还需要补上从2.0到3.0,即从电气化到自动化这一课。在研发投入和技术水平,以及产品质量和品牌形象方面,中国企业均与世界先进水平存在较大差距,发展基础相对薄弱。“人们的期待值非常高,但在现实当中不能一下子实现”,在赫尔曼看来,推进工业4.0“最大的困难是耐心问题”。
  
  记者问:西门子一直在倡导电气化、自动化和数字化。在中国制造走向2025的时候,这三个要素在其中能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赫尔曼答:现在很多人都在说工业4.0,这个概念涵盖的内容很广。我们是要全面的变革整个制造行业,去变革整个价值链,这个价值链的内涵远超制造业这一块。大家都知道,如果制造行业要建立数字化企业,符合逻辑的基本要素是首先要实现机器之间的对话,而且这种对话必须是一种安全的对话,网络的安全、客户的数据、企业和工厂里面的数据都要有保障,这类安全保障还是要靠软件基础。所以我们需要建成一个生态系统,这是我们未来的数字化企业的基础。
  
  同时,用电就离不开电气化,再加上我们的软件套件就可以使网络空间连接起来。就像有朋友提到的一样,大家很大程度上觉得我们是一个制造业企业,这个毋庸置疑。但同时,我觉得不应把一些要素孤立来看。从产品的设计到服务,我们要涵盖整个价值链,这要求我们要灵活迅速、高效,并且提高生产力,三个要素都要实现。这是我对“中国制造2025”的基本理解,即要有一个完整的价值链。
  
  记者问:“中国制造2025”跟德国的工业4.0本质和目的是一样的,中国在哪一些方面有比较大的优势?在数字化方面,中国哪一些行业可能是能够领先于世界变革的潮流?
  
  赫尔曼答:两个概念没有本质的区别,都要求要更加有效率,要提高生产力,要有灵活性,这个应该是“中国制造2025”和“工业4.0”的核心点。至于中国哪一些方面可以引领全球,我觉得中国首先有一个优势,就是中国的规模:中国市场的规模,我们客户的规模,中国行业的规模,这种规模优势世界上其他国家确实是很难比拟的。
  
  另外,中国制造业相当一部分的产能是中小企业所带来的,而不是大规模的大型企业联合体生产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在中国的一些行业,比如像华为这样的企业,他们可能已经进入了超大型企业的层面,在未来他们有很大的潜力。他们有可能有能力去提升中小企业,把他们变成大型的企业,变成大型的商业联合体,雇佣更多的员工。所以在未来有各种各样的可能,其实已经有一些大型的中国企业走向了世界,而且他们的规模空前。我觉得未来要着重把一些中小企业做大做强,因为中小企业是价值链当中重要的参与者,他们不一定非得是总包商,也可能是分包商。
  
  我们需要支持创新的环境,需要教育系统支持,需要有创新的思维模式
  
  记者问:西门子在中国推进工业4.0的过程中,遇到哪些困难或者阻力,怎样解决?
  
  赫尔曼答:我想现在我觉得最大的困难就是耐心问题。因为现在有很多人对于工业4.0的理解有很多的误解,认为可以把它像一个产品从货架上拿下来这么简单,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工业的革命,是一个非常长的路径,需要不断的努力才能达到。我们回顾一下第一次工业革命,很多人工的工作开始慢慢的用一些蒸汽轮机来代替。第二次工业革命采用机器大规模的生产。第三次是自动化。第四次的工业革命就是实现物理和网络的融合。任何一次革命都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它不仅是把软件运用在产品上,而是把整个的组织模式进行变革,要求拥有新的技巧和能力。整个的供应链都必须发生变化,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的变革,会改变整个制造业,实现非常大的转变。
  
  所以说我觉得最大的一个障碍是我们的期待值非常高,但是在现实当中不能一下子实现。
  
  比如说一个大规模生产的制造线,需要专门针对某一个公司或个人的需求进行生产,这是一个思维或者文化方面的转变,是全面的思维方式的重置。所以我们不只是要制造很多的产品,而是要用最快、最有效的方式生产出最好的产品。
  
  我认为最具有创新性的市场参与者是企业,政府应该支持和协助创新,并提供法律方面的保障。创新的循环必须是从企业层面开始。
  
  记者问:您怎样看待中国制造目前的真实水平?要完成所规划的一些目标,中国制造将来的发力点在哪?
  
  赫尔曼答:中国已经开始从低成本的制造业向高级制造业发展,更加注重质量、注重定制化。工业发展日新月异,我不知道将来的发展会是什么样的,但我比较肯定的是大家都需要国际合作的过程。行业之间进行合作,国家之间进行合作,才能有更好更快的发展。
  
  我觉得中国已经有很多的富有创新精神的新兴公司出现,这些公司具有颠覆性的概念,拥有一批真正可以进行独立创新的人。这种精神和人才群的出现这对于制造业的可持续发展是不可或缺的。而且我相信会不断有一些新的行业进入现代化的制造业领域。很多传统的行业发生了变化,比如,谁还在用普通的胶卷照相机呢?现在大家都用智能手机拍照。这会引起一个产业整个价值链的变化,而且将来会发生更大的变化。
  
  最后,当然也是很重要的,要有分享知识的意愿。现在大家都说我们不能分享,一分享就涉及到知识产权,都涉及数据的安全性,我觉得大家都应该逐渐把平台开放起来,应该有分享精神。这样的话我们的制造业会更快也更加有效率。当你把数据搜集起来,就立刻可以把它进行处理,然后得出一个很好的结论和决策来指导你的生产工作。
  
  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的思维方式都要转变。西门子历来是一个快速的行动者,过去我们在制造业积累了非常多的经验,在工业自动化方面是全球领先的企业,这就是我们的优势。我们建立了全球第一个数字工厂,这证明了我们这方面的能力,而且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的企业向这个方向转型,他们已经在数字化企业的一些方面做的非常不了。而且在制造、软件、系统等层面,不少企业已经有了数字化企业的雏形。
  
  当然,未来还需要各种各样的转变和突破,这包括产业纵向和横向的转变。
  
  记者问:前段时间,德国高铁公司表示有计划采购中国的高铁,刚好中国中车上市了,中国的高铁卖到德国,您怎样看待这个事情的?西门子怎样应对中国高铁竞争?
  
  赫尔曼答:这是德铁的战略部署,我不好评价。
  
  在高铁这方面中国已经是很多技术方面的领先者,德国也是这方面的领先者,我们也想保持住这样的一个领先位置。
  
  很多人经常会问到您怎么看待竞争,竞争在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是很正常的现象。西门子成立167年间,面对了多种多样的竞争。目前竞争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革,其中一大变化时竞争对手已经开始学会了在竞争中合作。所以在实现工业4.0的过程中,竞争对手之间的合作更多了,我觉得竞争是一件好事,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驱动创新。
  
  我们与中国多年以来在高铁上有很好的合作。西门子信号有限公司是我们和中方于1995年组建的中德合资企业,我们通过合资企业把先进技术引入到中国来,在某种程度上也对中国高铁发展做出了贡献。
(本文来源:凤凰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1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