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专访朱顺襄:跨越三个时代的水表人生

仪表人物中国仪表网2016年03月15日 14:49人气:13829

  【中国仪表网 仪表人物】朱顺襄,97岁,1938年参加工作,1986年退休。是长春水务集团亲历过伪满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及解放后长春供水沧桑变迁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是长春市最懂水表的人。
  

  97岁老人 跨越三个时代的“水表人生”
  
  在繁华喧闹的重庆路商圈附近,有一个闹中取静的宿舍小区,座落在卓展购物中心身后——长春自来水公司宿舍楼,这里住着一位历经三个时代的老水务人,他的名字叫朱顺襄。认识他的人都说:“这老爷子是咱长春市最懂水表的人。”
  
  轻敲房门,老人的儿媳妇把记者让进屋里,老人戴着眼镜,虽然头发几乎已经掉光,但依然满面红光,身体显得格外硬朗,不用问这就是朱顺襄老人。老人面容和蔼,精神饱满,面对记者的采访侃侃而谈。
  
  朱顺襄告诉记者,伪满时期他在水道科工作,任维修技术员,负责水表安装;国民党时期在南岭净水厂工作,负责水表安装维修;解放后继续负责水表安装、维修技术员工作,直到从长春水务集团退休,一辈子就摆弄水表了。说起自己跨越三个时代的“水表人生”,朱老感慨万千……
  
  年轻往事 帮日本人修水表被狗咬伤
  
  1919年,朱顺襄出生在河北省任丘市的一个小村里。高小毕业后,他独自一人来长春参加工作。
  
  朱顺襄回忆,伪满时期,南湖还是长春的水源地之一,除此之外,净月潭水库和新立城水库也为长春市区供水。他说那时候,中国人时常被欺负,一次他去西安大路南侧的银行宿舍,为一户日本人家维修水表,谁知修完水表后,那位日本人不但不感谢,反而放出一条狼狗咬他,野狼那么大的一条狗,扑上来一口就把朱顺襄的棉裤咬破了,狗牙深深地咬进左腿肉里,痛得他眼泪都快淌出来了。那位日本人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一脸冷漠地看着朱顺襄,那个时候真是敢怒不敢言,朱顺襄什么也没说,拖着被狗咬伤的左腿,一步一挪地回了家,自己上药好几天后才好,左腿上留下一块特别明显的疤,一直到97岁高龄的今天依然存在。
  
  伪满时期 水道科归日本人管
  
  伪满时期水道科的主要领导人是日本人,干活的是中国人有几百人,日本人只有10多个人。朱顺襄说:“那时候水道科的地址就在人民广场省宾馆附近,当时我是水表技术员。”
  
  朱老介绍,伪满时期长春使用的水表都是进口的,美国、日本、原苏联的水表,都是干式水表,这种水表表皮是铸铁的,里面的构件是铜的,坏了需要自己配件,现在基本没有了。老式的“干式水表”灵敏度差,水流小的话水表监测不出来,解放后使用“湿式水表”,小水流也能监测到。
  
  单位换名 国民党管制下很混乱
  
  解放战争时期,朱顺襄当工长,手底下有10多个人。朱顺襄回忆说:“国民党管制长春后,水道科改名叫自来水管理处,办公地点在现在的市政府老楼,管理混乱,工人把变压器里的油抽出来取暖,还有一些人偷卖变压器。”一次,朱顺襄和另外一位同事被叫去市医院维修水表,到中午饭口拿钱到食堂买饭,竟然不卖给他们,没办法只能背着沉重的零件包回家吃饭。因为离家太远,来回实在不方便,没办法第二天找到单位领导进行协调才解决。
  
  技术大拿 被借调“一汽”造超大水表
  
  1949年初,朱顺襄到天津前线抬了两年担架。1951年,回到长春,继续在自来水厂主管水表更换和维修工作,是厂里的技术大拿。有一次,他被借调到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帮助“一汽”制造超大水表,由于生产需要,需要在600mm主杠上安装水表,这种水表没有,只能自主研发。朱顺襄领着一群一汽技术工人,克服困难,用了5个月时间把超大水表研制成功,并手把手教会一汽的技术工人如何维修,一汽有意把他留下工作,自来水厂说什么也不干,于是朱顺襄又回到了自来水厂。
(本文来源:东亚经贸新闻 庄利铭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