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测控

行业企业市场标准科技新品会议展会政策原创

7天连锁酒店郑南雁:顺势创业者无为管理人

专题报道中国仪表网2008年11月10日 15:57人气:533

    ■不安分的创业冲动让郑南雁总是做出惊人之举:软件出身的他从稳定的国家机关下海,成为专业软件写手;

  ■进入携程完成技术人员到经营高管的转身,成为最年轻有为的高管;携程上市却出人意料地急流勇退,拉起一支毫无酒店业经验的队伍开始创办“7天连锁酒店”。


  ■如今,“7天”的身价已经比拟“如家”。郑南雁的目标单纯而崇高:做一家最好的公司。

  少年天才

  深受比尔。盖茨影响

  对未来人生的设想仅仅是想发挥技术专长。

  1968年郑南雁出生于广东汕头,小时候的他一直想成为科学家。他对计算机极有天赋,用现在的眼光看属于少年天才那种类型。

  郑南雁的父亲曾任广东省计算机协会的秘书长,是第一个对他影响至深的人。中学时一次偶然的机会,郑南雁被选拔参加广东省的程序计算机竞赛,成绩是全省第三。从那时候起他对计算机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大学也顺理成章地选择了计算机专业。

  大学以前,老师们对郑南雁的评语都出奇地一致:很有潜力,但对自己要求不够严格,还要努力。回想自己的童年、少年,郑南雁一直是班干部,但永远不是最拔尖的。一直在5至10名的区域徘徊。他总结自己像弹簧一样,压力小就放松、压力大反弹力也就大。

  “大学里,比尔。盖茨的神奇故事也深深影响了我。”那时候,每一个读软件的都把盖茨视为天人般顶礼膜拜。不过,郑南雁那时对未来人生的设想仅仅是想发挥技术专长。1991年,23岁的郑南雁从广州中山大学计算机系毕业,进入了广东省经贸委。

  首次下海

  天天写写程序、打打游戏,这样呆着就是浪费了。

  经贸委这种稳定的工作被视为“金饭碗”,况且郑南雁是技术骨干。但按部就班的生活不是郑南雁向往的,他很快就厌倦了:“天天写写程序、打打游戏,这样呆着就是浪费了。”第一次人生的选择摆在面前:1993年,郑南雁决定辞职下海。

  郑南雁跟两位朋友合伙创办了劳业电脑软件公司。这家公司至今仍在,其开发的酒店软件如今位列全国前三名。当时三个人在广州租了巴掌大的一块地方,郑南雁负责软件开发。“当时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觉得好玩,你知道每一个技术人员都想开发自己的系统。”

  当时他们拿到了一个酒店的IT管理系统项目,没日没夜地写程序,基本上是睡在酒店里。但是郑南雁很快乐,尤其是半年后,这套软件卖了七八万块钱。“按照现在的投入产出比来算,基本上算是持平。”但是价值的实现感强烈地激励着他们。

  初战告捷后,他们又成功开发出了千里马酒店管理系统,并一跃成为华南第一品牌,公司也跻身全国酒店软件类企业的前三名。这家公司后来改名“广州万迅电脑软件公司”,到郑南雁离开时已拥有两百人的规模了。而他离开时,最后也就拿出来五六十万,也是他创业历程中的“第一桶金”。

  偶入携程

  与梁建章一见如故

  做媒的我误打误撞地成了新娘,进入携程。

  携程对郑南雁而言,更像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在其创业征途中,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1999年,梁建章、季琦等联手成立携程。2000年,年轻的携程开始拓展华南市场,并计划成立广州分公司。此前郑南雁跟携程一个人都不认识,只是通过朋友认识了来组建广州分公司的季琦,并答应利用自己在开发酒店软件期间的人脉关系,为季琦介绍人才。郑南雁热情推荐了几个广州本地人,季琦都摇头,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郑南雁的身上:“干脆你过来吧!”

  “就这样,做媒的我误打误撞地成了新娘,进入携程出任华南区总经理。”

  这期间,他跟时任携程CEO的梁建章一见如故:两者都是做软件出身,很容易适应对方的行事风格、管理方式。郑南雁透露,梁建章曾两度挽留他。2000年年底时,郑南雁曾起意离职,当时的携程仍处探索期,一家技术型公司来挖他。郑南雁的辞职邮件都发出了,梁建章的几句话将他留住。郑南雁思索着说,“现在想这个决定是对的,如果我再去一家技术公司,到现在可能还只是个技术人员。”

  不过,当2004年夏天,郑南雁第二次决定要离开的时候,梁建章甚为惋惜,但并没有执意挽留,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有自己的天空。

  两小时闲聊

  何伯权投出800万美元

  当我走出何先生办公室的时候,他就答应给我投资800万美元。

  2004年初夏,也是偶然的机会,朋友牵线郑南雁第一次见到了前乐百氏掌门人、如今“7天”董事长的何伯权。这次会面再一次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也奠定了未来的“7天”。

  “上午谈了两个小时,中午各自吃饭,下午接着又谈了大约三个小时。”在任何外人看来,这次谈话必定是跌宕起伏,充满着智慧的对答与思想的火花,但是郑南雁的回答却是“就是闲聊啊,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实上,上午的两个小时里,属于各说各的:何伯权主要谈他经营乐百氏的前后,而郑南雁则聊他在携程的所感所想,谈谈对经济型连锁酒店的看法,两个人谈兴甚浓。下午的三个小时其实已经在谈一些具体的合作内容了,方案也基本确定。

  “当我走出何先生办公室的时候,他就答应给我投资800万美元。”这次会面后,何伯权去了美国,两人中间通了一次国际长途,敲定了大致的条款。最终,何伯权成为“7天”的大股东并出任董事长,而郑南雁个人则出资近800万元人民币,同时出任7天连锁酒店的CEO.

  梦想成真

  “7天”就是每一天一个好梦

  除了赚钱,我还是有些理想主义,一直想做一个好公司。

  从郑南雁创办第一家公司开始就跟酒店这个行业结下不解之之缘。在携程的耳濡目染刺激着他的创业梦想。当时如家已经做得盘子不小了,携程每天的订房数据也是很好的证明。那时候,梁建章也曾建议郑南雁可以考虑去如家,因为梁建章也是如家的董事会成员。“除了赚钱,我还是有些理想主义,一直想做一个好公司,而‘7天’恰恰是个实现梦想的机会。”

  要注册公司了,郑南雁灵机一动:“就叫‘7天’吧,就是每一天的意思。”这是郑南雁唯一起过的一个名字。接下来,揣着一大笔钱、拉起一帮并不专业的队伍、租下地盘,“7天”正式起航。

  2005年3月,“7天”在广州开出第一家门店。但是仅有激情是不够的,当时,“7天”进入这个行业已经不早了。

  郑南雁坦言,那段时间压力很大,开到第三家店的时候,上客率一直徘徊在40%至50%.郑南雁很焦虑,甚至主动提出来减薪1/3.分析了亏损的原因,郑南雁认为一方面是酒店刚刚成立,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自己提倡的“会员制”未得到贯彻。当时,“7天”的营销经理出自传统酒店业,他用自己最熟悉的手段——寻找中介公司来销售客房,还寻找大客户签订团购协议。但这样一来,“7天”的价格优势无法发挥。发现症结所在,郑南雁立马招聘了一个新的销售总监,坚决推行会员制。到了2005年底,“7天”的开房率达到90%.

  融资故事

  雷曼倒闭第二天“过会”

  如果没有这笔资金,‘7天’的脚步就可能停下来。

  10月16日, 7天连锁酒店宣布成功获得国际投资机构6500万美元的融资。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背景下,郑南雁正以他独特的管理方式带着年轻的“7天”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现金比母亲还重要”在风投中如今流行这样一句话,在全球经济大动荡的岁月里,“现金为王,甚至比你的母亲更重要!”苛刻而挑剔的风投们捂紧钱袋的时刻,英联却嗅到了商机,他们瞄准的是中国的连锁酒店业。

  英联中国总经理林明安透露,决定是否要投资给“7天”的投资者会恰好是在雷曼宣布倒闭的第二天进行的。“你可以想想,9月17日听到雷曼倒闭肯定很紧张。但是董事会没有反对的声音。”林明安他们给出的理由很快打消了投资方的顾虑。理由有两个:一是经济型酒店在中国酒店的份额将会持续扩大,特别是在经济放缓局面下,对经济型酒店反而非常有利;二是,非常认可郑南雁及其管理团队。“碰到这么好的公司特别不容易,‘7天’有非常好的团队、非常好的成本优势。”林明安对身旁的年轻人赞赏有加。林说这话的时候,郑南雁一直张着嘴乐。

  “事实上,我们8月份才开始接触。”郑南雁对这次融资成功非常得意。事实上,这桶水意义非凡。

  “如果没有这笔资金,‘7天’的脚步就可能停下来,用自有资金慢慢还一些工程款,以及把刚刚签下来的酒店尽快投入使用。”郑南雁坦言此前资金压力很大。而能拿到一笔数目庞大的活动资金,对“7天”在目前市场情况下建立长远的优势是非常关键的,不管物业、建筑、人才有机会收到更长远的收益。

  据了解,“跑马圈地”是整个经济连锁酒店惯用的投资手段,整个行业都在拼命抢底盘。郑南雁表示,“7天”将会花更多时间鉴别什么物业更合适。目前“7天”在全国有270家左右的连锁酒店。另外,郑南雁透露将适当开一些加盟店。自创办“7天”以来,郑南雁一直坚持自有模式,现在有更多的管理精力可以开一些加盟店。

  另类粤商的无为而治

  未语先笑,是郑南雁的典型面孔。当身着红色T恤的郑南雁出现在视线中,记者惊讶地发现,这个已入不惑之年的中年男人依然保持着阳光般的笑容。

  他一点没有上世纪60年代末生人的时代特征,或者说他没有那个时代人典型的责任与负重感。他爱骑马、好收藏黄花梨紫檀家具,极少应酬,不会疲于奔命地工作。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商人。”郑南雁说,而他从小接受的正统教育也远离“粤商”这个商业群体的典型特征。事实上,他骨子里带有卓尔不群的傲气,散发着道家思想的光芒。

  可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郑南雁推崇的管理方式居然是道家的“无为而治”。“就是以放为主、以管为辅,不是不管。但为了做到‘放’要研究透一些内部的规律,让大家来想通一些东西,形成一致的价值观,而且确定不疑。”他如是解释。

  郑南雁的枕边常常放着一本老子的《道德经》,有事无事翻一翻,既钻研又身体力行。事实上,“放羊”模式正在“7天”内部悄然而行。郑南雁很少去指责哪个人做得不好,他坚信系统有很强的自我修复能力,更多的时候他在观察在等待,时机一到便迅速出手。

  比如说,“7天”每一个连锁酒店的店长是没有老板的,公司靠四条业务线(收益、服务质量、会员发展的效率和人力资源)来约束和管理店长。而前期这四条线是很强势的,现在郑南雁在不断减少这四条线的权利。再比如,所有区域的店长自主选择一个执政官,像区域总监一样,但不是由公司任命。六个月选一次,如果干得不好,大家会自动把他换下来。这个过程,肯定某个区域干得不理想,但竞争中肯定会改善。

  “当然,推行这一套得有相应的监控体系,因为公司不容许有太长的纠错时间。”郑南雁表示,这种做法包括公司内部很多人并不能理解,但郑南雁坚定地认为这将是“7天”更加核心的竞争力所在。

  这一切源于他自身的成长经历,从小到大,家庭给他的氛围就是宽松而随意的。包括他的几次创业,他谦逊地认为都只是顺势而行。而他的作息至今仍沿袭着自然的习惯:晚间十点左右睡觉,早晨五六点钟起床。

  的确,“7天”独特的风格,带来一股新鲜而充满活力的气息。未来郑南雁将带来怎样的惊喜,我们拭目以待。

  精彩语录

  其实我并不觉得专业性是最重要的元素,关键在于企业的体系和执行力。

  竞争有两方面,一个是经济型酒店与传统单体廉价酒店的竞争;另一个则是同业的品牌竞争。现阶段大家是要共同把饼做大。要集体获胜,要良性发展。

  我很反对“拐点说”,没有泡沫的行业是最不正常的。经济型酒店发展正在挤掉一些小酒店,进入一种稳定状态,这是经营者和消费者都乐于看到的。

  我认为“7天”有非常好的团队、非常好的成本优势。

  人生有时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本文来源:转载请注明出处
仪表网官方微信
@仪表网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ybzhan@QQ.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仪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仪表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仪表网,http://www.ybzha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成丰仪表——中国第三代流量计领军品牌


返回首页
“双11”仪器仪表促销狂欢节
关闭