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绝望中站起的千万富翁

专题报道中国仪表网2008年04月23日 10:12人气:1166

猪的嗅觉极其灵敏,不是一个圈舍的猪,因为身上味道不同,相互之间就会咬生。仲崇凡猪舍里的怀孕母猪有800多头,放的猪多了容易出事。

  仲崇凡:“都放出去管不过来,干仗。现在都是怀孕的猪大肚子,打着仗该流产了。”

  世界创业实验室(http://elab.icxo.com)消息:这类母猪是仲崇凡猪场里的重点保护对象,只要不是天太冷,他的怀孕母猪会被轮流从猪圈里撵出来兜风,以便让他们身体强壮健康生产。

  仲崇凡:“运动增强它的免疫力,增强它的体质。那个小猪出生以后也硬实。初生的猪羔呢,胎儿比较大,不容易难产。”

  这些母猪个个身价不菲,本身就在数千乃至上万元一头,加上肚子里有很值钱的小猪,谁会舍得让他们打斗呢。在仲崇凡的猪场里,800多头怀孕种猪是他最大的财富,一头母猪一年能产2窝半,即使按每窝12个小猪里只有一半能做种猪的话,那么每头猪的肚子里一窝就有2万元左右的产值,仲崇凡的一拨猪生产下来就是1千多万。

  妻子夏艳:“我说啥事最高兴?他说接生的时候最高兴,出生一个就是钱,出生一个就是钱。”

  现在,仲崇凡猪场的固定资产在千万元以上,可又有谁知道他是从即将崩溃走向死亡的边缘站起来的?

  仲崇凡今年52岁,原是吉林省公主岭市一家建筑公司的经理,2002年秋天,因为个性原因辞职后,经咨询,仲崇凡看上了当地的土猪也就是东北民猪,这种猪皮实耐寒抗病性强,而且一窝产仔十三四个。那年冬天,仲崇凡拿着家里的18万元积蓄搞起了一个简陋的养猪场,并买回48头东北民猪进行繁育,他的噩梦从此开始。随着猪群一天天壮大,仲崇凡逐渐发现了一个令他发疯的问题,就是这些东北民猪吃得多长肉少。

  仲崇凡:“真能吃,一个母猪一次能吃一个水缸,干吃,那个小猪也是,出生以后,既不得病,又没有什么灾。也是干吃不长,特别能吃,把肚子吃得鼓鼓的,两头尖尖的。”

  一般的猪是吃2到3公斤饲料长1公斤肉,仲崇凡养的这种东北民猪却是吃5到六公斤长一公斤肉,当初买猪时图的是好养,皮实,不生病,没想到这反倒成了他最大的负担。2003年,对仲崇凡来说是极其难熬的一年,猪场里大大小小400多头猪都快要把他吃趴下了。

  仲崇凡:“我吃高粱米,猪吃高粱糠。”

  妻子夏艳:“吃饭的时候,他坐那儿瞅,完了他爸说的,你今天不吃高粱米,过年的时候高粱米也没得吃。你该吃你就吃吧。脚上的泡自己走的,谁让你这么做了。”

  到了2003年底,仲崇凡的日子更不好过了,猪场里的肥猪要出栏了却没人要。

  仲崇凡:“第三个人告诉我,你这猪没人杀,没人要,为什么?肥膘和大豆腐似的。现在人吃瘦肉,不吃肥肉。”

 

  市场商户王忠庆:“杀不出肉来,猪呢瘦肉率也不好,没有形,两头尖尖。”

  猪卖不出去,然而年关将近,要帐的却已经踩破了门槛,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仲崇凡的神经快要崩溃了。

  仲崇凡:“我欠我直系亲属得五千元钱,年三十的上午坐到我家不走。自己躲多猪圈里哭了一鼻子,实在是太难。创业是挺艰辛,我现在想起来非常的难过。”

  世界创业实验室(http://elab.icxo.com)消息:市场商户王忠庆:“他这个人呢,就是特别要面子。就要志气,他不跟人家别人说呀。他就自己说是自己上一边偷着哭。”

  妻子夏艳:“当建筑公司经理,从那么高的地位,吧嗒一下摔下来,他承受不了。他的心特别脆弱。”

  2004年初春,仲崇凡以很低的价钱把大部分的猪处理掉了,里外一算账,仅仅外债就多达50多万元,仲崇凡的心掉进了冰窟窿。

  仲崇凡:“我买的时候,一头种猪花1600元,卖的时候400元一头,你看我这怎么赔。40多头种猪。并且它下出那么多崽,400多头肥猪,每头猪我都不知道赔多少钱。”

  北方的初春,乍暖还寒,仲崇凡对养猪赚钱的想法彻底动摇了,绝望重压之下的仲崇凡已经无法面对家人和债主,他想到的是离家出走甚至一死了之。

  仲崇凡:“选择自杀,我要消声灭迹。”

  妻子夏艳:“他说我要离家出走,问我,你跟孩子能不能过?我就很斩钉截铁地说不能过,我要能过的话,我就不找丈夫了。”

  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对仲崇凡养猪十分反感的妻子夏艳向丈夫妥协了,她原在公主岭市内经营着2个服装商铺,生意很好,一双儿女伶俐可爱,丈夫若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对谁都无法交待。2004年4月,妻子夏艳带着卖掉的2个服装商铺的28万元钱,直接送到了仲崇凡的养猪场。

  仲崇凡:“这是全部家底。几十万元钱送过来了,她说你能起来你就起来了,你起不来,咱们这个家可能也就解散了。最窝囊的时候,应该还是夫妻吧,夫妻,我来帮你。”

  妻子夏艳:“它就跟小孩一样,互相玩,玩急眼就打。”

  除了急需还的一部分债,夫妻俩随即又从天津买回来22头带崽儿杜洛克长白种猪进行繁育,现在,他们早从对养猪一窍不通变成了行家里手。

  妻子夏艳:“生完之后剪牙。打上号,同时补铁。小猪羔刚出生的第一天。记者:“那为什么给它剪掉牙齿。”“要不然它咬大猪的乳头。” 仲崇凡养猪是能省一分是一分,头三年没花钱雇过人,猪场里所有的活儿都是2口子自己干,仲崇凡会瓦工,猪舍的一砖一瓦都浸泡着他的血汗。

 

  妻子夏艳:“我喂猪的时候他正好搞建设,他挖地窖,这十个手指头,11个泡。你说就那么干,我要再不支持他,那可能是夫妻嘛。”

  对仲崇凡来说,世界上最难挣的就是钱,一夜暴富两口子想都没想过,他们忙得几个月都不摸一次家门,一天,在城里上中学的女儿找到了猪场责问妈妈。

 

  妻子夏艳:“你说说吧,你说我重要猪重要吧?当时我就答,我说姑娘啊,特别是猪重要,为啥呢?没有猪赚钱,妈咋养你呀。完了我姑娘说,那行,你说得对。”

  2005年初,仲崇凡的猪场里猪群已发展到800多头,春节前,300多头肥猪就可以出栏了,但猪场里取暖设施有限,肥猪出栏后必须再增加一些猪崽儿互相取暖。仲崇凡带着夏继刚走村串户预订了500多个猪崽,路上,他捕捉到了一个商机,仲崇凡发现有很多收购肥猪的车辆,但大多收购不到猪。

  外甥夏继刚:“我们收集的同时吧,世界创业实验室(http://elab.icxo.com)消息:骑摩托车从屯里走,就发现不少拉肥猪的车。但是拉肥猪的车都是空的,就是没有猪。”

  回到猪场,仲崇凡觉得肥猪成了宝,买猪的客商来了竟捂着不卖了,他想憋一个高价出来。

  仲崇凡:“4.1元没卖,腊月24没人来,腊月25还没人来,当时就别提心里怎么想的了,没有底了。我那个大舅哥还难为我一句话:怎么样?傻了吧!”

  夏远平:“我就担心了,人要不来,眼瞅就要过年了,过完年谁还大批杀猪啊。我说你要不过了年不傻呀。”

  仲崇凡坚信判断没错,前几天收购肥猪的人收不到,那么自己的肥猪就不会砸在手里,腊月26下午,买猪的客商先后来了三拨。

  仲崇凡:“来了2辆车,就买我淘汰母猪的这伙人到了,哎呀,我可下来救星了,到屋还没坐稳呢,外边又来了一个车。就是也是刚开始我找那个魏静文他又来了。”

  夏远平:“四元五卖的。一下子就憋住价钱了,那我们有多少头呢?反正是180斤到220斤左右的,能有300多头。”

  肥猪卖了个好价钱,仲崇凡判断,仔猪肯定要缺了,他赶紧把预订的那每只不到100元的500多头小仔猪拉回场里,自己圈舍里的200多头母猪也在发情了,整个春节期间,仲崇凡忙着给猪配种。

  外甥夏继刚:“正月里就是天天在配种,正好也赶上它们是180斤左右都在发情了。”

  仲崇凡:“没有几天,整个200头母猪,这后备母猪,全部配完了。这就是资本,这就是钱。”

  正月底,仔猪价格开始猛涨,仔猪更畅销了,仲崇凡圈舍里总共600多头仔猪赚了大钱。

  外甥夏继刚:“那时候仔猪就从几十块钱一头的售价,就涨到了十块钱一斤。”

  仲崇凡:“这次,我确实挣着钱了,你看我买的时候,花不足100块钱,我喂了一个月,最多也就吃30、50块钱,结果卖了480块钱一个。”

 

  2005年春,他正月里配种的200多头带崽母猪被辽宁一家猪场以高价买走,不仅还清了所有债务,还赚了60多万元,压抑了3年多的仲崇凡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夏远平:“都是成龄的母猪啊。就是加长的解放车拉了三车才拉走。关键就是怀孕母猪,我们怀孕母猪吧,卖了五千块钱。”

  妻子夏艳:“我俩看着这些钱掉眼泪了,说咱俩终究能有这一天了。好顿哭,”

  世界创业实验室(http://elab.icxo.com)消息:从销售带崽母猪,仲崇凡看到了养种猪的利润和商机,在吉林省农科院的专家帮助下,改良和引进优质种猪,他的经产母猪存栏达到了800多头。但怎么把种猪顺利地卖出去呢。从2006年开始,仲崇凡自己养殖小区中,专门免费拿出6栋大棚邀请前来参观学习的农户在他的小区里合作养猪。

  仲崇凡提供仔猪、饲料,一头仔猪的利润是1百多元,仔猪长大销售之后农户和仲崇凡利润三七分成,虽然一栋圈舍13万元建设费用,但谁都不吃亏。

  辽宁阜新秦家屯镇农户钟英华:“他挣七份,咱挣三份。咱啥也不拿呀,咱就拿俩手吧,我主要是学的是技术。”

  仲崇凡:“这一茬猪就养200多头,我一头我挣一百多块钱的利润,一次性我就得挣三万多块钱的利润,他一年,在我这儿养育肥猪的话,应该怎么也养三茬。那一茬我挣它三万多块钱的利润,那我三茬我挣十来万就收回来了。”

  农户在仲崇凡猪场里学技术不能超过一年,农户不仅会买走不少种猪,还顺利地拓展了仲崇凡的种猪销售渠道。

  辽宁阜新秦家屯镇农户钟英华:“别的家咱不敢养殖,这猪从小,那我亲手养大的。”

  仲崇凡:“因为他身临其境的在这儿学习,在这儿养猪。赚钱了,回去他的朋友,他的亲属肯定相信他,我这个扩大规模了。扩大销售量,大概得占60%以上。”

  2006年,仲崇凡又把不能做种猪的一部分商品猪拉到了内蒙古自治区科右中旗,在经过三到四个月饲养后进行销售。

  内蒙古自治区科右中旗农牧产业办公室主任秦黎明:“为了能够满足外商到我这儿购猪的需要,才跟这个吉林省的老仲合作的。让他拿出一部分资金,拿出一部分人力,往我们这儿做一个投入。”

 

  内蒙古自治区科右中旗付青云:“比那圈养猪的价格相当高一部分的,记者:能高多少。男:每公斤基本上在一元五角左右吧。”

  2007年11月30日吉林省公主岭市二十家镇解放村)

  这天晚上,仲崇凡从内蒙古科右中旗拉回的100多头商品猪要准备在公主岭当地上市了,这个曾经几乎破产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汉子,已经在短短3年内挣下了千万资产,现在,他的经营思路也更开阔了。

  仲崇凡:“这是从内蒙古科尔沁草原运回来的商品猪,今天大概是100多头吧,可能两天以后还能运来两车,可能头春节再就不往这儿运了。留着春节的时候再上市。每一公斤肉,多卖一块到两块钱问题不大。”

(本文来源: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